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九十一章:奇怪的感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雷霆眉头深深蹙起,有些不开心开口着“老大,你有话就说,别让我猜,这个咱们能不能明说了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”

    宿尧跟雷霆两人本来就是遇到一点事情就会争吵的,宿尧听到雷霆这说话声,更加好笑了,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这个家伙,还不是一般的笨,难道你就看不出来,老大跟你说的意思就是,说你笨,脑袋不开窍,所以才没有女孩子要跟你在一起的,懂不?你这个家伙这脑袋是怎么长的。”

    宿尧越说越觉得好笑,真是笨死了,笨死了,笨死了。

    雷霆一闷,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,瞧瞧,这都是怎么说话的人,尽会说些让他生气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我闭嘴,我又不是问你,你插什么嘴”雷霆瞪了一眼,眼中想要揍宿尧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,只要不是傻得,绝对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宿尧撇了撇嘴,一脸嫌弃,其实他也没说错好不好,莫渊本来就是这个理由,这个家伙还一脸不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宿尧看向了莫渊,想让莫渊直接说出刚刚雷霆问的话,而莫渊却是不负所望,直接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块头,我就是那个意思,阿尧说的那个意思,你这个家伙就是笨,才没有女孩子喜欢的,”莫渊躺在垫子上,垫子只是可以铺在地上,根本就不太能隔绝地上的碎石子,让莫渊躺着也有些难受了,直接翻了个身,露出一个撩人的姿势,朝自己媳妇抛了个媚眼,对雷霆说的话却有些嫌弃的意思存在。

    雷霆越发冤枉起来了,委屈巴巴开口着“老大,怎么宿尧这么说,你也跟他这样子说了,你可不能站在宿尧那边,宿尧这个家伙就是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宿尧翻了翻白眼,说这个家伙笨,这个家伙还不是一般的笨,还没等其他人说什么,莫渊就继续开口了“我可没有站在宿尧这边,我站在我媳妇这边。”

    雷霆怔了怔,随即更加不开心开口着“老大,你怎么这样?”明明知道他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,莫渊偏偏要误解他说是这个意思,真的是,很火大。

    “我站在嫂子这边。”宿尧连忙打岔,若是让雷霆这臭小子再次把话题带歪,这话题还会更加没完没了的。

    雷霆听到宿尧这么开口着,抽了抽嘴角,明知道宿尧若是说了这句话,他就输了,可他怎么也还是有些不甘心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别吵了,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,你们还想要再聊,等过了这次事件再说。”书涵连忙让这两人别说了,这两人越说越离谱他都有些无语了。

    宿尧和雷霆两人对视了一眼,都瞪了彼此一眼,眼中满满都是想要再次斗嘴的意思,在这里就这个无聊,通用设备用不了,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在这里他们也只能吵吵架,来调节一下心情了,不然几人心情越来越低沉不爱说话,这对几人都有不好的影响,特别是他们这种一天就要说很多话的人来说。

    宿尧是工作久了,爱说话了,而雷霆就是一个话痨,若是让他一次不说,绝对憋死他了。

    书涵本来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,还有安安是遇到一些事情就想要戒备起来的性格,在这种地方也不怎么说话,炎的话他对这里的地方很好奇,恨不得只看这里的视线,而没有那几个聒噪的人,而莫渊平时就是一个不怎么想多说废话的人,当然除了他家人和熟悉的人以外罢了。

    莫渊见终于转移话题了,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,虽然自己媳妇貌似不怪他了,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,对于凤九舞来说,可能这不算什么,可对他莫渊来说,他却有些不好意思了,毕竟自己媳妇那么厉害,而他像是总是在给自己媳妇添乱一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里都沉默了起来,莫渊抬了抬眼皮,有些疲惫开口“媳妇,我想要睡一下。。”

    对于刚恢复一点点体力的莫渊来说,刚刚也只是逞强的,现在他倒是越来越疲惫了。

    凤九舞怔了怔,想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,别看凤九舞脸上面无表情的,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自己,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,没有为什么,就只是因为莫渊的身体而已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休息一下,其他的我来就行。”这是莫渊临睡前听到的一句话,一句,让他心里怔愣很久的话,一句,让他很暖心的话,或许很久很久之后,他还是会想起这件事情,这句话,他从小的时候就是被当做一个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培养,要知道,他们这种家族,只有强与弱,虽然他们家里有些不一样,可在他有记忆力以来,怕是没有人跟他说过这句话了吧?

    等莫渊睡着之后,凤九舞也不知道出自什么心思,从空间里拿出一个毯子,盖在了莫渊身上,身上散发着一股温暖的气息,跟之前淡漠的表情很是不像,反倒是多了一些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凤九舞站起身,轻轻开口着,“书涵,墨墨,看好莫渊,你们几个,跟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在场几人都怔了怔,他们没有想到凤九舞到这个时候还会喊他们过去,有些踌躇,不过凤九舞所说的,他们可不敢不听,其他四人跟在凤九舞身后离开了,在场留下还在睡觉的莫渊,和看着凤九舞背影有些复杂的书涵,再加上一个有些忐忑的墨墨。

    书涵望了好一会儿,最终看向了墨墨,有些疑惑自言自语着“我怎么觉得嫂子对老大的有点不像是喜欢,不过却超乎了平常的范畴?感觉有些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书涵原本只是小声疑惑着,没想到却被墨墨听了个正着,墨墨飞了飞,有些嫌弃开口“这个你就不知道了,难怪你是主人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书涵唇角微微抽了抽,很想要问一句,这跟他是莫渊的朋友这个有啥关系?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书涵很想要白这个自恋的墨色宝剑一眼,可无奈他平时的性格就是做不出来这种表情的。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