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郑鹏吃惊地说:“二万贯?小白,你借我?” “没错,手上正好有笔钱,原来是想用这笔钱在长安活动一下,找个靠山什么的,遇上东家,就省下了,一直存在柜坊里没动,东家要用,正好用得上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能解东家一时之困,也算是报答东家的知遇之恩。” 李白学成后到处游历,四处结交达官贵人,钱财花了不少,可人帮得上忙的却没几个,在长安不是被骗就是吃闭门羹,误打误撞跟了郑鹏,以前那些高不可攀的贵人,一下子都能说上话,这是李白做梦也想不到的。 早就想替郑鹏办点事,正好派上用场。 以郑鹏的家底还有赚钱能力,李白不怕这钱收不回。 就是郑鹏不还这钱,李白也不在乎,反正就是收不回也有赚。 “太好了,解了燃眉之急,小白,谢谢你。” 厉害啊,一个小幕僚,竟然是一个隐形土豪,史书说李白家里藏有几代都花不完的巨金,郑鹏现在信了。 “嘿嘿,东家,要是有机会,在皇上给太白美言几句,那才是感激不尽。”李白趁机说道。 “这个肯定,都说学晓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,不过现在推荐,小白没有功名,也缺乏名气,就是举荐也谋不到好的位置,所以你先沉住气,多给点耐性,要卖也得卖个好价钱是不是?” “是是是”李白像小鸡一样连连点头:“东家说得太对,太白听东家的。” 李白答应借二万贯,郑鹏长长松一口气,欠别人的物料钱、郑锦伦的工钱和过年的开销有了,至于装饰的钱,到时从三宝号挪用一点,再想办法再筹一点,分批来,就能把这关挺过去。 一行人回宣阳坊租住的地方,赫然发现门口站着几个御前待卫。 “东家,看来又有大人物来了。”李白一看到御前待卫,两眼发亮,就像看到美女一样。 这时崔二从大门走出,看到郑鹏楞了一下,很快跑过来,笑逐颜开地说:“姑爷回来了,快快进屋,高公公来了,老奴正想派人去找姑爷呢,可是巧了。” 郑鹏往里面望了望,开口问道:“是姝儿她们回来了吗?” 在郑鹏眼中,高力士可没绿姝他们重要。 “回姑爷的话,郎君疼惜小姐,一定要小姐多住些日子,林姑娘她们明晚再回,是小姐怕姑爷没人使唤起,特地派老奴前来听姑爷吩咐。” 郑福留在老家打点那点物业,黄三作为棋子派了出去,身边只有阿军,可阿军只负责护卫,平日惜字如金,话也不多说一句,郑鹏身边也没一个使得顺手的人,都快把小白当成下人使唤了。 绿姝使崔二回来,还真是帮了一个大忙。 别的不说,过年要准备的东西、各种礼尚往来,郑鹏还真不会弄这些。 郑鹏点点头说:“也好,现在身边正缺人,崔管家来帮忙,最好不过。” “姑爷,小姐让老奴带回三万贯钱,供少爷以备不时之需。”崔二压低声音说。 “不用,现在手头是有点紧,不过刚才解决了,崔管家,姝儿的钱,没我的同意,不能准动擅动一分一文,明白吗?”郑鹏一脸正色地说。 “明白。”崔二恭恭敬敬地说。 郑鹏一边往里面走,一边问道:“高公公来干什么?” “高公公是带着二个老头来的,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酒味,老奴也猜不透他的来意,不过姑爷放心,高公公的心情不错,脸上一直有笑容。”崔二简明扼要地。 观察得挺细致,不愧博陵崔氏培养出来的管家。 郑鹏心中一喜,高兴地说:“正好,我也想高公聊一下。” 不用说,高力士是给自己送酿酒的人才来了。 回到大厅,只见高力士一个人悠闲自在地品着小酒,郑鹏笑着说:“难怪一大早左眼皮子不停地跳,就知有好事,现在看到高公公,就知这好事跑不了。” “嘿嘿,郑鹏,就你嘴甜。”高力士笑容可掬地说。 郑鹏打个哈哈,然后说道:“转眼又一年了,早就想找公公一起喝一杯,也不知公公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有空,真是巧了,今天一定要跟公公好好喝几盅,来个一醉方休。” “免了,饶了咱家吧”高力士苦笑地说:“快过年了,宫中的事多如山,咱家就是少看一阵也不行,这次出来,就是给你送人的。” 说到这里,高力士拍拍手说:“把人带上来。” 一声令下,很快有人带着两个年过半百、头发花白的老头进来。 高力士指着一个身形有点胖的老头说:“陈良,擅长配料,站在陈良旁边的叫鲁平,擅长发酵,这两个人都在宫中酿酒超过三十年,手脚不够利索,干活也慢,就把这二人扔给你了。” “见过郎君。”陈良和鲁平人是老了点,但很识趣,一起给郑鹏行礼。 郑鹏点点头,让这二人先站起来,再让崔二把这二人领出去。 等人出去了,郑鹏对高力士拱拱手说:“公公仗义,这次有劳公公了。” 高力士倒也不贪功,摇摇手说:“是你那活干得漂亮,陛下高兴,就是没咱家说话,这事也大半能成,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。” 郑鹏压低声音说:“公公,那个陈良和鲁平,手艺怎么样?” “经验非常丰富,就是年纪上来,干不动,要不然也不会便宜你。” “那太好了,到我这里不用他们干活,要的就是他们经验。” 高力士点点头,突然开口问道:“对了,烧尾宴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 昨天才升官,官服和新的官印还没有了,这么急着要吃宴? “还在筹备中,只怕一时半刻不能完成。”郑鹏苦笑地说。 高力士摆摆手说:“咱家来,就是想告诉你,不用太急,陛下在上元节前都没空,要请陛下吃烧尾宴,把时间定在上完节以后。” “谢高公公提醒”郑鹏谢过后,小声地问道:“对了,公公,关于升官的事...” “嘿嘿嘿,怎么,升官了,是不是想急着去万骑营抖威风?” 郑鹏苦笑地说:“公公开玩笑了,万骑营里的,不是功臣之后就是功勋之弟,哪敢抖什么威风,听说里面军纪极严,有十七禁律五十四斩,官是封了,可什么时候走马上任陛下可是没说,就怕误了时辰小命不保。” “哟”高力士笑逐颜开地说:“怎么听着有怨气?陛下升你的官,感情还升错了?” “不敢,就是自己有些懒惰,就怕一不小心犯了军纪,到时就是想见高公公一眼也难。”郑鹏有些可怜巴巴地说。 十七禁律五十四斩,郑鹏看一次就心惊胆跳一次,真怕一不小心就栽在里面,高力士来了正好找他诉诉苦,希望他给想个办法。” 高力士有些惊讶地看着郑鹏,接着嘿嘿嘿地大声发笑起来。 郑鹏苦笑地说:“高公公,你就别笑了,我还真怕。” “不用怕”高力士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官服、官印还在制作中,现在快过年了,宫中乱七八糟的事一件接一件,依咱家看,这新官正式上任,估计要一月下旬。” “到时上任,咱家亲自送你进万骑营,一是带路,二是给你壮胆,想必多少也能得到几分薄面,至于那十七禁律五十四斩也不用怕,你是中郎将兼令押千骑使,还有爵位,在万骑营,营正以上的官员,处死要经得陛下御笔亲批方能执行,放心吧。” 原来是这样,这样的话,也不怕一言不同就套上一个罪名斩了,连冤都没处报。 “谢公公。” 高力士突然话音一转:“飞腾,讨要酿酒师,你准备干什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