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李千骑使,早啊。”营房后面的小树林内,正在练拳的郑鹏看到李显城,主动开口打招呼。 “日上三竿,不早了,郑千骑使倒时好雅兴,到这里练武。” 郑鹏收起拳,耸耸肩说:“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,跟李千骑使没得比,只能勤能补拙了。” 李显城是羽林军公认的第一勇士,武艺很高,郭子仪和阿军都很想找他切磋,一较高低,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。 堂堂羽林军的千骑使,又是皇亲国戚,不会谁想挑战就挑战。 李显城打量了一下郑鹏,饶有兴趣地说:“要不,切磋一下?” 什么勤能补拙,李显城听到郑鹏说“勤”字都有些想笑,经过跟郑鹏的相处,知道郑鹏不仅没有“上进心”,做人还奇懒,能躺就不站,日上三竿才来练拳并不是他好学,大多是怕死。 攻打连城一役,郑鹏出了一个奇谋,攻大唐以最小代价拿下连城,抢了头功,但在敌人突围时受伤,估计有了阴影,于是有“临阵磨枪”这一出。 可惜啊,在攻陷连城后才受伤,以致没有跟随大队攻入大食,要知大食远比西域诸国富饶,当时攻入大食的将士,哪个不是名利双收,升官又发财,只有郑鹏错过机会。 据说受伤不重,要是郑鹏硬挺一下的话,估计爵位起码是子爵。 “行啊,我们比作诗还是文章?”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,很快都笑了起来。 李显城收起笑容,一脸认真地说:“那边回话了,抓到的那名舌头死了,什么都没问出来,让我们暂时不要抱太大期待,他们说会想办法找情报,还说有些眉目,晚点会给我们一个惊喜。” “还说术业有专攻,怎么把人开死的?”郑鹏抱怨道。 一直等崔希逸的好消息,没想到等来这个消息。 还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呢。 “不意外”李显城语出惊人地说:“羽林军的俘虏被带走,知道某为什么不坚决阻止吗,简单,当时就从那名舌头的眼里看到了死意,一个人决意寻死,谁也没办法。” 郑鹏郁闷地说:“这次没问出有用的东西,敌人有了防备,想再抓到舌头,难了。” “慢慢来吧,不过,郑千骑使想赶回去参加新宅子进宅,怕是难了。” “被你拖下水后,早就断了念想。” 李显城看着郑鹏,并没接他的茬,沉默一下,突然问道:“敌人虽说一时没有消息,我们的赌约还在继续,郑鹏,你准备怎么办?” 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吧。”郑鹏不紧不慢地说。 “好!”李显城毫不犹豫地说。 李显城走后,郑鹏又练了一会拳,也回到营房用迟来的早饭。 早饭刚吃了一半,郭子仪风风火火地冲进来,一脸焦急地说:“三弟,我有事要跟你商量。” “什么事?大哥,咦,你的眼睛怎么啦,没事吧?”郑鹏放下筷子,吃惊地说。 郭子仪的眼睛,又红又肿,满是血丝,看起来有点吓人。 “没事,是烟火薰的”郭子仪一边说,一边打开手里的地图,开门见山地说:“三弟,我把近一年流匪活动的轨迹、作案的地点都标出来,发现一件可怕的事。” 地图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线和圈圈,郑鹏看得有点头痛,也烦得动脑,径直问道:“大哥,有什么事要说的,尽管说,我听就是。” 郭子仪一脸愤怒地说:“三弟,你看看,这伙流匪作案的地方,绝大部分是远离军营、或处于军营的肓区,显然是精心策划。” “不意外啊,犯事肯定要远离军营,谁会傻乎乎跑到营门口作案,那不是找死吗?”郑鹏一点也不意外地说。 “光是这点,很难让人信服”郭子仪有些沉重地说:“某仔细查看了有关这伙流匪的所有卷宗和谍报,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,这群流匪每次都很巧妙避开大唐的明岗暗哨和巡逻队,总能在部队赶到前安然离开,还有,不到一年时间一共袭击巡逻队十八次,无一失手。” “说明什么,说明流匪对我们的防御和布置的了解到达一个让人可怕的程度,极有可能,我们军中出了位高权重、能接触到大量秘密的叛徒。” 郑鹏一脸严肃地说:“没错,相信唐宽也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才到长安找救兵,要不然事态紧急,他怎么放得下一世英名,大哥,你想得还真仔细。” 说后面那句话的时候,郑鹏是发自内心的敬佩。 一件事,猜测和论证完全是两件事,现在郭子仪只是一个小小的百骑长,很多核心机密都无法接触,就是跟崔希逸见面、抓到舌头的事也不知道,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事情系统地整理出,还是在资料不足的情况下,这已经很了不起。 郭子仪好像天生就带着一个名将的光环。 “三弟,有一件事,不知该不该说?” “这不是废话吗,我们兄弟间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郑鹏毫不犹豫地说。 郭子仪不是很肯定地说:“这伙流匪异常活泼,袭击的对象也多,据可以查到的资料,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们一共在大唐境内行凶一百零五次,每次都造成伤亡,然而,在流匪活动的范围内,只有一个部落没有受过骚扰,整个族群也没人死亡。” “哦,是哪个族群?” “葛逻禄族”郭子仪有些苦涩地说。 郑鹏失声叫道:“什么?葛逻禄族?” 郭子仪点点头,张张嘴想说什么,最后还是咽回嘴里,跟郑鹏一起沉默。 二人结拜的兄弟库罗,就是葛逻禄族人,想想库罗,离开二人已超过一年,音讯全无,郑鹏和郭子仪也有点想念他,准备完成任务就去库罗的部落转转,没想到,进西域有关他的第一个消息,就是跟他有关。 回想起库罗的种种反常,郑鹏和郭子仪的内心瞬时沉重起来。 要是葛逻禄一族真跟外人勾结,三兄弟要在沙场对垒,怎么办?真拼个你死我活? “只是一个猜测,未必是真”郭子仪好像在说服自己说:“二弟也知大唐的国力,现在大唐国富民强,跟大唐对抗只是死路一条,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 两人正在说话,外面突然传来曹奉气喘吁吁的声音:“报,属下有急事禀报。” “进来”郑鹏大声说。 曹奉给郑鹏行了一个军礼,然后大声地说:“禀千骑使,刚刚唐镇守使派人传话,哇达村被流匪袭击,唐镇守使希望我部从西南方面加急救援,注意盘查、拦截一切可疑人物。” “哇达村?”郑鹏皱着眉头说:“我当副监军时去过,那里是葛逻禄和汉族聚居,主要是葛逻族为主,环境不错,山清水秀,民风淳朴,没想到....成为流匪袭击目标。” 郭子仪也咬着牙说:“可恶,窝儿村的尸骨未寒,又跑到哇达村行凶,真当大唐无人不成。” 郑鹏和郭子仪,一个缅怀可惜,一个咬牙切齿,但两人都听得出对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味道:不管怎样,库罗算是暂时摘了出来。 “集合,集合,快!”这时传来猛狼营传令官的声音,不用说,李显城知道消息后,第一时间召集人手。 郭子仪马上说:“三弟,兵贵神速,某先带应急队先出发,你召集人手随后跟上。” “明白,大哥,小心。” 唐宽让人包抄,很有可能流匪还没有逃脱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郭子仪怕功劳被李显城抢走,更怕流匪再一次逍遥法外,不等所有人集合,立刻就要出发。 “好,你也小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