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8章 孽种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枫这话,把程如峰给气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拿他开涮。

    都说打人不打脸,但现在楚枫的这种行为,分明就是故意在打他们的脸,而且还将他们的脸皮,使劲地往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哔哔了半天,都还不自报家门,我还以为是疯狗在叫唤呢,要不要打个电话,让人送你们进精神病院去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绝对不会坑你们的,知道的人,都称我为热心小雷锋。”

    楚枫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让程如峰和冯刚烈两人额头上青筋一鼓一鼓的,就连嘴角,都被气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边上那些围观的学生,此时一个个的都已经是笑抽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以为楚枫仅仅只是拳脚厉害,可是现在看来,他这一张嘴,同样也是毒的很啊,比之诸葛亮舌战群儒都不落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也是的,你说没事找楚枫的麻烦干什么,刚才差点都笑死我了,745分,竟然都被打脸了,真的是好可怜,看来我这之考了六百多分的渣渣,是要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说,我现在都已经有点心疼那家伙了,既生瑜何生亮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啊。”

    那一连串的议论声,让程如峰他们,心里就是更加的郁闷和愤怒了,曾几何时,他们被人给这样的戏弄过。

    “统统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冯刚烈猛地就是一声怒吼,夹杂着那武道气势,宛若是一头正在发怒的猛虎,那冰冷而通红的目光,就好像是要择人而噬一般。

    顿时,那些原本还在嬉笑怒骂的学生,一个个的都是噤若寒蝉,胆子小点的,都被吓得连连后退,脸色微微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那声音,让他们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才发现,自己刚才嘲笑的人,竟然也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能够拥有那种眼神,那种气势的,又岂会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那一瞬间,他们竟然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危险,就好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些人立刻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,就连接下来的好戏,都不敢再去看了。

    戏虽好看,但那也要有那个命去看才行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楚枫,你嘚瑟什么,你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孽种而已,你有什么资格可骄傲的,老子只要动动嘴,就能够让你上不了大学!”

    冯刚烈冷笑着,彻底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“你和柳东来所做的这一切,不就是为了能够得到柳家的认可吗,可惜的是,我告诉你,你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孽种,永远也没有机会,进入柳家的大门!在我眼里,你就是一个垃圾,一个有娘生,没娘养的废物!”

    在楚枫面前,程如峰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以往的淡定,被楚枫给挤兑的失态,有些声嘶力竭的嘶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楚枫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,杀意弥漫在了脸上,他松开李若然的玉手,目光中带着森寒之意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就连空气中的温度,都下降了不少了,给人一种进入了冰窟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若然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要说什么,不过最后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但看向程如峰两人的眼神,却冰寒刺骨,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那些胆子大,依旧还留下来的那些学生,此时也都是缩了缩头,他们知道,要出大事情了。

    竟然敢骂楚枫是有娘生,没娘养,这是要不死不休啊!

    “孽种?这两个字用的还真的是够好的啊,真的很贴切。”

    楚枫声音不大,但那语气中,却杀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就好,这两个字,就是专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专门用来给你们两个畜生送行的!”

    楚枫轰然出手,在那一瞬间就,武道气势席卷天地,就好像是一尊上古的魔神在发怒。

    此刻,楚枫的确是怒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羞辱他没事,但却牵扯到了他的亲人,那就是死罪!

    罪无可恕,唯有以死亡才能够赎清这个罪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动手?既然你想玩拳头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程如峰大笑着,声音冰冷,在他看来,楚枫这完全就是在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并不介意,就这样送楚枫上路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杀了楚枫,但让他变成一个废人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到那时,木已成舟,就算是柳东来,也不敢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呵,竟然敢挑衅程少,还真的是不知道死活啊。”

    冯刚烈嗤笑,程如峰是何等实力,就算是在那卧虎藏龙的京城,同样也能够排的进前几名。

    楚枫与程少比起来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他在等着,看程少如何将楚枫给打成死狗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招之恨,他可是牢记在心里啊。

    程如峰在等着,楚枫在他这一拳下败退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一股剧烈的疼痛感,就从手臂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随着程如峰的声音,那与楚枫碰撞在一起的拳头,直接砰的一声,就碎裂了开来,就好像是精致的瓷器,失去了最后的光泽,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今天本来是挺高兴的日子,但是你们,却让我不开心了,既然我不开心,那我就让你们,全都开心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们来自京城,我就不敢对你们下死手吗?”

    “垃圾?废物?在我眼里,你们这些人,又何尝不是废物啊,杀你们,比之屠狗,都还要容易。”

    楚枫欺身上前,又是一拳轰出,九重浪之力轰隆隆而出,直捣程如峰的胸膛。

    瞬间,程如峰就被打飞了出去,而那胸膛,以肉眼,都能够看得出来,凹陷了下去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是隔着一段距离,但却能够清晰地听到,那肋骨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才还是高高在上,洋洋得意的程如峰,此时却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般,被砸飞了出去,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,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人形坑洞。

    这让那些人,看的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楚枫的目光,看向了冯刚烈,刚才,这家伙跳的很厉害啊。

    顿时,冯刚烈脸上的表情,就凝固住了,紧接着,一种恐惧的情绪,就从心底里弥漫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不能杀我,我是京城冯家的嫡长孙,你要敢杀我的话,京城冯家是不对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冯刚烈疯狂的怒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害怕了,本来,他以为自己能够俯视楚枫,以高高在上的姿态,让楚枫跪地臣服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已经没有这个念头了。

    从楚枫的眼神中,他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意,这楚枫,想要杀死他。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疯子!

    试想,除了疯子之外,还有谁敢这样疯狂,敢如此的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“京城冯家?那算什么东西,我想杀你,就算是满天神佛来了,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楚枫杀意盎然,直接一拳轰出,根本就不想跟冯刚烈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又是一招,冯刚烈也是步了程如峰的后尘,被楚枫给打成了死狗,整个身体,差不多都快要被楚枫给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身体摔落在土地上,血水很快就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孽种?现在被你口中的孽种给打成死狗的滋味,你感觉怎么样?!”

    楚枫一脚踩在程如峰的胸口,那断裂的肋骨,生生的刺进了程如峰的血肉中,让程如峰嘴角直冒血沫。

    此时,程如峰已经是被楚枫给打懵掉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不相信,自己竟然会败在楚枫的手上。

    先前,楚枫是一招打败了冯刚烈,他认为楚枫不如他,丝毫也没有将楚枫给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他如果想要杀死楚枫,就和捏死一只蚂蚁,没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事实却是,楚枫想要杀死他,比捏死一只蚂蚁,还要容易。

    这种巨大的落差,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孽种,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!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京城中的那个传闻,说楚枫的实力,都是捏造的,是柳东来的计谋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一切都是真的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楚枫,孽种,你敢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骂你孽种了,你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我叫程如峰,我来自于京城柳家,你敢动手吗?!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,最好乖乖的放了我,然后跪地认错,否则的话,等我程家来人,不仅是你,就连你父亲那个废物,也要跟着被打死!”

    嘴角虽然是在冒着血沫,但程如峰却丝毫也不臣服,依旧还是在死撑着,讥讽着看着楚枫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楚枫根本就不敢杀他。

    一个不被京城柳家所认可的孽种,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胆量,就算是实力强大又如何?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看的不仅仅只是实力,还有身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楚枫的身上,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,楚枫到底该怎样选择。

    京城程家,那个家族,他们也曾听过,那是华夏境内,真正的古老世家,传承久远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楚枫或许真的会放了程如峰。

    毕竟,现实终究是现实,有着诸多的限制,快意恩仇这种东西,注定了只能够存在于小说电视剧中。

    李若然没有说话,而是等着楚枫自己的决断。

    不管楚枫做出什么决定,她都会支持楚枫,陪楚枫一起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楚枫却是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真的不敢杀你?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