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刘礼杰郁闷得快要吐血了。 看到新官上任,多少会诉一下苦,万骑除了精心挑选出来的士兵,还有不少忠良之后和名门大族的子弟,管理方面有些困难,训练的时候也要注意他们的情绪,算是给郑鹏打个预防针,先诉诉苦,就是工作有什么问题也不要太过苛刻。 诉苦没问题,郑鹏理不理解也好说,问题是郑鹏当众把这件事揭穿,一下子把影射的那拨人拉到了刘礼杰的对立面。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给刘礼杰拉仇恨,变相把刘礼杰给卖了,可刘礼杰偏偏不能反驳。 前面故意把事情搞大,把构军和乱军的大罪都套上,就是等郑鹏立威时再为将士出头,获得将士的好感,没想到郑鹏很不配合地把“好事”变成坏事,为了弥补,挺身而出揽责,却又被郑鹏点出背后说将士们的坏话,给人一种媚上欺下、二面三刀的不良印象。 简直就是越描越黑、人设崩塌。 一瞬间,刘礼杰感到背后多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,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。 不用说,招人恨了。 刘礼杰都憋闷得想哭,可又不好出言反驳,闻言强颜欢笑地说:“将军宽宏大量,属下佩服。” 发觉斗嘴耍心眼,自己远远不是郑鹏的对手,刘礼杰很明智地选择休战。 郑鹏看看时间,现在已是烈阳当空,开口说道:“集合。” 刘礼杰不敢怠慢,连忙把所有将士集合。 看看下面人的将士,郑鹏大声说:“是时候吃午饭了,测试怎么样,想必将士们心中有数,本将就不再多作评价,半个时辰用餐和休息,下午继续训练,既然是第一次见面,本将也不能太吝啬,下午好好训练,今晚每桌加二个肉菜,每人半斤白酒,见者有份,永不落空。” 晚上还加酒肉? 将士们有些愕然,训练这么差,本以为要受罚,没想到郑鹏只是略惩小戒,还只罚一小部分人,晚上加菜加酒,还是市面上最紧销的白酒,不少人当场就欢呼起来。 差距啊,看看刘礼杰都干了些什么。 等众人欢呼得差不多,郑鹏对刘礼杰说:“刘百骑,这里就交给你,本将得换一身衣裳,一会到我哪里小酌二杯。” “遵命。” 郑鹏走后,刘礼杰在一众复杂的目光中走上比武台,看着郑鹏未走远的身影,咬了咬牙,开口道:“达标的兄弟先去用餐,不达标的集中一下。” 这个姓郑的真是狡猾,红脸他全唱了,得罪人的黑脸让自己扮,临走时交给自己,就是让自己惩罚那些人,一百多人不达标,只罚三十人,也就是说无论自己怎么挑,都会得罪人,分明是挑拨自己跟将士们的关系。 偏偏自己还不能违命。 达标的人高高兴兴去吃饭,剩下不达标的人垂头丧气地站在哪里,等着刘礼杰挑人受罚,让刘礼杰为难的是,其中大部分都是养尊处优的勋贵子弟,而那些人一直用不友善的目光盯着自己。 刘礼杰为选哪个犯难时,郑鹏突然问跟在后面阿军:“阿军,你觉是我表现怎么样?” “完美”阿军开口道:“立威、施恩,还成功打压了潜在的对手。” 顿了很一下,阿军继续说:“从刘礼杰的言行举止,看得出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在测试时多次出招,好在少爷每次都巧妙拆解,没让他得逞,不过刘礼杰是营中老人,有威信,经营也很久,这次对他有影响,可暂时左右不了大局,估计他还会继续出招。” “就怕他不出招”郑鹏打了一个呵欠:“要不,在这里多无聊啊。” 郑鹏到右万骑猛虎千骑营的第一天,就在跟将士举杯推盏中结束,半斤白酒的不多,可当晚硬是喝倒也一大片人,由于喝多了,郑鹏也不回家,派人回去报信后,当晚就在营中休息。 第二天一早,郑鹏破天荒没睡懒觉,一早就察看部下晨练,开始为融入这个集体努力。 本以为刘礼杰会继续挑战自己的权威,没想到一连几天,一点事也没有,相反,刘礼杰好像屈服了,对郑鹏恭敬有加,还主动帮助郑鹏融入千骑营,事情向好的方面发展。 ...... 御书房内,李隆基突然开口问道:“力士,郑鹏到千骑营几天了?” “大家,快一旬了。” “哦,怎么样,能降得住吗?没缺勤吧?”李隆基饶有兴趣地问道。 高力士点点头说:“目前看来挺好的,没有出现缺勤的情况,在千骑营恩威并施,看来掌管一个千骑营对他来说,没有问题。” “恩威并施?” 高力士忙把郑鹏第一天以身作则站军姿测试、给部下加酒菜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,然后总结道:“北门四军的各种制度已经很稳定,各部的职责也分得很细,郑鹏虽说第一次掌管千骑营,只要他不弄出什么乱子,相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 李隆基点点头,敲着御案说:“贾林有什么看法?” “贾将军好像猜到大家的用意,对猛虎千骑营睁一眼闭一眼,不过他在猛虎千骑营管辖的范围加强了防备。” 说完后,高力士偷偷瞄了李隆基一眼,然后小心翼翼地说:“以郑鹏的才智,会明白大家的用心良苦,老奴有句话,不知该不该说。” “这里没有外人,力士有事只管直言。” “太子与庆王之争,把很多重臣都卷入其中,就怕会引起朝野动荡,要是大家能发话,这事就.....”高力士试探着说。 古人讲求长幼有序,本应立长子李琮为太子,只是李琮个性软弱,年轻打猎又还在脸上留了伤,这对以貌取人的古代来说,简直就是灾难,而李瑛的生母赵丽妃深得帝宠,被李隆基立为太子。 太子就是储君,按照正常剧本,李瑛会等李隆基退位后,登上皇帝的宝座,成为大唐新一任的君王,然而,李隆基正处在年富力强的年龄,随着武惠妃的受宠,赵丽妃越发受到冷落,武惠妃虽说接连夭折二个儿子,可她却不遗余力地打击太子李瑛,还把夭折儿子的事往赵丽妃身上推。 武惠妃明白,只要打倒太子李瑛,自己的孩子才有机会,现在深获帝宠,再怀一个又有何难? 青春易老,赵丽妃年轻时倾城倾国,是人间绝色,可惜岁月不饶人,容颜易老,很快被年轻貌美的武惠妃取代,武惠妃深受帝宠,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大唐下一任的君王。 先扳倒再说。 最重要的是,赵丽妃太容易攻击了,原因很简单,进宫前赵丽妃不过是潞州的一名倡伎,出身极为卑微,没有外戚相助,以张说为代表的传统势力,一直希望李隆基能改立李琮为太子,回归正统,姚崇属于改革派,在任时得到赵丽妃不少恩惠,投桃报李,一直支持李瑛。 李瑛的外戚靠不上,只要顺利登位,姚崇获得巨大的回报。 大唐上层看似平静,实则风起云涌,为了防止郑鹏卷入是非,李隆基在崔源献上水泥后,顺水推舟把郑鹏扔到羽林军保护起来。 这样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郑鹏娶了崔绿姝,也就成了崔源的孙女婿,要是哪方争取到郑鹏的支持,相当于得到大唐最神秘组织不良人的支持,要知不良人是李隆基压箱底牌,自然不希望它发生任何变故。 听到高力士的话,李隆基淡然一笑:“要想刀锋利,少不了刀石磨砺;一将功成,需要千万的枯骨;太平盛世,筑于累累白骨之上,就让他们厉练一下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 由于父亲的软弱,李隆基坐上皇位可以说一波三折,因为父亲缺乏斗争经验,前面一直对他隐瞒,直到发动唐隆政变成功后,才告诉他,为了下一代变得精明、能干,李隆基并不排斥让后一代在斗争中成长。 当然,这一切要在自己的掌控当中。 “老奴明白。”高力士恭恭敬敬地说。 话音刚落,门外传来小太监的声音:“皇上,兵部尚书李暠门外求见。” 高力士在一旁说:“大家,李暠求见,肯定是有关西域战事。” 前段时间收到吐蕃的奏折,知情人都知道西域有变,现在兵部尚书这么急赶来,十有八九是有关西域的事。 其实李隆基早已收到不良人有关狼牙堡的战报。 不良尉崔希逸还亲自指挥了战斗。 “传!”李隆基开口道。 很快,李暠急急忙忙走进来,行完礼后,焦急地说:“皇上,于阗镇前沿狼牙堡受到不明敌人袭击,对方竟出动十二架轻型投石机,幸好狼牙堡刚用水泥翻新,坚固异常,没有让敌人得逞,此事不容小视。” 李隆基和高力士对视一眼:果然是说这件事。 “李爱卿,快将此事细细道来。”李隆基开口道。 虽说不良尉崔希逸在密报中有详细的过程,可李隆基要在臣子面前保留底牌,也不能挫伤李暠的积极性。 李暠不敢怠慢,一边把于阗镇镇守使唐宽发回的战报奉上,一边讲述事情的始末,完了开口道:“皇上,没有贼人会傻到攻击哨所,更不会拥有那么多攻城器械,这伙贼人,十有八九是吐蕃贼子假扮,此事不能不防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