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十一章:失落的心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邵逸晨看到木笑笑这个表情,就知道要糟糕了,这个小丫头一旦露出这个表情,就没有好事发生,果然就在邵逸晨想着的时候,就听到了木笑笑非常委屈的一声大吼“哥哥,志叔,大师兄,二师兄欺负我。★首发追书帮★”

    What? Is this supposed to be a joke?(啥?这该不会是逗他玩的吧?)

    自己这个小师妹也太会告状了,简直让他刮目相看中还有些咬牙切齿的,他不就是说一声,这个小丫头至于吗?还没等邵逸晨反应过来,四双火辣辣的眼睛就看向了他,把邵逸晨看的心里直发毛的,这些人,简直就是没天理了,他不就是说了一下笑笑吗?这些人至于这样?

    除了木林森,袁志和商夜瞪向了木笑笑,在场还有一个人瞪向了邵逸晨,那个人就是重止清,重止清早在那一时候把木笑笑当做是自己小辈那样护着了,可这个小丫头却被人欺负了,叔可忍婶不可忍,这就是重止清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邵逸晨咽了咽口水,对着看着他的四个人有些委屈巴巴开口着“我没有欺负她,是笑笑先踩我脚的。”伸手还指了指他那被踩的脚,明显就有些委屈的意思在,可其他人哪里刚想听邵逸晨说的话,连他指的地方也没有撇过去一眼。

    邵逸晨看到这样一幕,就知道他要栽了,直接蹲下身,抱着头,底气不足开口着“打人不打脸,我只有一个要求,别打脸。”心里则是哀嚎着,这里能够救他的也只有刚刚离开的凤九舞了,表嫂,你要快点回来,小晨的命就在你手上了。

    而这边的混乱凤九舞并不清楚,她现在站在一棵高大的树木下,看着低头不语的思仇,有些无语了,叫她过来这里,却拖拖拉拉不跟她开口,可凤九舞知道,只要这个家伙不想说,她问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不过过了一会儿凤九舞就问了,因为她觉得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没有用了,“思仇,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思仇抬起头,看了看凤九舞,张了张薄唇,可想了想,貌似还有些苦恼的样子在,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拿这个家伙怎么办了,明明就是一个大男人了,还露出这种小媳妇的样子,她能说服了吗?

    思仇也只要凤九舞的小习惯,想了想,语气有些清淡开口着“你去那边,那个家伙怎么了?你怎么去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凤九舞微微蹙眉,她有些不想说这些事情,事情过了就过了,她实在是不想再提起了,抿了抿红唇,有些无奈开口着“思仇,你知道我的规矩,那些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思仇听到凤九舞这么说,心里更加纠结了,可是他还是不清楚接下来要不要问下去,问下去,怕凤九舞生气,不问下去,他心里又觉得有些不甘心,那个男人,到底哪里好了?什么他这个跟这女人一起长大的人都没有被这个女人在乎过,那个男人偏偏就行,而且还偏偏是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思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魔怔了,总是有事没事就想起对面这个女人跟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,他知道,在这个世界,或是那个世界,都没有人可以比那个男人,得到这个女人最多的关注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要问什么,你别想太多,我只是想要问,那边出了什么事情,如果事情比较麻烦的话,你走不开,我可以帮你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思仇淡淡开口着,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目光到底是有多复杂,可在女人跟他对视的那一眼之后,他直接躲开了,可能,他是真的害怕他的目光会把女人给吓跑吧。

    凤九舞起先怔了怔,看着思仇的目光有些复杂,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,想也没有就摇了摇头,淡淡开口着“不用,那边也不是太麻烦,若是那边搞不定,我会自己过去。”

    思仇眼中闪过一丝不开心,他以为凤九舞是不想让他过去,可又想了想,凤九舞不会是那种人,不会是那种不想就会拒绝别人的人,心里划过一个念头,让思仇脸色微微红了红,有些小心翼翼开口着,“是因为我的身体问题,小九你才不让我去的吗?”

    凤九舞也没有摇头的意思,直接点了点头,就在点头之后,她好像看到了对面男人那微微泛红的脸,觉得有些疑惑,不由得蹙了蹙眉,淡淡问着“你脸怎么了?怎么那么红?”

    思仇特别想要咳一下,来掩饰自己的尴尬,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想让自己在凤九舞面前露怯了,轻轻摇了摇头,温和开口着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凤九舞见思仇眼中的认真神色,她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,听到思仇这么说着,还真的以为思仇没有其他事情,心里松了松口气,凤九舞看着思仇的脸,也知道这个男人没什么问题,轻轻点了点头,淡淡开口着“如果身体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说,有一些问题我并不想说太多,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思仇心里苦笑了一下,他怎么可能不懂,这个女人,就是太狠心了,总是把一些人排除在她的世界里,她不想接受的人,她一点都不想让其他人靠近她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思仇温和笑了笑,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,心里,到底是有多苦涩,眼眶有些红红的,思仇轻轻开口着“我真的没事,小九,你要保护好自己,我如果没有及时保护你,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,毕竟,你还是我小师叔呢,我的师父,还要叫师父做小师叔呢。”

    凤九舞听到这样一句话,轻轻扯了扯红唇,淡淡开口着,“我师父,跟你师父。还真的挺复杂的,现在我还搞不懂,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样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思仇怔了怔,随即也轻轻笑了起来,话说他也不太清楚,师父只跟他说过,鬼医子是他师叔,他师父的师兄,而且鬼医子的身份,在他们那个门派里,恐怕高的不止一星半点,而且他师父对鬼医子,让他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,像是很尊敬鬼医子一样,地位恐怕很高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