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章 你敢说他坏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……不是这样的。你看啊,电流是往这个方向走的,所以电容板这边应该是正极……”

    放学后的音乐教室十分安静,两个少年凑在一起学习。曲宁手肘撑在桌子上,边画电路图边耐心地给江明晏讲题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后的教室不是学习的好地方,曲宁绞尽脑汁想了又想,终于选定了这个还算清静的地方——没有特别的活动要排练的话,下午很少有人来音乐教室——这半个月来他都在这儿替江明晏补习。

    教室挺空旷,前面放着一台钢琴,下面就是桌椅。桌子很小,摊一两本书就摆满了,讲题的时候两人不可避免地要靠得很近,肩膀挨着肩膀,显出几分亲昵,但没有人察觉。

    曲宁专注于给江明晏讲题。

    起初,曲宁先让江明晏做了一套题,好了解他的水平到底在哪个程度,结果跟半期成绩差不多,曲宁给他改,边改边问他为什么不会,发现了症结所在——对于数理化,很多基础公式定理,就那种上课老师会三令五申的、只要听过课就会明白的公式定理他都不知道,卷子上自然错误百出。而语文和英语,他的卷子上大量留白,除了前面的选择题,后面要自己动笔写的基本没动。

    曲宁问为什么,江明晏顿了顿,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在撒谎,也没撒谎。这些题确实不会做,但主观题,不会哪怕瞎编也有几分同情分,像他这样直接交白卷的,说白了还是一个态度问题——懒,不想写。

    态度问题可比能力问题严重多了,这绝对不能让曲宁知道。

    曲宁:“……”连古诗词默写也不会吗?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曲宁微笑,“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学霸带着学渣开始飞。飞了几天之后,曲学霸发现,江学渣其实很聪明啊!一点就通!虽然要从头给他补课,但是讲起来真的很顺利!

    “……对,就是这样,我就说你一点就通!”讲完一个类型的题,曲宁喝了口水,正要再说什么,江明晏的手机忽然响了,回荡在空旷的教室里。

    是他的闹钟,六点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家里有什么事,江明晏每隔几天都要定时早点儿回家。曲宁很好奇,但怕这是什么不该问的隐私,所以一直憋着没说。

    江明晏关了闹钟,曲宁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:“时间过得也太快了,这就六点了。”他收拾东西,把没做完的卷子给江明晏“有时间的话做一下吧,跟刚才那几道都是一个类型的,你应该都会了,不出错的话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个单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明晏把卷子塞进轻飘飘的书包里,背上,顿了几秒,说道“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曲宁惊喜一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了,天气逐渐转冷,天黑得也越来越早,这才六点就擦黑了。音乐教室离教学楼不算远,两三分钟就到了,就这两三分钟曲宁都高兴得不行,喋喋不休:“你觉得我讲得怎么样啊?节奏会不会太紧了?我还没有这么系统地给人补过课呢,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说啊,我可以改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你在帮我,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不好?江明晏看着曲宁,喉头滑动了一下,想问,最终却脚步一顿,道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,好。”原来是到教学楼了,曲宁才反应过来,走上楼梯挥了挥手“那明天见了!”
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江明晏说。

    曲宁傻笑,心情愉快得简直要蹦起来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,但就是高兴。

    江明晏看着曲宁脚步轻盈地蹦上了楼,消失在他的视线里,然后他才转身往校门走去。有电话打进来,那边的人在嘈杂的音乐声里兴奋地邀请他:“江哥,来嗨起来!”

    江明晏想也不想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都周末了。”

    江明晏:“我要学习。”然后在对面人下巴掉下来之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哼着歌回到教室,现在还没开始自习,许多人都在走廊上打闹,曲宁跳过去,一把搂住了罗然的肩膀:“罗二然!”

    罗然正从走廊往下看,专注得像在考虑人生,被他猛地一声吓了一跳:“操!曲小宁,你要吓死你哥我吗!”

    曲宁嘿嘿一笑,踮着脚往下看,问他:“你看什么呢,这么认真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罗然猥琐一笑,指给曲宁看,压低了声音“那儿,对面三楼的走廊上,咱们学校的校花,胸可大了,我猜肯定有c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是个孩子的曲小宁震惊了,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女生的身材,也没有和别人讨论过,更不会想到竟然会有人猥琐到这种地步,隔那么远都要意淫一个女生的……!!!

    当即觉得自己被灌了一耳朵污言秽语,毛都要炸起来了,一跳三丈远,面带谴责地瞪着罗然:“你太猥琐了!”

    “呸呸!什么猥琐,这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!你个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……要不要哥来给你传授传授经验?”

    罗然笑得更猥琐,曲宁彻底炸毛:“我不需要!”一溜烟儿地钻进教室了。

    太猥琐了!曲小宁坐在座位上,惊魂未定的脑子里只有这句话,怎么能……怎么能……太不堪了!他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数学作业。”一道阴沉的声音飘了过来,曲宁一个激灵,赶紧扒拉出本子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赵勤拙,数学科代表,也是曲宁的室友。虽然是室友,但曲宁和他并不熟,甚至有点儿……怕他。虽然总被曲宁压一头,但赵勤拙的成绩也很好,经常是年级二三名,可性格却比江明晏还要孤僻怪异,一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,不仅曲宁,寝室里其他人也都跟他说不上几句好。而且他还特别阴沉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眼底下经常挂着黑眼圈,眼神总感觉阴恻恻的,很像曲宁看过的小说里描写的毒蛇。

    曲宁怕蛇,尤其这条蛇对他还抱有敌意。

    是的,敌意。曲宁虽然整天没心没肺,但他不傻,能感觉到别人对他的态度,而且因为小时候的经历,还十分敏感和敏锐。赵勤拙对他看起来与对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,但落在他身上的眼神,曲宁能感觉到那份针对他的隐约的敌意,绝不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为什么,他从来没和赵勤拙产生过矛盾冲突,也自认自己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勤拙收了曲宁的作业,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走,反而没头没脑地问:“你这么做,不浪费自己的时间吗?”

    曲宁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朽木终究是朽木,再怎么努力雕刻也是徒劳,成不了栋梁,他们就该是烂在泥里的垃圾。”

    这回曲宁听明白了,他竟然是在影射江明晏!猛地站了起来,气得不轻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赵勤拙抬起头,眼神阴郁地盯着曲宁“只要长了脑子,用脚趾头考也不会考成那个烂样子,不是垃圾是什么。你应该顾好你自己,分神在垃圾身上,你是在瞧不起谁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垃圾,不是废物!”曲宁脸涨得通红,连害怕都忘了,紧握起拳头辩驳,胸膛剧烈起伏“会说别人是垃圾废物的才是真正的垃圾废物!”

    赵勤拙的脸色忽然一变,咬着牙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曲宁一字一顿:“我说,会说别人是垃圾废物的人,才是真正的垃圾!废物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赵勤拙瞪着他,脸色几变,这时上课铃响了,他咬牙切齿,压低了声音“不是就拿出证据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还有十多天又是月考了,我也不为难你,要是他的排名能进年级前五百,我就承认他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江明晏半期成绩排名年级一千以后。

    曲宁:“还要向他道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。”赵勤拙一口牙都快咬碎了“如果他没有进前五百,你就不能再浪费时间在他身上,任何垃圾都不行!只能专心学习!”

    这破要求太无理取闹了,曲宁目瞪口呆:“凭什么!”

    赵勤拙:“敢不敢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!”曲宁一口答应“你就等着给他道歉吧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