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千一百十一章:宫陌尘VS重止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二在一旁看的也有些咋舌,疯老那小动作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,而就因为凤小姐的几句话,疯老就没有认真了起来,他越发佩服凤九舞了,之前凤九舞久了他一次,他心里自己把凤九舞当做是偶像来崇拜了,而且没想到的是,来这里他也有一些收获,毕竟能拥有那么强大的学识的女人,也是让人惊叹的一件事情,心里既为莫少爷感到高兴,又觉得年纪轻轻的凤小姐就那么结婚了觉得有些惋惜,还有一个就是替首长感到开心,毕竟能拥有这么一个强悍的外甥媳妇,也是首长的福气。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房间里的几人也和谐相处着,四人丝毫不知道,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的地方正有几人赶了过来,等说的差不多了,疯老想要把凤九舞留下来,他带他们去走走的事情给说了出来,却被凤九舞给婉拒了,疯老心里有些觉得失落,却也没有说什么,就听到凤九舞说“疯老,不好意思,我还要其他事情想要处理。。”

    疯老听凤九舞都这么说了,还真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,站了起来,语气温和开口着“没事,下次再说也行,既然你都有事情要去做了,也不多浪费你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这样,说着说着,疯老就把几人给送出到了门口,当打开门看到门口那场景的时候,疯老唇角忍不住抽了抽,语气有些懵逼开口着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门口齐齐停着几辆车,如果不是疯老知道他这个地方比较偏僻,可能有有人想要围观他这里了,实在是外面的阵仗有些大了,齐齐站着十多个人,看的他都忍不住有些咂舌了,果然是人比人,气死人,这情况就不是人可以预见到的。

    还没有怎么样,那个司机率先跑了过来,语气有些不好开口着“先生,小姐,不知道这群人刚刚是怎么回事,他们把车停在这里,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我以为他们有什么事情,就上前询问,没想到却被他们几个给拉到角落里,他们让我待着不要说话,那些人也没有要做什么,就那么待在外面不说话,也不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到司机那个德行,差点没想要打死这个司机了,这司机还真是气人,恶人先告状的本事也是一绝了,刚刚他们也没有什么意思,就是想要等到凤九舞出来,不想去打扰凤九舞在里面谈什么事情而已,那司机也没有听出他们的婉约拒绝,还想进去跟里面的人说,瞬间把他们给气到了,所以他们就围住了那个司机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赶过来的重止清几人,而围住司机,能做出那种无聊事情的,恐怕也只有木笑笑跟邵逸晨两人了,偏偏司机还不敢对两个小孩子动手,再加上他敢动手又怎么样,打的过两个小孩,不代表外面这几人他也打的过,也索性这些人也只是站在外面没有其他动作,不然他怎么样也要通知里面的人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司机心里就有些憋屈,可偏偏的,木笑笑跟邵逸晨觉得自己理亏,对于司机的反驳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就那么眼巴巴盯着凤九舞,生怕凤九舞生他们气了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,比凤九舞这边的情况更加严重了,火药味简直就是十足,特别还是重止清,眼神都可以把面前的男人给杀之而后快了,看宫陌尘的眼神,就跟老杀父仇人一样,可谁又能想到,现在火药味十足的两人,曾经可是非常要好的关系,那时候,重止清比宫陌尘小十岁,可他知道,宫陌尘是姐姐喜欢的人,也是姐姐认定的丈夫,那时候他年纪虽然小,可对宫陌尘这个人是真的崇拜,以前也在宫陌尘身边姐夫姐夫的喊,可谁能想到,二十多岁的时间,改变的东西太多了,有的人生命也很低,低到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就离开了,有的人却命很好,怎么弄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重止清脸色非常难看,快速闪到凤九舞身边,伸手就想要把凤九舞给拉走,却被宫陌尘给挡住了,重止清语气狠厉开口着“宫陌尘,我劝你最好放开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,难道你忘了你跟重家之间的约定??”

    宫陌尘唇角扯了扯,语气格外温和开口着“我没忘记,京城我很久都没有踏进去了,不过答应你们的,那也是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希望,那时候也事出有因,我才答应的,你也别忘了,我只是说过,并没有发誓,我也没有说过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,这些原因,也足够我再次踏进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重止清脸色更加难看了,恨不得把宫陌尘给弄死了,话也从口中一字一句蹦了出来,“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对你四方城出手?还有,别把你自己说的多么的高尚,不过就是伪君子一个,想必你跟小九儿相处,有说过一些你跟她母亲的事情,可你有没有把全部事情都给说完了??”

    宫陌尘刚刚还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眸瞬间被染黑了,眼中黑漆漆的一片,像是有一片宇宙深渊要把人给吸附进去一样,也非常的冰冷无情,不过那眼神,也就一下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话里也有些警告的意味“止清,说话时最好想清楚一些。”随即在凤九舞不注意的角落的时候,眼神看向了重止清身后的几人,意味非常明显,这明显的让重止清都忍不住气笑了“宫陌尘,你除了这个,你还会做什么,我告诉你,身后那些人可是小九儿的朋友,如果你敢动他们,后果你可要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宫陌尘虽然听到重止清都那么说了,可心里面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一点变化,语气有些无辜开口着“止清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有些听不懂。。”

    重止清差点被宫陌尘这个语气给气到了,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宫陌尘这个家伙的不要脸呢,现在想起来,心里是有多憋屈,就有多憋屈的,以前没怎么注意,可现在想起来,宫陌尘总是喜欢在他姐姐面前装可怜,偏偏姐姐还吃他那一套,重止清想到自己的姐姐,呼吸就有些困难起来,心里更加痛了。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