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攻打一座坚城时,聪明的将领会围三放一,免得激起敌军死气作殊死搏斗,最近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地在工地出没,作了一些调整,让他得到想要的东西,把他打发走,免得整天在这里晃悠,心烦。” 兰朵好奇地说:“想要的东西,郑鹏,你给他什么东西?” 二人边走边聊,此时来到连接大桥和官道新建的水泥路上,郑鹏用脚跺了跺路面:“就是这个,郡主你看,那个坑就是他们挖的。” “故意让他得逞?郑鹏,这里的水泥地有什么特别?” 郑鹏指着一旁的锄头说:“郡主,你可以试试看。” 兰朵有些疑惑地拿起锄头,先是轻轻敲一下路面,没什么异样,稍稍用力敲一下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下子在路面砸了一个坑。 怎么这样?兰朵记得水泥凝固后坚硬似铁,怎么变得像凝固的黄泥,拿一块放在手里,用力一握,顿时四下散开,再锄头连挖几下,都是一挖一个坑。 “郑鹏,这,到底怎么回事?”兰朵吃惊地说。 “简单”郑鹏笑容可掬地说:“沙子用粗一点,再把比例调一下,就能达到这种效果。” 兰朵翻了翻白眼,有些无语地说:“好端端的,这次想坑哪个?” “绿姝不是和她堂姐有个赌约吗,那位慷慨的堂姐好像还想加注,我就是配合一下,真不是我跟别人赌。” “有差别吗,最后那好处还不是拉到你家?” 郑鹏振振有词地说:“从上元节到现在,大半年过去,什么事都没作,都折腾在这里了,没点好处怎么行。” 那么多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,那个崔云芳图谋绿姝的嫁妆,还想砸郑鹏的迎亲仪式,郑鹏还真不跟她客气。 跟自己赌,就要她输得没脾气。 兰朵看着郑鹏,心里升起一个念头:这家伙就是一个惹事精,到哪都不能安宁,不过,最好不要跟他较劲。 时间一天天过,崔源为风光嫁女准备得如火如荼,郑鹏为大桥最后收尾工作忙得不可开交,不知不觉就到了九月初六。 九月十六是到崔府迎亲的好日子,而九月初六也是一个很值得铭记的日子:经过六个月的奋战,大桥终于正式完工,这是郑鹏建的第一座大桥,也是大唐的第一座水泥钢筋大桥。 几百人忙了半年才完,这还是人手充足、材料保证下,起早赶晚完成的,要是在后世,只要一支有规模的工程队,不用一个月能完成。 没办法,没有大型的工程机械,还要刨去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。 试行在大桥上,郑鹏长长地舒了一口头,把手搭在白麻石雕成的栏杆上,看着笔直平坦的桥面、精雕细琢的栏杆,每个栏杆上雕有神态相异的石狮子,最特别的是,桥的两侧设了人行道,人行道的旁边还建了花坛,上面种了很多花草。 看起来格外赏心悦目。 站在自己建造的大桥上,郑鹏内心有种骄傲的感觉。 凭着努力,这个世界因自己的存在又有了一点点不同。 李白左看看,右看看,脸色有点激动,好像一个孩子一样走来走去,显得很好奇。 半年前,李白跟着郑鹏来到这里,郑鹏指着这条宽二十多丈的河,说要在这里建军一座雄伟坚固的大桥时,在李白眼里这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,以为郑鹏是在吹牛,很快就会放弃,没想到,郑鹏还真的成功了。 此刻,李白化身一个好奇宝宝,不断抛出种种问题: “公子,路中心加了一条白线,这是什么意思?” “我们平日走路遵循左上右落,桥也是这样,画一条线把路分成两半,方便往来不堵。” “平整那天我看到,桥面明明要以做平整,为什么故意一些条纹,对了,人行道的条纹更多,这是某种图腾吗?” “什么图腾,你想得真多,那是防滑,免得下雨路滑,轻易摔倒。” “公子,这是桥还是花园,为什么造好好桥,还花那么多花思造坛栽花?” 郑鹏一脸认真的说:“这座桥不仅仅是送给博陵父老乡亲的礼物,还很有记念价值,我要让人们知道,桥的好处不仅仅方便通行,还可以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成为一个地区的标签,算了,解释这么多也没用,以后你就明白了。” 跟在郑鹏后面的黄三、郑福、老齐等人连连点头,觉得郑鹏想法新颖,还很有道理。 不知不觉在大桥上走了一个来回,郑鹏突然开口道:“黄三,崔管家。” “少爷” “公子”两人一边应一边走近,等候郑鹏吩咐。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:“大桥已建成,但是还不能投入使用,等本少爷接到新婚娘子后,通过这道桥后才能正式交付使用,你们两人派人守好这里,不让任何人通过,记住,是任何人,包括那些水泥路也不要让人用,明白吗?” 二人连连点头应允。 这桥是郑鹏为了迎娶绿姝特意修建,自然是等郑鹏一行先通过,这点是没有异议。 桥是郑鹏建的,地是崔源提供,这座桥说是私人财产也不为过,轮不到别人有意见。 黄三好奇地问道:“少爷,你要去回南桥驿了吗?” “没错,张舍人这位大媒人,昨天已抵达南桥驿,是时候跟他会合,商量一些细节方面的事,我一会就离开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 迎亲是一项很隆重的仪式,新郎需要成女方嫁女当日接上新娘,迎接回家,以示对女方看重,两家要是相隔不远还好说,元城距离博陵有八百多里,成亲当日从男家出发,肯定赶不到,只能有一方迁就。 女方迁就,提前在距离男方不远的地方找个临时往处,迎亲当日男方直接临时住处把人迎回去; 男方迁就,提前到距离女方不远的地方找个临时住处,迎亲当日男方到女方处把人迎回去。 哪方迁就上,两家人很快达成协议:郑鹏到距离博陵大约十里远的南桥驿等着吉日,在绿姝出阁之日再就着时辰出发。 元城郑氏和博陵崔氏,地位太悬殊,在迎娶上的问题上,就是最顽固、最注重体面的郑老爷子的态度很坚决,全力配合博陵崔氏,在他心里,只要把博陵崔氏的嫡系女娶回,这就最大胜利。 要是元城郑氏比博陵崔氏强势,形势就会反转。 可惜,这只能想想。 “放心吧,少爷,一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 崔二也拍着心口表态:“公子放心,老奴一定看好这里,保证不出任何差池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