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下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周泽回到房间时,莺莺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应该是正在玩游戏。

    新的床单被褥枕套早就已经铺好了,见周泽来了,莺莺下意识地要收起手机打算结束游戏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家老板会在下面多待一会儿,没想到这么快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玩儿。”

    周泽笑了笑,在床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莺莺瞅了瞅周泽,拿起手机继续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是今天心情不错,或者说躺床上也没其他事儿干,

    只是单纯地不想参与楼下的集体“思想报告建设”活动,所以也就谈不上困,周老板把头向莺莺那边侧了侧,看着莺莺的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周泽是不玩游戏的,但也能看出来,这一把莺莺形势不妙。

    “要输了?”

    周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呢,我们队打输出的忽然挂机了,打不过了呢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真没责任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呢。”

    可以看见,聊天框里,另外几个队友都在骂那个挂机的。

    反正这局已经无力回天了,所以大家很有空闲骂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

    那个人忽然动了,

    且发出了消息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大家,家成都的,地震了,我刚挂机跑楼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吧,兄弟?”

    “游戏没关系,注意安全,这把输了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莺莺这边也打出了“祝平安”三个字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先前还一致骂人家没道德的队友们,瞬间变得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只是有震感,问题不大,震感来之前还有大喇叭倒计时预警呢。

    我一开始还懵圈了不知道是啥意思,我爸还喊着说是中美开战了,导弹要落下来了,快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

    敲门声传来,

    同时传来了安律师的声音:

    “老板,老板。”

    莺莺游戏已经结束了,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老板,庚辰那儿好像出事儿了,打电话跟我求救呢。”

    “庚辰?哪个?”

    周老板一时没记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“额,

    就是那个小娃娃,

    会做傀儡的那个,

    背锅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哦,他啊,他之前在外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泽醒来时,庚辰就不在书屋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出去浪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,在在外面浪的时候没想起我们,出事儿了再对我们喊求救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自己沉睡时还好,大家随便各自干什么,只要别真的散伙就行。

    但自己已经苏醒好些天了,庚辰依旧不见个人影。

    这种手下,周老板还真在乎不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有些东西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老张头不也是个“正直”的人么,人家都能做到个表面光,你庚辰这谱儿摆的,可就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现在也没锅需要找人背,所以对庚辰的求救,周老板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。

    其实,按理说,庚辰的作用肯定是比郑强和月牙要大的,但周老板早就把郑强月牙当自己人了,所以他们出事儿时,周老板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徐州。”

    “徐州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只给我微信发了个定位,然后我再打电话或者发信息,他就没回了,估计是真的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那个,一般出事儿时,手机不都很快就不能用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“现实也这样呗。”

    安律师是看出来周老板似乎对庚辰的事儿不是很感兴趣了,不过还是换了个思路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老板,这家伙救不救其实不重要,我就是怕他万一到时候把知道的秘密说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ァ新ヤ~8~1~中文網.x~8~1zщ.

    “呵,你这思路跳跃得有点厉害,刚还问我救不救他,现在直接变成要不要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做人真的不能太安不起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为咱们书屋安全着想么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自己带俩人去一趟,带林可和小僵尸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老板,放心,如果有危险或者有其他情况,我肯定会很谨慎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觉得自己说得不够明确,

    安律师又补充道:

    “有危险,我肯定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周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老板你继续休息,我喊人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卧室的门被关上了,

    周泽双手枕在头下,

    闭着眼。

    自打书屋有人死了之后,大家都学会谨慎了,这是好事儿,也确实给以前极其散漫的书屋作风敲响了一个警钟。

    以前大家浪啊浪的,浪习惯了,似乎次次豆浆能化险为夷,至多受个重伤,恢复过来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但现实的铁拳还是会告诉你,不可能每次都给你幸运。

    见周泽已经闭上了眼,莺莺伸手把灯给关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黑了下来,

    只有窗外的路灯,透过窗帘照射进来一点点恰到好处的蒙蒙亮。

    莺莺侧着身子,一只手拿着蒲扇给老板轻轻地扇着,

    眼里,

    全是此时老板的侧脸。

    可能,在这个时刻,有很多的妻子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滴答,

    滴答,

    滴答……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周泽骂了一声,

    是了,

    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他很讨厌这种感觉,

    又是上一次熟悉的环境,

    又是上一次熟悉的节奏,

    低下头,

    看向身后的脚下,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……叮咚…………叮咚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来了,

    又是上次一样的剑鞘。

    仿佛是上一次梦还没做完,这一次又给续上了。

    而且没有征得周泽本人的同意,要知道,一个人的梦,其实已经算是一个人最为**的地方了,却被某种自己不熟悉的东西反复地侵入。

    周泽这会儿都想喊铁憨憨一起过来,

    不奢望铁憨憨能做什么解梦大师,

    但若是能把他拉过来和自己一起听“叮叮咚叮叮咚”,

    俩人一起痛苦也就没那么痛苦了。

    周泽蹲了下来,

    剑鞘还在水面下方继续敲击着。

    周泽把自己的手贴了上去,

    似乎能够感知到一点点震荡的余韵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,

    没有,

    没有,

    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你要是一把宝剑,

    流光溢彩之下,

    说不定还能多一点看头,

    现在就一柄剑鞘在这里戳戳戳,

    这是要铁杵磨成针啊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上午,醒来时,周泽在床上干躺了一刻钟才让自己脑子里一直环绕着的“叮叮咚”声音消失了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

    坐起身,

    莺莺见周泽起来自己也从床上起身,给周泽把昨天准备好的今天要穿的衣服拿上来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自家老板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澡。

    “今儿不洗澡了,也不下去吃早餐了,你下去说一声,另外,给我泡杯咖啡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莺莺听话地下楼泡咖啡了。

    周泽从床上下来,走到窗户边,推开了窗户。

    好像是后半夜下雨了,到现在也没完全停歇下来,连这空气,也是湿答答的。

    默默地点了根烟,

    周泽在心里说道:

    “喂,我做了什么梦你能不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……能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还是能有点自己的**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……感…………兴…………趣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很烦,脑子都感到快要炸了,两次了,我真有些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些许…………噪…………音…………罢了…………矫…………情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周泽。

    你特么还说不能知道我的梦!

    “老板,咖啡来了。”

    莺莺送来了咖啡,打断了周泽和赢勾的对话。

    喝了两口咖啡,把烟头放在了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既然赢勾以这种很平淡的语气在说这件事,那就意味着自己的这个梦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自己又不是什么真命天子,周老板也不相信什么天人感应;

    只是这个梦,真的很烦人。

    其实,有一点赢勾确实没说,周老板也没想到过,体内住着赢勾,还有一座泰山的周老板,其实真的算是某个特殊“圈子”里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“圈子”里的存在,冥冥之中能感应到什么,其实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赢勾是懒得解释,还是真的故意没去说。

    周泽端着咖啡杯下了楼,

    下面的早餐刚刚结束。

    “老周,我再给你下碗馄钝面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吃了,昨晚没休息好,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许清朗下意识地趔趄了一下,笑道:

    “合着终于可以开始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周泽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安不起说的。”许清朗摇摇头,收拾碗筷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,书屋沙发上坐着三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庆,

    还有庆的俩伙伴,

    好像是叫良莠不齐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当周泽走下来时,

    庆与良和佑则一起起身,

    他们没有跪下来,但还是弯腰行礼了。

    周泽应了一下,在他们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,目光,着重地落在了庆的身上。

    庆体内,应该还封印着那个黑影老头儿,这是周泽预定好的下一批肥料。

    这仨还端着点架子,周老板能理解,毕竟这仨身份不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

    老道扛着扫帚簸箕回来了,

    推开门,

    刚走进来,

    庆、良、佑就一起起身,

    齐刷刷地对着老道跪了下去!

    那叫一个整齐,

    那叫一个规整,

    那叫一个利索!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周泽。6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