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得知整座大桥的长度、宽度和跨度都碾压永济桥,李成义有些吃惊地说:“上元节时,飞腾还在长安,这座大桥什么时候开始建的?” “回王爷的话,是三月上旬。”崔源有些骄傲地说。 “什么?”李成义惊讶地说:“半年就完成了?” 永济桥从选址到建成,据说用了三年多时间,这座桥无论是高度、跨度还是建造的难度,都比永济桥大,可建造的时间仅用了五分之一,太吃惊了。 要知道,当年李春建造永济桥时,那是集中了全国最顶尖的工匠,这是郑鹏没法比的。 “王爷,其实五个月已完成,只是飞腾把时间放在栽花种草上。”崔源语出惊人地说。 李成义高兴地说:“好,非常好,有了新式物料和建桥技术,这是大唐之幸,也是万民之福,本王一一定向陛下禀报,让陛下重重有赏。” “谢王爷。”崔源眼里有些调侃的神色,不过还是一脸恭敬地说。 早在一年前皇上就知道,并一直暗中观察,现在才去禀报,这饭已经冷得不能再冷,还炒? 当然,这事不能揭穿,不然李成义很尴尬。 “这桥命名了吗?”李成义突然饶有兴趣地说。 崔源心里一凛,马上说道:“飞腾建桥时已取了名字,已刻碑留念,要是王爷不嫌弃,不如一起给大桥揭幕吧。” 不用说,听到这座桥那么有意义,李成义有想给它命名的想法,崔源可不愿这个荣誉落在别人身上。 幸好郑鹏提前想好了名字。 要是李隆基在这里,崔源并不介意把起好的石碑推翻,让皇帝重新命名,可李成义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王爷,没必要太迁就他。 李成义的神色有些遗憾,不过还是欣然点头道:“崔御史诚意拳拳,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 崔源马上说:“王爷,请。” 在众目睽睽下,两人一起来到桥头的石碑前,崔源笑着说:“王爷,说几句?” “不了,不了”李成义摆摆手说:“今天是你们博陵崔氏的大喜日子,本王能为天下第一桥揭幕也算沾了光,这话还是由崔御史说吧。” 崔源看到李成义真不愿说,想了想,从一旁把博陵崔氏的大当家拉出来:“大哥,这么高兴的日子,你来说几句。” 说话无非是赞为博陵崔氏作了贡献的郑鹏,要是崔源说,有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,换一个人效果好很多。 崔羽推辞了二次都推不了,只好扬扬手,示意众人静下后,这才大声地说:“诸位,这座桥是我们博陵女婿郑鹏,为方便博陵父老乡亲,自行出资所建,此桥长二十五丈,高三丈余,无论是长度、高度、单拱的最大跨度还有建桥难度,都超过天下第一桥永济桥,除了技术方面的原因,郑鹏还有很心地把桥分为马行道和人行道,装栏杆,饰花草,让博陵一桥变为博陵一景。” 说到这里,崔羽有些激动地说:“可以说,此桥才是天下第一桥。” 话音一落,现场掌声雷动,围观的人、特别博陵的父老乡亲,一个个兴奋地欢呼着、拍着手掌。 家乡有一座天下第一桥,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。 等掌声过后,崔羽继续大声说:“都说女婿是半个子,老夫在这里说一句,以后郑鹏就是博陵崔氏三房的女婿,也是整个博陵崔氏的女婿。” 话音一落,欢呼声雷动,就是崔源也露出满意的神色。 博陵崔氏的大当家发话,以后整个博陵崔氏都是郑鹏的靠山,这可是极大的殊荣。 只有郑鹏有些不满地嘀咕着:其它几房也不见都嫁个美女过来,说得好听,实则是雷声大雨点小。 看到天气不早,张九龄在一旁大声说:“吉时已到,请王爷和崔御史为大桥揭幕。” 在一片掌声中,李成义和崔源各拉一头,把石碑上蒙着的红布扯下来,很快,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出现在众人面前:迎姝桥。 围观的群众一下子沸腾起来,不少人对着郑鹏指指点点。 这个郑将军,太直白了,在长安写了一首《赠薰儿姑娘》的诗,到了博陵又作一首《鹊桥仙之赠绿姝》,就是造个桥也要起一个《迎姝桥》,不仅有才,还粗暴地向喜欢的人示爱。 最让人无言的是,他每次示爱,都弄得天下皆知。 有才,任性,高调。 人群中女着男装的崔玉芳啐了一口,又是妒忌又是不满地说:“什么东西,有一点好事生怕天下人不知一样,臭不要脸。” 花车中的绿姝听到婢女的禀报后,俏脸多了一片红晕,有些娇嗔地说:“少爷真是的,让人家多难为情。” 话里有些怪嗔的语气,可内心都甜得快要醉了。 坐在一旁的红雀有些无言:这个郑鹏,哄女子真有一手,自家小姐都让他迷得不知西东了,不过,他这招还真让人难以招架,换作自己也招架不住...... 很多人觉得郑鹏起名字有些随意,有种变着花样调情的感觉,一旁的姚崇突然大声说:“好,这桥的名字起得好。” 要是别人,会以为他是有心拍马屁,不过说话的是姚崇,高力士一脸好奇地问道:“姚开府,这好在哪里,还请不吝指教。” 两大人物都开口,现场顿时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看着姚崇,想听听他有什么见解。 姚崇是前任宰相,不仅地位尊崇,本身也是一个公认的才子。 干咳了二声,姚崇这才摇头晃脑地说:“《诗·邶风·静女》写道[静女其姝],这姝字有美好的意思,郑将军把这桥命为迎姝桥,除了向天下宣告他迎娶娇妻崔绿姝的喜讯,也有祝愿博陵父老乡亲迎接美好生活的意愿,可谓一箭双雕。” 高力士反应最快,闻言马上抚掌说道:“好,郑将军不仅命名得好,姚开府学富五车,也好。” 崔羽也赞道:“老夫还以为飞腾对姝儿一往深情,没料想还有这么一层含义,哈哈哈,好,都好。” 众人也纷纷鼓掌喝采起来,就是郑鹏也不得不跟着拍掌。 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,郑鹏也暗暗佩服:说真的,自己就是想向绿姝表表心情,成为一段佳话,让后人一踏上这座桥,就想起自己跟绿姝,没想到给过姚崇这么一说,突然变得高大上起来。 有这份学识和反应,难怪姚崇在官场上几经起落屹立不倒,就是退下来还能得到皇帝的信任。 高力士笑着对郑鹏说:“郑将军,姚开府说中了吗?” 郑鹏忙向姚崇行了一礼:“姚老学富五车,我的一点点小心思在姚老面前无所遁形,佩服。” 这一声佩服倒是出自内心,姚崇这么一说,间接拉高了自己的声望。 姚崇呵呵一笑,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地神色,很快摆摆手说:“过誉了,只是凑巧想起,岁月不饶人,比不上你们这些少年郎了。” 众人也跟着陪笑起来。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问道:“郑将军,你这桥用的是新物料,我们闻所未闻,敢问一声,这桥牢固吗,要是倒塌了怎么办?” 这话一出,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,几个博陵崔氏的核心人员顿时脸色难看起来。 崔伟一边张望一边大声吼道:“谁,刚才是谁在乱嚼舌头?” 说话不分场合,刚刚说这是天下第一桥,是郑鹏给博陵父老乡亲的礼物,也是他跟绿姝两情相悦的见证,传出去必成一段佳话,在这么好的日子里,有人张口就问“倒塌”的问题,不是诅咒也大煞风景。 崔伟跟崔源关系很好,把绿姝也视作自己的亲孙女,闻言当场暴怒起来。 要是让他找到哪个乱嚼舌头,少不得要抽他两记耳光。 不仅崔伟发飚,人群里也纷纷指责起来: “谁说的?大好日子说这话,得掌嘴。” “就是,说话不经脑子吗?” “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讲,真是太煞风景。” “郑将军多好的人啊,自己出钱出力为博陵建桥,还有人说这种话,是人吗?” “郑将军是我们博陵的女婿,哪个说他坏话就是跟我们博陵的老老少少过不去。” 人们一边为郑鹏抱不平,一边想找滋事者,可是找来找去,就是找不到刚才说话的人。 这时崔源站出来,大声地说:“诸位静一静,静一静。” 等到现场静下来后,崔源大声说:“刚才那位说话不好听,但并没有过错,他的担心很有道理,新的物料,新的建桥手法,没人知道最后效果会怎么样,不过,请诸位放心。” 说到这里,崔源把声音提高八度:“一会让接亲的队伍先过,队伍那么多人,那么多车嫁妆,算是对迎姝桥的一个考验,除此之外,我们博陵崔氏还会用最重的马车拉最重的东西,给大桥来一个终极测试,确认安全了,再让博陵的父老乡亲过桥。” 顿了一下,崔源继续说:“万一这桥没通过考验,某,崔源在这里保证,无论花多大的人力物力,一定给博陵的父老乡亲建一座又大又坚固的大桥。” 崔源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、热血沸腾,在场的人忍不住给他大声喝采起来。 郭子仪轻轻碰了一下郑鹏,小声地说:“三弟,你这个便宜大父,为了你,还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