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哎哟,那不是太原王氏的王存勇吗,他可是单人匹马全歼吐蕃斥候小队十二人,名扬边陲,号称王无敌,怎么一会就给郑将军那个待卫放倒了,昨晚王无敌不是把力气都留在青楼了吧?” “太可怜了,能举二百三十斤石锁的韩巨,一照面被两人绊倒在地,还没来得及回过神,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就晕倒了,一身力气都没用上,啧啧,那一记手刃太销魂了。” “这迎亲团哪来请来的,特别是冲在最前面那伙人,简直就是土匪啊,晕,连猴子偷桃这种损招都用上,太损了,这次中招的是清河崔氏的崔峰。” 从郑鹏说抢亲开始,众人的惊呼声就不绝于耳,就是张九龄有些动容地说:“简单的抢亲,也有这种默契和配合,这就是三人成虎啊。” 李成义呵呵一笑:“从过军的人,总会有些不同,像飞鹏从军,不仅多了一份功勋,还多了一帮肝胆相照的兄弟。” 众人感概间,郭子仪等人一鼓作气冲到了绿姝所在的绣楼。 “守住,不能让他们轻易冲上绣楼。” “把大门栓紧,想抢走小姐,没那么容易。” 为了让婚礼更加热闹,崔源早就许诺,拖得越久,赏赐越多,为了得到郎君的赏赐,负责守护绣楼的护院、婢女们也拼了,紧关大门,任凭陆进等人怎么叫门,死活不肯开。 曹奉以人为盾,小跑过去,快到绣楼的门前一背身,整个人撞在那扇木门上,发出“澎”的一声巨响,整扇门都震了一下。 这边一退下,周权、陆进等人轮番肉弹冲击,准备强行把大门撞开。 “有点意思,这么凶的抢亲,有些日子没见过了。”崔羽笑呵呵地说。 抢亲闹得越凶,女方越高兴,因为这样越发显得女方的矜贵,以前那些博陵崔氏的女婿,忌惮博陵崔氏的名头,不敢放肆闹大,看起来热而不闹,像郑鹏抢人抢得这么凶的,这些年的确是少见了。 崔源嘴边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:“就是再野蛮,要想顺利上这绣楼,哼,难了,除非郑家那不成才的小子跟老夫服软。” 昨晚太让自己生气了,崔源可不会这么轻易让郑鹏如愿以偿。 陆进有些无奈地对郑鹏说:“老大,不成,那门加固过,兄弟们把腰都撞断了,还是撞不开,怎么办?” 兄弟们只是来帮忙,可真正主事的是郑鹏。 郑鹏也看出来了,绣楼的大门明显加牢里,不用说,肯定是崔源给自己上眼药,郑鹏刚才无意中看到这老小子由大堂跑到角楼里,这时肯定很得意地看着自己无能为力的样子。 这个老小子,耍起小心眼来,还真不分时间和场合。 三房的大管家就在一旁笑着看戏,要是没猜错,他是崔源派来,就等着自己服软去求他。 郑鹏真有点不爽了,瞄了一下绣楼,很平静地说:“门不行,不是还有窗吗,放胆去干,有事我顶着。” 陆进眼前一亮,有郑鹏这句话,这下不仅办法有了,胆也壮了。 “兄弟们,从窗户进去。” 迎亲团一下子有了新目标,吼声连天地进攻窗户。 门只有一个,窗户只有八扇,进攻点多了,窗户都是木制的,没经过加固,在争夺中,先是听到木折断的卡嚓声,然后就是一片小心地声音,在一声欢呼声中,只见陆进等人高举着一个有些破损的窗框,示威般高举着转了转,这才把它扔到一边。 为了抢亲,硬生生把窗户都拆了。 崔羽拍拍崔源的肩膀说:“走吧,准备回大堂受礼吧。” “不急”崔源一脸老定地说:“好戏在后头呢。” 郑鹏昨晚走了,崔源一气之下做了多重准备,今天说什么也不让郑鹏轻易得逞。 不服一个软就想把人带走,那是做梦。 果然,陆进等人一冲进绣楼,准备给郑鹏开路去接绿姝时,顿时呆了:绣楼里的楼梯没了,二楼那些护院、婢女一脸得意地冲着自己笑。 太损了,没有楼梯,这一丈多高,再有力冲不上去啊。 陆进一下子也郁闷:没见过这样防抢亲的,拆窗户陆进敢,可拆楼不敢,这里可是博陵崔氏。 “郭大哥,这下怎么整?”陆进有些无奈地说。 曹奉在旁边苦笑:“这绣楼有三层,就是上了二层,上面的楼梯很大可能也被撤了,眼看吉时就要到了,这女方打的什么主意。” 陆进小声说:“昨晚老大深夜被崔府的马车接走,估计有要事商量,很大可能还谈崩了,现在人家在给我们上眼药。” 郭子仪眼里闪过一丝坚毅的目光,开口说:“兄弟们,叠人墙。 众人一听,眼前一亮,一下子全涌了出去,郭子仪亲自指挥,就是元城来的那些壮力派上用场,身体健壮的在下面,叠罗汉一样叠上去,上百人很快把人梯搭到了三楼的窗户。 在郭子仪的指挥下,搭的时候,搭成一个楼梯的形状,在人梯的前面,两人一组,或蹲或站,四手相交,形成一个简易的人肉台阶,方便郑鹏去迎亲 搭好人梯后,郭子仪大声叫道:“恭请新郎倌迎接新娘子。” “恭请新郎倌迎接新娘子。”迎亲团的成员众声叫道。 郑鹏哪里还不会做,在众目睽睽一个小跑,从迎亲队的手上、肩上一路踏上去,片刻就到了第三层绣楼的窗户前。 窗门紧闭,郑鹏在窗门前轻轻敲了三下:“绿姝,我来了。” 话音刚落,窗门一下子打开,一个的梨花带雨、盛妆打扮的绝色美女出现郑鹏面前。 不是绿姝是谁。 几年不见,绿姝长高了一大截,气质变得更加高雅,面容更加精致、身材更加高挑,已经从一个小美婢蜕变成一个漂亮沉稳的大家闺秀。 变是模样与气质,不变的,是眼眸的那一抹真诚和思念。 “...少爷。”绿姝小声地说。 虽说用话筒传音聊过很多次,但看到真人,绿姝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。 没见面时有很多话要说,可真见了面,一时不知说些什么。 郑鹏微微一笑:“这个时候,还叫少爷?现在应该叫什么?” “夫君。”绿姝俏脸一红,不过还是一脸欢喜地叫起来。 听到这声呼唤,郑鹏心中一震,叫了一声让让,然后从窗户一跨而入,绿姝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郑鹏一把抱起,然后兴奋在窗前转圈。 把新娘子抱在怀里,这是抢亲成功的象征,顿时间,绣楼四周响起潮水般的欢呼声。 这次抢亲够激烈,连窗户都拆掉,为了抱得新娘子归,还玩起了叠人墙。 “这些人,不仅有勇,还有谋,不错,不错。”姚崇笑呵呵地说。 李成义饶有兴趣地说:“也不知崔御史肯不肯松口,要不然就是上楼容易下楼难。” “那是”张九龄在一旁接过话题:“郑鹏是新娘倌,曾经当过那群军士的上司,是一个有爵位的将军,他踩那些军士的肩膀,没人会介意,可崔小姐中是一个女流之辈,她要是踩了那些男子的肩膀,怕是不妥。” 古代有很多不成文的矩规,例如早上和过节不跟别人追讨钱财、女的早上不洗脸嫁不出、男穿女鞋抓不到鱼,女的踩了哪个男的,那个男的以后就没出息等。 就是崔家小姐也不能踩。 角楼内,崔羽扭头对崔源说:“怎么样,三弟,服了吧,是不是让人把梯子给装上。” 知道崔源为了阻止抢亲,连绣楼的楼梯也拆了,崔羽内心有些无语。 这么优秀、前程似锦的孙女婿哪里找,特别是郑鹏损耗超过半年时间,不知花了多少人力财力,为博陵建了一座大桥,就是这样,自己这个堂弟好像还不满意,一直跟着孙女婿互掐。 活了这么久还没看透,跟一个孙辈的少年较怎么劲? 崔源呵呵一笑:“这次抢亲就是考验他,看他怎么应付,大哥,先别急,看看再说。” 要想顺顺当当抢到亲,不服一句软,崔源还真不甘心。 “什么,三弟,你要把人墙撒了?”郭子仪吃惊地说。 郑鹏信心十足地说:“撒了,我有办法下去。” 不能让女人随便踏男子的肩膀,这种乙忌讳郑鹏也是清楚的,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,总不能光顾自己高兴让一众兄弟难受吧? 再说新娘装下面穿的是裙,要是哪个不长心的家伙一抬头,岂不是让绿姝走光? 郑鹏可不舍得绿姝走光,让别人用眼睛占了便宜。 “姑爷,要不,你向郎君服个软吧,总不能抱着小姐跳下去吧?”红雀在一旁劝道。 作为崔源的心腹,红雀太清楚崔源想要什么。 可以说,从贵乡开始的,两人就一直斗个不停,崔源一直想郑鹏屈服,而郑鹏却偏不让他如愿。 郑鹏哈哈一笑:“求人不如求已,放心,就是不用楼梯,我有法子让姝儿安全下绣楼,还让她风风光光地下绣楼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