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郑鹏高兴地一拍手:“成了,这酒以后不怕没销路。” 作为一个穿越者,郑鹏深知广告的作用,很多地方往往因名人的一句话而受益无穷,明代旅行家、地理学家徐霞客曾两游黄山,在登临黄山时曾赞叹:“薄海内外之名山,无如徽之黄山。登黄山,天下无山,观止矣!”被后人引申为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,就这一句话,五岳和黄山已位于华夏名山之巅。 ***说过“不登长城非好汉”,于是,人们到首都旅游,长城成了旅游必去之地。 在贵乡郑鹏灵机一动,给卤肉作了有助学习进步的广告,现在还在受益中,昨晚喝的那些蒸馏酒,在官员和上层口口相传成“男人喝的酒”,相当于给它加上一个高大上的标签,到时生意想不火都难。 崔二急着说:“姑爷,这些以后再说,门口那些人怎么打发?” “告诉他们没有,让他去酒坊买去,对了,先派人去酒坊,告诉他们明天再开售,还有,记住贴告示,就说数量有限,明天每人限购二升。” “明白了,姑爷。” 崔二走后,郭子仪打着呵欠出来,边走边说:“三弟,行啊,一场烧尾宴,让你得到皇上的承诺,以后在军中算是有了一道护身符,还趁机把酒推广,这不,还没起床就有人排队送钱,对了,那酒叫什么名字,总不能叫烈酒吧。” 郑鹏有些郁闷地说:“本想叫皇上赐个名字,可他就是不赐,要不然名头更响。” “高公公已经给酒坊起名,再给酒起名字,也太麻烦他了,三弟,不如请崔御史给它起个名字?” “不用”郑鹏摆摆手说:“他的身份特殊,有些事能免则免,不就是一个酒名吗,我们自己想一个好了。” 就是现在,郑鹏对崔源还是无语,实在没什么好说的。 郭子仪想了想:“英雄酒?兄弟酒?” 郑鹏摇摇头说:“好像不太合适。” “东家,不如叫白酒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李白走了过来。 “小白,怎么,这白是不是取自你名字?”郭子仪宛尔道。 李白马上说:“郭公子误会了,这酒不是太白所创,就是沾上一个白字也于事无补,主要是大唐的酒很多,由于材料和酝酿的手法不同,状元红、竹叶青、黄酒、葡萄红等多种酒,唯独没有白色,白代表着纯净和美好,正好跟这种酒的气质相符合,当然,这只是一个建议。” 郭子仪刚想说些什么,郑鹏当机立断地说:“好听又易记,行,就白酒。” 本想叫蒸馏酒,可是怕有人从“蒸”上猜到酒的秘密,干脆就叫白酒。 “白酒不错”郭子仪笑呵呵地说:“什么酒名我可不管,不过酒我要带二坛走,答应过顶班的兄弟,给他们准备好酒好菜。” “大哥都发话了,肯定不是问题,就堆在库房,我马上叫人帮大哥取去。”郑鹏大方地说。 外人看起来精贵,对郑鹏来说,一坛酒的成本也就几十文,这样送礼,一点也不心痛。 ...... 阿贵是长安众多奴仆中的一员,主要是替自家郎君、夫人跑腿的角色,二月十二这天一大早阿贵就出门了。 昨天没买到酒喝,郎君心情不好,虽说没体罚阿贵,可阿贵还是很自责,酒坊的人说今天开售,阿贵起床后洗刷完,连早饭也没不吃,踏着鼓楼解夜禁的鼓声出门。 做下人要有机灵点才能讨得主人高兴,阿贵昨天买不到,主人很失望,他决定在主人醒来前买到,到时主人一起床就能品尝到长安讨论得最热烈的酒,肯定很高兴。 高兴了,赏赐肯定不会少。 阿贵急匆匆赶到酒坊,本以为赶得一个早时,没想到酒坊面前已经了一条三十多米长的队伍。 “喂,你干什么?”人群中有人看到阿贵,忍不住大声问道。 “想买酒,对了,兄台,在这里排这么长的队,是有善人布施吗?”阿贵老老实实地说。 长安权贵富豪云集,不少善男信女会在节日里布施,或是送衣或是送物,有的还送钱,阿贵一看到这么长的队伍,马上就动了心。 “布有什么特色?都排队等着买那种新酒,你也是来买酒的?” 阿贵老老实实地说:“昨天没买着,回去挨了训,今天早些来。” “那还楞着什么,快点排队吧,都是等着买酒,快排吧。” “要不,兄台,你帮买我十坛,一会我请你喝酒,请兄台一定要帮个小忙。”阿贵看看那条越来越的长队伍,灵机一动,讨好地说。 真要排,不知要排到什么时候呢。 “不是不肯帮”那人双手一摊:“刚才贴了告示,那种新酒就叫白酒,由于存货量不足,每人限购二升,别说十坛,就是让你一升都不行。” “限购?这是有钱往外推吗?是不是价钱问道,只要买到酒,价钱好说。”阿贵惊讶地说。 别人店铺是怕别人不上门,哪有人不想做买卖的,还限购呢,二升能干什么? “呵呵,人家就是不答应,刚才有人砸了一砸五十两重的金元宝想买酒,没想到连人带金元宝都扔了出去,店家可说了,要是不服可随时报官,不用说,人家的后台肯定很硬。” 阿贵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可看到后面的队伍越排越长,也顾不得再说什么,连忙跑去排队。 这种酒还没正式开售,就在长安大才子、郑鹏的烧尾宴出现,不用说,明眼人都看得出酒坊和郑鹏的关系不浅,阿贵的主人只是一个五品长史,就是搬出名头也没用,还不如乖乖地排队。 巳时才开售,可还没到辰时就大排长龙,由于每人限购二升,一些豪门大户为了多买一些,把家中的健仆、奴婢都派来排队,以至队伍从崇化坊一直廷伸到西市,由于人太多,现场有上百名武候维持秩序。 长长的队伍,简直就是最好的广告效应,人们纷纷打听发生什么事,得知出售连皇上、朝中重臣都赞不绝口的烈酒,不少人纷纷加入一眼看不尽头的队伍,还有很多人小声议论: “什么事,这么多人,有善人派钱?不会吧,好像钱将军府上的管家也在排。” “这不是善人派钱,是名仕酒坊正式售卖新酒,对了,叫白酒,都等着买回尝尝呢。” “白酒?没听过说啊,是什么酒来的?” “那是酒坊给酒起的名字,据说是根据那酒的特点起的,别的酒不是多杂质就是五颜六色,可这新出的白酒,据说和泉水一样清澈,酒劲还大,还说是男人就该喝白酒。” “对对对,烧尾宴上倒了那么多大臣、将军,就是白酒的功劳,很多人都喝到吐,还一个劲说好。” “是吗?某也排队,买回去尝尝滋味。” 一夜时间,白酒从无到有,成为长安的名酒,还是限量销售,仅仅半天的时候就售卖一空,还有很多人请求预留和合作等等。 郑鹏都开始考虑扩大规模、增派人手了。 长安城内热闹非凡、歌舞升平,而在荒凉、孤寂西域,有一队人正押着由上百辆马车组成的车队,默默地向着于阗镇的方向进发。 领队的人,正是一脸疲惫的崔希逸。 崔希逸现在的身份一名营正,能让崔希逸亲自护送的,就是兵部派人送来一种名为水泥的战略物资,事关重大,又要暗中进行,经过讨论后选中崔希逸负责。 现在这种名为“水泥”的物资,是兵部眼中的秘密武器。 刚进于阗镇的势力范围,哨兵就上前大声禀报崔希逸:于阗镇的守军就在前面迎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