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自从郑鹏来到了博陵后,给博陵的父老乡亲单调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和话题,有空去陵江边看看从没见过的建桥方式,茶余话后又拿郑鹏与崔小姐作话题,特别是郑鹏,当过乐官、上过战场,在平康坊无敌手,话题性十足。 随着大桥一步步成型,众人的话题由造桥变成了博陵崔氏三房与元城郑氏联婚。 由于两个氏族悬殊的地位,用下嫁来形容很准确。 两人已经订婚,吉日也挑了几个,就等大桥完工后成亲,郑鹏和崔源约好,大桥造好后不会马上投使用,绿姝要第一批走过大桥的人。 经过商义,双方都同意把迎亲的时间放在九月十六日。 古代交通不便,有的亲戚远在千里之外,一来一回都要大半个月,要是嫁得远的,有可能一个月才能收到信,博陵崔氏又是名门望族,各地的亲友都有,需要预留足够的时间。 三房很久没办过喜宴了,现在把绿姝嫁到元城,崔源决定大摆宴席,把绿姝风风火火地嫁出去。 最近崔源一直没闲着,一边广邀亲朋好友,一边张灯结彩,准备各式需要用的东西、食材等。 离出阁还有一个月,高价请来的戏班子已在崔府门面的空地上表演,算是预热气氛。 崔源对郑鹏印象一般,但对绿姝的事非常用心,很多事都亲力亲为,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 日子确定下来后,郑鹏暗暗松了一口气,不过日子还么忙碌,一边对大桥作后期的完善工作,一边也要准备迎娶绿姝的事。 崔云芳也很忙。 本以为郑鹏建不起大桥,没想到郑鹏还真建起来了,期间五次洪水二次大风,崔云芳每次都祷告把大桥摧毁,可现实一次次让她失望。 喜欢掌控大局的崔云芳,不甘心落败,她也一直忙着,从禁足的绣楼后,第一件事就是找林玉萍。 女孩子逛街,最喜欢就是的地点绸缎店、胭脂铺、首饰店等地方,然而,这天崔玉芳却来到博陵最大的林记铁匠门前。 “玉芳,你可来了,人家在这里等你等到腿都酸了。”听到下人的禀报后,林云萍笑着从里面迎出来。 林记铁匠铺是林云萍家的产业,崔玉芳平日嫌这里又粗又瘦,很少来,不过现在是有求于人。 崔玉芳拉着林云萍的手说:“好云萍,辛苦你了,放心,以后有什么好处,一定少不了你的这一份。” “那先谢谢了”林云萍上下打量了一下崔云芳说:“玉芳,你终于出来,禁足的滋味不好受吧,你都不知道,群英集没你,真是太静了,大一点的活动都搞不起,不是说禁足一个月吗,怎么现在才出来?” 崔玉芳有些恨恨地说:“崔绿姝的大父崔源回了博陵,知道前面的事后,大发雷霆,也不知对我耶娘人说了什么,让本小姐自己在绣楼里做女红,一直现在才让出来,都快憋死我了。” “那是,要是三房的崔御使护着她、宠着她,现在她还是一个小婢女呢。” “算了,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,我托你办的事,办得怎么样?” 林云萍马上说:“玉芳交待的事,能不上心吗,一直催着呢,现在完成了一半,放心,一定可以在九月十六前交给你,你来了也好,我带你到后院看看成品。”林云萍一边说,一边拉着崔云芳往后面走。 一刻钟后,林云萍指着后院一间库房,笑着对崔云芳心说:“云芳,你要的东西就在里面,看看吧。” 崔云芳有些期待地点点头,使了一个眼色,跟着来的春梅很快会意,轻轻把库记的门推开。 推开门,不由眼前一亮:二辆金属感很强的马车正在仓库内摆着,车架、车轮、车身全是由金属打造,一看就有一种很沉稳地感觉。 崔玉芳走过去,随手拿起一块角铁轻轻敲了一下车身,只听发出很沉闷的金属声。 林云萍有些得意地在一旁介绍:“云芳,按你所说的,有多重就造多重,全车由精铁打造,里面全是实铁,长一丈二,宽六尺,整车高五尺,光是这车都重达二千八百斤,嘿嘿,加上马匹和花搁木家具,一准能把那桥压垮。” 一台车光车身就二千八百斤,抛开要拉的东西不计,四辆车加起来重量就超过一万斤。 要是加上人、马匹和沉得吓人的花搁木家具,一准把那座破桥压垮。 崔玉芳面露喜色,高兴地说:“好,太好了,云萍,你真是我的好姐妹,对了,现在只有二辆,还有二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。” “没问题,前一段时间铁匠铺太忙,抽不出什么人手,现在好了,铁匠铺的事忙完后,可以抽调更多的人手,有了前面的经验,半个月来一定可以完成,只是...” “放心,这工钱绝不会少。” “我们都是好姐妹,工钱的事好说,玉芳,我想提醒一下,花搁木本来就沉,再加上这辆辆全是精铁打造的车,估计就是两匹马都拉不到,至少要四匹健马去拉一辆马车。”林云萍有些担心地说。 崔玉芳一脸轻松地说:“二匹马不行就四匹,四匹马不行就八匹,马多一点不也显得更重一些,不用拉多远,只要能压垮那座桥就行。” “别人说那座有多玄乎,我就觉得是吹的,到时这车肯定把它压垮。”林玉萍在一旁说道。 崔玉芳拍拍异常结实的铁车说:“就不信那个郑鹏能上天,估计他们也没多少把握,要不然也不会找中间人探我耶娘的口风,把打赌取消。” “你耶娘不会同意吧?”林云萍焦急地说。 “当然不会,要不然他们早就出面阻止这场打赌了,哼,三房老是想跟我们平房一较高低,平日眼里只有大房,没有我们平房,平房的长辈们早就想给他们一个教训,再说四车嫁妆,谁不心动?” 林云萍有些犹豫地说:“会不会是他们故意示弱?” “不会”崔玉芳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的微笑,压低声音说:“有人把树木推到洪水中撞击桥墩后,郑鹏把工地守得很紧,不轻易让人接近,不过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,我派人偷偷弄了一块水泥样品回来,是在工地上弄的水泥块,看似结实,实际上用锤子稍为用力一敲就碎,外强中干,不堪重用,哼,有了云萍替我打造的铁马车,那四车嫁妆就是九个手指捏田螺,十拿九稳。” 一想到可以随意挑四车财物,还是三房精心准备的财,崔玉芳眼里就闪过一丝贪婪的目光。 赢了,自己的嫁妆和体己钱肯定更多。 至于输,郑鹏没想过。 林云萍马上拉着崔玉芳的手说:“玉芳,你大发了,可不要忘了我哦。” “不能,放心,到时一定给你送上一份大大的厚礼。” “嘻嘻,多谢玉芳。” ..... 陵河边,兰朵追着郑鹏问道:“郑鹏,昨晚工地让人潜进来,破坏了一小截水泥路面,你为什么不去报案?” “这么小的事,报什么案,没必要。”郑鹏一脸轻松地说。 “可你不是说水泥要保密吗,本郡主看过了,来人也不是刻意破坏,现场少了一大块水泥,分明是让人挖走,你不怕别人学到你的水泥?” 郑鹏摆摆手说:“真有这么好偷师,那些工匠早就会了,哪里轮得到他。” 说到这里,郑鹏压低声音:“其实是本少爷故意让他偷的。” “故意让他偷,为什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