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时间过得很快,二天时间好像一晃就过,到了揭晓的时候。随梦小说Щщш.suimeng.lā 一大早,郑鹏、郑锦伦来了,作中人的郭子仪到了,还有很多工匠也在郑鹏的默许下,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前来看热闹。 “你说,郑家小郎君说的水泥,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?”一个来自荥阳郑氏的工匠小声问道。 “这事不好说,听说那玩意是最近才捣弄出来。”一个贵乡郭氏的工匠小声说。 “跟你们说,我家少爷可是聪明绝顶的人,他说行,就一定行。” “这话不假,小郎君的名声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不仅人聪明,对下人还格外宽恕,看看大伙的伙食就知道,管饱,还顿顿有肉,十里八乡可找不到这样的主人家。” “也不知谁赢,啧啧,听说彩头可是超过一万贯呢。” 围观的人,围着两个用木栅栏围起的柱头议论纷纷,特别是泥瓦匠,很想见识一下郑鹏口中那种神奇的物料。 此时郑鹏、郑锦伦和郭子仪走到浇好柱头的地方。 “飞腾,现在可以验了吧?”郑锦伦看着郑鹏,信心满满地说。 就等着收钱呢。 郑鹏摆了一下请的手势:“当然可以,郑叔,请。” “有劳子仪把围栏打开。”郑锦伦对作中人的郭子仪说。 “郑叔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郭子仪一边说,一边小心翼翼地撕开封条,慢慢拨起那些栅栏。 郑鹏看郭子仪小心翼翼的样子,摇摇头说:“又不是什么宝贝,那么小心干什么。” 说完,随手拿起一把锄头,三下五除二把围栏砸掉,又让下人把地上的杂物拿走,露出二前天浇好的两个水泥柱头,其中一个还保持郑锦伦插的木条。 此时原来浇注时的木板也拿掉,露出二个黑乎乎的水泥柱头,隐隐还看到一些碎石。 木条上还有张锦伦亲手签的名字,张锦伦只是瞄一下,就知两个柱头没有问题。 “飞腾,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,你可以反悔。”郑锦伦瞄了郑鹏一眼,大度地说。 郑鹏一脸豪气地说:“我言出必行,若是郑叔怕输,小侄也可以让郑叔后悔一次。” “某吐个唾沫就是钉,既然你不听劝,那就开始吧。” “郑叔可以随时开始。” 郑锦伦也不客气,先去摇那根插进柱头的木条,在他心里,保持一个读书人的风度很重要,自己是一个上流人士,像工匠一样抡起锤子不雅观。 就在郑锦伦动手的同时,作为中人的郭子仪把一个沙漏翻过来,开始计时。 轻轻摇了一下,发现插得很紧,郑锦伦用力向上一拉,木条纹丝不动,努力拉了一会,没用,又轻轻四处摇晃,准备把木条摇松了再拨,可他努力了好一会,发现这奇怪的水泥不像泥土一样可以慢慢摇松,回头一看沙漏,快三之一时间过去了。 郑锦伦不敢怠慢,也顾不得形象,从一旁拿一把铁锤,二话不说就高高举起,对准其中一个水泥柱头,然后用力一砸。 本以为那个柱头会像的土坯一样应声而碎,就是不碎也会砸掉一大块,没想到“澎”的一声,好像一锤砸在一块坚硬的大石头上,发生激烈的碰撞声,隐约间好像有火星飞出,反震的力量把虎口都震得生痛,脑中冒的第一个念头是:好硬。 顾不得看手腕有没有受伤,郑锦伦马上察看刚才砸的地方,只见上面只有一个浅浅的砸痕,表面有一些地方损坏,但损坏的地方微不足道,即是受损,表面没有看到明显的裂痕。 砸掉表面一层不知什么东西,露出一块碎石的一角。 郑锦伦用手轻轻挖了一下,本以为用手都能抠下来,没想到碎石和周围咬合得很紧,根本就抠不动,有些不服气地从身上拿出一把小刀,想用小刀把它撬下来,可就是用了锋利的小刀,感觉很难撬得动,坚硬的程度比得上石头。 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由于用力过猛,刀尖撬碎石时竟然断了。 “哗”的一声,围观的人忍不发出感叹,郑锦伦看着手里只剩下的半截的小刀,半响没反应过来。 这把小刀是特制的,非常锋利,没想到只是撬了几下,竟然撬断,从中可以看出碎石和郑鹏嘴里说的水泥发生了某种变化,从而相互咬合得非常紧。 看到郑锦伦还在发呆,做中人的郭子仪干咳一下,好心地提醒道:“郑叔,时辰无多了。” 郑锦伦一看,脑门顿时流了冷汗:沙漏里的沙剩下不到三分之一,现在一个柱头都没砸碎,再不抓点紧,这些年辛辛苦苦的收集的上好木料,都得拱手让人。 也顾不得虎口还有些痛,郑锦伦一下子抡起大锤,拼命地砸着水泥柱头: “澎”“澎”“澎” 大铁锤一次次被高高举起,一次次重重砸在水泥柱头上,不时发出相撞的沉闷声,偶尔还撞出火花,由于用力过猛,几乎每撞击一下,都有碎屑飞起。 为了保全自己那一屋子的上好木料,郑锦伦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,一锤又一锤的砸着,好在,看似非常坚硬,只要用力砸,每一砸还是有效果的,不知砸了多少锤,“啪”的一声,从水泥柱头上砸掉一块大约七八斤重的碎块。 终于看到效果了,郑锦伦眼中一喜,心中升起一丝希望,无意中扭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沙漏里的泥沙已流尽,所有人静静地看自己。 郑锦伦眼中一黯,随手把手中的大铁锤一扔,摇头有些苦涩地说:“原来时间已到,某输了。” 这一输,价值超过万贯、有可能是有价无市的木料就要输给郑鹏。 人群中有人开口说:“一刻钟前时间就到了,只是小郎君不让我们提醒而己。” 看到郑锦伦的目光看着自己,郭子仪点点头说:“的确超了一刻多钟,飞腾说先不管,让郑叔砸个痛快再说。” 郑鹏大度地说:“二只柱头只给一刻钟是少了点,郑叔,要不你再多砸一会,砸碎了,还是你赢。” “输了就是输了”郑锦伦摆摆手说:“愿赌服输,这点彩头,某还是输得起的。” 砸了近二刻钟,只砸了一小半,可人的力气有限,现在郑锦伦的手都有些发抖,虎口生痛,力气差不多用完,加上自己是文弱书生,身格很一般,别说再砸一刻钟,就是再给自己半个时辰也也不定砸得掉。 就是半个时辰内能砸碎这个水泥柱头,可旁边还有一个没砸,二天前打赌时约定,要砸碎两个柱头才算赢。 取胜无望,不如输得大气一些。 郭子仪上下打量了一番,跃跃欲试地说:“三弟,要不我试试,看看到底有多硬。” “没问题,大哥随便试。” 郭子仪也不客气,一手抄过大铁锤,双手高高举起,对准那个砸了一大半的水泥柱头,猛地一抡,大铁锤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,“澎”的一声落在柱头上,在相撞的一瞬间,很多人看到都砸出了火星,然后碎屑四飞。 停下一看,只见那水泥柱头上,砸了一个小坑,还看到一条裂纹。 “子仪真是天生神力,可敬,可敬。”郑锦伦心悦诚服地说。 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郭子仪这一锤下去,比自己十锤还有效果。 郑鹏有些骄傲地说:“那是,我大哥可是这届的武状元,是天下间一流的高手。” 像郭子仪这种文武兼备的人才,那是百年一遇的级别,郑锦伦只算一个文弱书生,跟他没得比。 “郑叔过誉,就是比普通人多一些蛮力罢了,不足道哉。”郭子仪谦虚地说。 郑锦伦点点头说:“这身板,绝对是一个练武的好架子,西域第一个杀上连城,又勇夺武举头名,真是少年英雄。” 郭子仪刚想谦虚一下,人群中突然有人叫道:“郭小郎君,再砸,看看要砸多久才能砸开。” “这个”郭子仪下意识望向郑鹏。 郑鹏知道郭子仪的心,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力气,又想在众人面前出出风头,可又怕打了郑鹏的脸面,马上开口道:“大哥,砸吧,我也想看看你的力气有多大。” “好!” 郭子仪应了一声,扭着锤柄的手一举,想一口气把水泥柱头都砸掉,刚想用力时,感到身体略略失去平衡,手上的感觉不对,感到很轻,抬眼一看,不由笑了:手里只有一根木制的锤柄。 原来是第一锤用力过猛,砸得铁锤的头部和锤柄都松开,锤柄分离。 看到郭子仪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,郑鹏笑着打圆场道:“大哥,看到没有,上天不许你砸的我招牌。” “哈哈哈,那就不砸了。”郭子仪回过神来,哈哈一笑,随手把锤柄扔在地上。 这时很多围观的工匠围上去,查看水泥柱头受损和结构等情况,郭子仪看了看一脸吃惊的郑锦伦,又看看一脸自得的郑鹏,干咳二声,开口说道:“郑叔,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 “没有,我输了,输得口服心服。”郑锦伦也是拎得起、放得下的人,很干脆承认失败。 郭子仪一脸正色地说:“作为中人,我宣布这次赌约,郑鹏胜。” “愿赌服输,某马上写信差人把木料送来。”郑锦伦爽快地说。 “郑叔,承让!”郑鹏笑逐颜开地说。 动动脑筋,出出主意,一下子赚了一批上等木料,带有一个出色的设计师,值了。 趁着众人围观水泥柱头时,郭子仪眼珠转了转,笑着对郑鹏说:“三弟,这柱头有点意思,那个没坏的,能不能送给为兄?” “小意思,喜欢就拿去。”郑鹏也不在意,一脸大度地说。 阅读盛唐高歌最新章节,就上追书帮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