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高力士拿了四成五,再给崔源一成五,这里一下子就没了六成,郑鹏还计划把郭子仪和张九龄都拉进来,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,满打满算,自己也剩不了多少。 崔源是世家的代表,高力士代表皇室,跟这两个人合作还能剩下四成,算不错了。 “飞腾,你要现钱还是要坊票,老夫一会差人送来。”谈妥了条件,崔源心满意足地说。 太监无儿无女,平日最喜欢黄白之物,能让高力士屁颠颠掏出二万贯的项目,肯定差不到哪里去,崔源为自己及时分得一杯羹表示满意。 郭府经营的卤内还有三宝号,赢利非常不错,也证明了郑鹏在经商方面的天赋,二万贯在普通人眼里是一笔巨款,可在崔源眼里,也就是一个小钱。 用一笔小钱投在一个希望上,划算。 “都可以,大父,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。” “说。” 郑鹏开口说道:“酿酒的事要保密,我这里人手不够,希望大父派点可靠的人帮忙。” “不用派了”崔源很干脆地说:“跟着姝儿陪嫁来的那些奴仆,都是老忠奴,忠心不二,直接跟姝儿要人就行。” 好的东西要保密,古人有“留一手”的习惯,不轻易向外人透露底牌,像药店配药,总会有一味重要的药由熟悉配方的人躲起来配,郑鹏和郭府合作做卤内时,也有二层保护措施,就是怕做卤肉的秘方外传。 以崔源的性格,肯定是想办法把秘方拿过来,不过这次牵涉到高力士,崔源也不想喧宾夺主,婉转拒绝。 “也好。”郑鹏闻言表示认可。 现在卤肉秘方都交给郭府打理,当年放在仲岛那批人,可以全部撤回或大半撤回,把他们安排蒸馏酒,这些人信得过,再从绿姝哪里调一批人守着外围,这样就不怕有人窥视了。 崔源来得快,走得也快,坐下后聊了几句话,拍拍屁股就离开。 “郑鹏,说说,本郡主的那份呢。”崔源刚走,兰朵马上走上来,径直开口道。 “哪份什么,礼物吗,郡主不要着急,还没过年了,到时肯定少不了你的那份。” 兰朵不客气地说:“别岔开话题,你跟高公公和崔御史合伙弄酒坊的事,本郡主刚才都听到了,这事我也有兴趣。” 郑鹏双手一摊:“郡主,你晚了,高公公和崔御史两个人拿走了大头,就是我也是拿个小头,再加入也没多大意思,再说做买卖,没人保证是赚的。” “不行”兰朵断然拒绝:“郑鹏,你说过以后做什么项目会带上本郡主的,堂堂大将军,不会言而无信,欺骗一个弱女子吧。” 说到这里,兰朵继续说道:“再说本郡主加入,并不是白占便宜,你想想三宝号,能远售西域,要是本郡主穿针引钱,有这么容易吗?” 的确,突骑施在西域的影响力太大,别看西域有些穷,可它是大唐向西贸易的一个重要的窗口,商业地位不小,现在成三宝号业务增长的一个爆点。 赚外人的钱比赚自己同胞的事,成就感大多了。 郑鹏无奈地说:“郡主要想多少份子?” “你们中原不是有句话叫韩信点兵、多多益善吗?给多少要多少。” “好说,高公公多要一成分子,付了二万贯,就接这个价格吧,不知郡主要多少份子?” 兰朵瞪大眼睛说:“什么,一成,二万贯?” “如假包换,当然,要是的嫌贵,可以选择不要。” “那本郡主要一成...不对,先要半成,行不行。”兰朵有些郁闷地说。 平日花钱大手大脚,身上剩下的钱不多,就是一万贯也要去凑。 可惜过年时把那群马贩子给得罪了,要不然筹钱也方便一点。 “可以。”郑鹏暗暗松一口气。 半成正好,要得多自己也舍不行。 “什么一成半成的,三弟,又在弄什么项目?”郭子仪笑逐颜开地走进来,饶有兴趣地问道。 郑鹏扭头一看是郭子仪,苦笑地说:“大哥就是厉害,一有好处总能及时出现。” “那是当然”郭子仪一脸得意地说:“作为一个优秀的军人,捕捉战机很重要,商场如战场,要是不及时出现,岂不是连汤都喝不上了,快说说,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 郑鹏只好简单把酒坊的事说了一遍,郭子仪倒也痛快,当场就表态原拿二万贯换一成份子。 新酒坊还没开工,份子就被瓜分完:高力士占四成五,崔源占一成五,兰朵占半成,郭子仪占一成,剩下的二成五全归郑鹏所有。 这二成五还是不能稳定,库罗从西域回来,郑鹏还得给他分一份。 二成五已经很低,再低郑鹏都没有什么动力了。 至于张九龄,由于高力士要得太多,这次就先不拉他合伙,晚点再拉他玩。 吃晚饭的时候,兰朵突然开口问道:“郑鹏,黄三去哪了,这些天老是觉得少了人,有些日子不见他了。” 兰朵一开口,郭子仪也点点头说:“没错,是有些日子不见这小子了。” “是啊”绿姝附和道:“黄三在的时候挺热闹,找他跑腿也方便,现在不见他,还真有点失落。” 有一个口甜舌滑、会揣摩人的心思、跑腿办事也利索的人,其实是一件不错的事,众人都习惯黄三的存在,兰朵一提,大伙都有点怀念他了。 郑鹏轻描淡写地说:“黄三?赶走了。” “赶走?郑鹏,这是为什么?”兰朵有些惊讶地说。 记得郑鹏挺看重黄三,不少事都交待黄三去做,而黄三也做得挺好,怎么说赶就赶呢? “手脚不干净。” 郑鹏一句话,众人顿时闭口不语。 一个好的下人,首先就要忠诚,要是手脚不干净,就是再能干也没用,说这话,应是在博陵建桥,黄三在采购上耍了小聪明被郑鹏发现,从而把他赶走。 至于是真赶走还是怎么处置,众人也懒得理会,对他们来说,黄三就是再识趣,也只是一个奴隶,这种奴隶多的是。 只有林薰儿有些奇怪地瞄了郑鹏一眼,不过她什么也没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