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郭府准备的饭菜很丰盛,厨子做的菜也很美味,可参与的人,要么平日锦衣玉食,不差这一顿;要么一心等着扬名,没心思品尝,早就等着开始了。 当然,郑鹏和吃货郑永阳除外。 看到火候差不多,郭鸿笑着说:“有叶祭酒在此,某就不敢献丑,还请叶祭酒赐题。” “不敢,这里可是魏州的地界,方剌史可是这里的父母官,客随主便,理应方刺史赐题才合适。”叶静能笑着相让。 一个是离任的祭酒,一个是手握实权的地方要员,叶静能久经官场,深谙官场的潜规则,不想抢方刺史的风头。 方开望马上推让道:“叶祭酒客气,某说过,今晚没有方刺史,只有方开望,在进场时就说了,这次只带耳朵不带嘴巴,不用再推了,在场没人比叶祭酒更合适的了。” “是啊,还请叶祭酒出题,莫寒了这么多青年才俊的心,要不然,他们还真以为叶祭酒吝于指教呢。”贵乡知县陆博马上附和。 “赐题者非叶祭酒莫属。”郭鸿一锤定音地说。 叶祭酒这才勉为其难地应下,略一沉思,很快朗声说道:“上元佳节,某与诸位在兰亭相聚,邀月赏花,一起感受人世间的繁华,那就以上元佳节为题材,正好应景。” 什么,以上元节作题材? 四周响起一片感叹声,不少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。 上元佳节这个题材,千百年来可以说用到烂了,对众人来说非常熟悉,题材熟悉又不难,但是用得太多,很难再出新意,这一点难倒了众人。 写得出不难,难得难在写得出彩。 在这种重要的场合,总不能写一首打油诗就应付过关吧? 越是平凡、普遍的东西,就越考究功底,叶祭酒这个题材,看似很体贴,实则不容易对付。 郭鸿呵呵一笑,大声地说:“好了,叶祭酒已赐题,诸位多加用心,只需招手,自有下人奉上文房四宝,某就静候诸位的佳作了。” 话音一落,就有不少下人捧着文房四宝在一旁侍候,只要有人想写诗,马上会送上,按照惯例,会有专人大声诵唱,供全场欣赏、点评。 兰亭会正式进入高潮,参与的青年才俊一个个冥思苦想,开始作起诗来。 “鹏弟,题材来了,某等着你的佳作呢。”郑永阳笑嘻嘻地说。 郑鹏马上说:“不敢,某才疏学浅,就不献丑了,还是阳哥出马吧。” 以上元节为题材,听起来很简单,题材也非常熟悉,不过郑鹏无心在官场上拼搏,也就不抢这风头,由别人争着去。 两人相互一笑,颇有点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。 郑鹏突然有些好奇地说:“阳哥,依你之见,哪一位会先拨头筹?” “哪一位先拨头筹某猜不出,不过”郑永阳嘿嘿一笑,一脸自信地说:“反正前面几个,十有八九是跟彩头无缘的。” “哦,为什么?” “写得好的,都会下意识放在后面,一来有压轴意思,二来是好的先出来,那写得一般的不敢再拿出来,平白少了很多热闹,也显得有点不近人情,没有绿叶相衬,哪显得鲜花娇艳,看着吧,很快就有先出来的。” 郑永阳的话音刚落,马上有人举手道:“有了。” 还不到一刻钟呢,这么快就有了,不知真是才思敏捷,还是早有准备。 郑鹏闻声看过去,发现举手的是一位年约二十的少年,只见他从容地看着下人把桌上的东西先行撒去,然后铺纸献笔,拿过笔只是稍稍沉吟一下,好像在放松自己的心境,很快就用笔在纸上龙飞凤舞起来,倾刻间,笔落诗成,一边侍候的下人马上往兰亭送去,交给唱诗的人。 “诸位,这是德正丘石先小郎君的诗,诗名为元夜有感,听好了: “上元佳节兰亭会,四方豪贤齐相聚。 举杯邀酒莫推辞,人生不如一场醉。” 唱诗的下人声音很洪亮,节奏也把握得很好,一首诗唱完,引得一片还算热烈的掌声。 郑永阳好像一个百事通,小声地对郑鹏说:“这个丘石先某认识,一个又骚气满肚的家伙,才学一般却自视甚高,几次科举都落榜,也没贵人赏识,可以说郁郁不得志,真没想他有办法混到这里。” 说话间,负责评诗叶静能开口点评道:“一句人生不如一场醉,道出很深的人生感悟,若然作诗是饱经风霜的老汉,某会给一个中上的评价,然而,这诗出自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,少了朝气,多了颓废之息,所以,这诗给一个中下的评价。” 才多大年纪,人生刚刚翻开精彩的一页,这么快就看透人生? 叶静能的点评简单犀利,众人纷纷折服,而被点评的丘石先更是诚惶诚恐地行礼道:“叶祭酒所言甚是,晚生心悦诚服,定当重振信心,更上一层楼。” 有了丘石先带头,众人纷纷泼墨挥毫,不断有人举手示意作品有了,而唱诗的人也开始忙起来,不断地大声唱着刚写出的诗,每唱一首,作为主审的叶静能都作点评。 难得来一次,有诗不早点写出来,等有上好的作品出来,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献丑了。 “不错,借月言志,此诗可评为中等。” “甚好,诗描绘上元佳节的繁华,此诗可评为中下。” “尚可,只是意境不够深远,感情尚欠细腻,需要多加努力,评为中等吧。” ...... 唱诗的下人一口气读了十多首有关上元佳节的诗,叶静能也一下子评了十多首,有的简单评价,有的还耐心指出当中不足,只是前面十多首诗的水平一般,评价最高的只有中等,连上品都没一首。 直到一张纸递到唱诗的下人手里,下人接过一看,眼前一亮,很明显把声音提高了八度,高声地说:“这一首,是出自洪仲明小郎君的嫦娥有悔,请听: “私吞灵药欲成仙,孤身栖月谁人怜。 上元佳节灯如海,花灯齐明欲破天。 遥看人间繁似锦,嫦娥何处话幽怨。 我辈勤习文武艺,金銮殿上向君献。” 话音一落,场上响起一片叫好声,作为主审的叶静能高兴地抚了一下胡须,开口点评:“嫦娥有悔,借嫦娥的悔道出人间上元佳节的繁华,我辈应引以为鉴,勤加练习,要无悔于人生,习得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,苦学成才方面在金銮殿上一展风采,创意新颖、寓意深刻,此诗当评为上等。” “好!”众人闻言,纷纷大声叫好,就是魏州刺吏方开望,更是高兴得当场喝了一大杯。 洪仲明是方开望的外甥,看到外甥争气,做姨父的也脸上有光。 就是郑鹏听到也暗暗点点头,不得不说,盛名无虚,洪仲明的诗,比起前面的,无论是架构还是意境,都胜了不止一筹。 .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