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少爷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绿姝看到郑鹏,脸色一喜,连忙迎了上去。 郑鹏应了一声,第一时间走到厨房,吃惊地发现猪肉都清洗切碎,扭头道:“这么多猪肉,绿姝,都是你一个弄的?” “嗯,我看少爷还没回来,就先处理。” 这个妮子,真是太勤奋了,就她这身板,就是搬动都吃力,可她硬是一个人全处理完,得多累啊。 “你的手怎么啦”郑鹏无意中发现绿姝的手缠着白布,一脸紧张地问道。 绿姝神色一慌,一下子把手放在背后,吱吱唔唔地:“没,没什么,少爷,我没事。” 郑鹏急忙走到绿姝跟前,把她放在背后的手拉出来一看,心痛得倒吸一口冷气:受伤的是左手食指,有一条很深的口子,都看到从里面惨白色的肉了,鲜血把布条染得通红,现在还在渗着血水。 不用,肯定是切肉时不心切到的。 “少爷,绿姝是不是很没用,干一点事也受伤。”绿姝看着郑鹏不太好的脸色,有些怯生生地。 对绿姝来,这点伤可以忽略,可她很在意自家少爷的态度。 少爷会不会觉得自己没用,会不会嫌弃自己? 郑鹏没好气地:“怎么老是这话,再这种话我可要生气了,别动,我帮你看看。” “是,少爷。”绿姝应了一声,然后安静得像个猫咪一样,轻咬着嘴唇,任由自家少爷摆弄。 刚包的伤口在翻动时有点痛,可是绿姝地眼里却洋溢着幸福、被宠的喜悦,这可是少爷亲自帮自己处理伤口呢。 古代没有消毒的观念,有条件涂点行军散、金创药,普通人随便拿点东西包扎就算完事,每年都不少人死于破伤风,郑鹏这么紧张,就是不想绿姝出事。 虽古代的免疫力强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 家里没备金创药,看看色也太黑了,郑鹏不知哪个郎中医术高,回想一下,倒了一杯凉白开,估摸着比例投入食盐,配成1%浓度的盐水,可惜没有工具测试真实的浓度,只能猜测误差不会很大。 怎么也比用没煮沸过的井水直接洗好。 直接用盐清洗也能杀毒,不过那不是清理伤口,而是用刑。 其实用%碘酒或75%酒精效果更好,只是现在没这种条件。 酒精? 对了,郑鹏突然眼前一亮:差点忘了,前面没有条件,现在和郭可棠合作,以郭府的财力和人脉,得到官方的酿酒批文不是问题,到时不仅酿酒还是做消毒用的酒精,都是一本万利的生意。 心翼翼包扎完,然后一脸正色地吩咐道:“好了,这二不要碰生水,要不然伤口会感染细菌,像洗衣晒被子这里,就找钱大婶帮忙,给她算工钱,不要心疼钱。” 做一晚卤肉赚的钱,比钱婶那点工钱多得多,这帐绿姝会算,现在一少也有几贯钱,绿姝对钱财也没看得太重,只是对什么细菌感染一点也听不懂,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:“细菌是谁?怎么绿姝没听少爷提起过? 一时口快,都漏嘴了,这事不好解释,郑鹏只好和稀泥地:“不是人,而是一种病症,算了,了你也不明白,听话就好。” “嗯,少爷,我知道了。” 郑鹏揉揉有些发酸的手,走向那盘堆得像肉山的猪肉,有些感叹地:“好吧,弄完这批卤肉,本少爷也得好好歇一下了。” 万事开头难,出现经济危机以来,在生存的压力下,郑鹏就像一根扭紧的弹簧,起早摸黑、兢兢业业,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,日子过得充实而劳累,现在好了,去郭府借势,借出一个合伙人。 有了郭府的资金和人力的投入,郑鹏和绿姝就不用那么累,躺着赚钱的好日子快要来临,想到这些,郑鹏心里美滋滋的。 钱有了,规模很快就扩大,不过郑鹏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,答应食客出摊,托钱大叔帮忙买了二扇猪肉不能浪费,郑鹏决定把明的卤肉做好。 坚持和吃苦一样,都是一种美德。 绿姝一听,低着头,有些懊悔地看着郑鹏细心包扎好的伤口,声地:“都怨我不心,害少爷少做几买卖。” 那么多卤肉,只要少爷一个做,肯定得累死。 又来了,郑鹏有些头痛地:“都了,不许再这样,谁没点过失?本想晚点再告诉你,还是现在吧。” 于是,郑鹏把事的经过大致了一遍,包括郭家投的钱和人脉,至于门口被郭老头逼着做诗的事,只是简单地一笔事过,就见到打声招呼聊几句。 尴尬,实在太尴尬了,郑鹏都不好出来。 “少爷,真的?郭家真的愿意那么多钱?”绿姝面带激动地。 “是啊,算便宜他了。” 二个人,就贵乡一个县城,估算一年也能赚超过百贯的利润,大唐有三百多个州,超过一千五百个县,要是把卤肉推到各地,每年利润肯定很惊人,区区一千贯就拿走五成的利润,郑鹏一直觉得血亏。 绿姝一脸认识地:“少爷,不少了,现在商人被人称作贱商,很多商贾为了自保,投靠权贵,成为权贵的奴隶,动不动就奉献八九成,少爷虽分少了,可总量大了啊,再我们买卖越做越红火,肯定有很多人眼红,有郭家在就不怕人窥视,官府那边也好话。” 还有一点绿姝没,不用出面,郑鹏慢慢就和贱肉划清界线,日后参加科举也容易些。 “好了,你手受伤,干不了粗活,这样,去扫一下地,这里交给我就行。”郑鹏开口道。 “是,少爷。”对郑鹏的话,绿姝一向百依百顺。 一夜无话,第二郑鹏和绿姝依然推着卤肉去卖。 卤肉出奇的好卖,过程也出奇的顺利,由始至终也没人捣乱,只是郑鹏宣布卤肉暂停营业的时候,不少食客表示可惜,还有人提议郑鹏可以再提一点价,郑鹏和绿姝保证卤肉很快重出市场,这才把人劝退。 看到那么多人喜欢自己做的卤肉,郑鹏发自内心的高兴。 心情好,主仆两人有有笑地往家走。 快到家门口前时,绿姝突然脸色一变,一下拉着郑鹏的衣袖:“少爷,你看。” 郑鹏抬头一头也楞了一下:门前站着两个人,或者是两个有点怪的人,一个是中年老伯,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袍衫,低着头,倦着背,好像腰杆子都挺不直,而另一个更奇葩,大冷只穿着一条棉裤,赤着上身哆嗦着,背上还有一捆柴火。 看清楚一点,很快就明白绿姝有些慌乱的原因:中年老伯是贵乡县衙的捕头黄老鬼,赤着上身背柴的人是和郑鹏有过节的黄老虎。 还以为是有人穷得揭不开锅,大冷在寒风中卖柴火呢,现在才知道在装可怜,而另一个更绝,效仿负荆请罪? 昨晚才到郭府借势,第二这两货就主动送上门,这蝴蝶效应也太快了吧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