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等等”陆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双手紧紧地握着望远镜。zhuishubang 望远镜中,只见一队骑兵打扮的人从远处飞奔而来,这些人肩背强弓、腰挎弯刀,全是身形高大的青壮,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村民或牧民。 通过望远镜,陆进可以清楚看到这伙人的相貌、表情和动作,经验丰富的陆进一看就知,这些都是吐蕃人。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不同的地方养出的人,有眼力的人,从相貌和气质一看就能看出。 正主终于来了,陆进忍不住握紧手中的望远镜,紧紧地盯着那队人的动静。 在望远镜的帮助下,陆进清晰地看到,那支由吐蕃人假扮的流匪,在一个叫黄岩峡的峡谷把人马隐藏起来,然后派了二个人鬼鬼祟祟在望风。 看阵势,准备伏击大唐的巡逻队。 “奶奶的,终于逮到你了。”陆进放下望远镜,开口叫道:“地图。” 换作以前,肯定很难发现,可在望远镜的帮助下,陆进很快找到他们的踪迹,一切就像在陆进眼前一样。 钱杰雄应了一声,很快递上地图。 陆进拿炭笔在上面圈了圈,然后交到钱杰雄手里:“用飞鸽给老大传回去,我去找肖所正。” “知道。追书帮小说网.zhuishubang.com” 很快,整个石头山哨所在不动声色中,把敌人的位置、人数、武器种类等信息传了出去,而躲在黄岩峡的吐蕃人还是浑然不觉。 “百户长,真没意思,去袭击树庄多好啊,有钱有粮食,还有白嫩嫩的女子,到这里伏击巡逻队,弄不好把自己弄伤了。” “就是,这么久没有出动,早就想开开浑了。” 这次领队伏击巡逻队是吐蕃一位名叫勃儿斤的百户,闻言沉着声说:“你们说的,本百户哪里不知,不过这是上面的命令,谁敢违背?想想扎卡多吧。” 勃儿斤的话音一落,现场一片沉寂,没有说话。 就有三天前,扎卡多觉得躲在营地太闷,就带着手下偷偷出营,准备窜入大唐境内打草谷,最想是多抢回几个美女回营地享用。 出了营地,离大唐边境还有五里地时,被巡视的次仁发现,当场缴了武器,为首的三十多人,全部斩立决,现在人头还在营地校场边挂着。 这次行动再三强调隐秘,任何泄密者、违令者格杀勿论,为了安全起见,所有参与人员都经过精心挑选:忠诚之外,还要有家室,相当于把家人当成人质,以防士兵有什么别的想法。追书帮小说网.zhuishubang.com 看到手下不再说话,勃儿斤眯着眼说:“一会所有人听我命令,先射一波箭,然后所有人跟我冲,不惜一切代价歼灭大唐的巡逻队,记住,一个人也不能放过。” 顿了一下,勃儿斤继续说:“还有一点,多少人来,多少人回,有气的带人,没气的带尸体,绝不能落在大唐手里,明白吗? 众人神色一肃,连忙称是。 看到气氛有些严肃,勃儿斤马上说:“一个个别老想着打草谷,把大唐的巡逻队吃下也不错,人可以抓回去做奴隶,马匹、兵器和铠甲都很值钱,不错了。” “兄弟们,一会下手轻点,别杀死太多。” “对,对,尽量别射马,现在马匹贵着呢,特别是军马,供不应求。” “打不了草谷,来一队肥羊也不错。” 一队人小声地议论着,在他们心目中,还有半个时辰就经过这里的巡逻队已是自己的战利品。 勃儿斤小声训斥道:“好了,别嚷嚷,一个个都藏好,看好自己的马,千万不能暴露目标。” 众人小声应允,然后默默地等待。 能参加这次行动的,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精锐,纪律性很强。 勃儿斤一直等,也不知过了过久,突然有人说:“百户长,有动静,听马蹄声,应该是一支巡逻队。” 队伍里有伏地听马蹄声的高手,听到动静,马上向勃儿斤报名。 “百户长”负责望风的人小心翼翼走到勃儿斤面前声禀报:“大唐巡逻队来了,二十人,清一色骑兵。” 终于来了,勃儿斤点点头,把手举手,压低声音说:“勇士们,肥羊们送上门来了,用你锋利的弯刀去夺取吧,所有人准备好,听我命令。” 藏在黄岩峡的吐蕃精锐开始为战斗作准备,检查武器,给马匹装上鞍,随时准备出击。 勃儿斤没有闲着,小心翼翼走到高处,观看大唐巡逻队的位置,以便在最适当的时机让手下冲出峡谷,一举把这支巡逻队吃下。 以前一队巡队兵只有十个人,可能被伏击得怕了,人数加了一倍,有二十人之多。 勃儿斤带了六十人,人数是巡逻队的三倍,又攻其不备,这一战肯定很快就结束。 那队巡逻队越来越近,勃儿斤也变得紧张起来,只要巡逻队走上峡谷旁边那个小斜坡,那是出击的最佳时机。 近了,近了,勃儿斤看到大唐巡逻队有些心不在焉地巡逻,有的还一边骑兵一边聊天,嘴边露出一丝冷笑:死到临头还不知道。 眼看巡逻队快要上坡,勃儿斤握紧手,都准备下达攻击的命令,没想到那队巡逻兵没有上坡,而是从一旁山脚前进,显然是绕开那个坡地。 “百户长,怎么办,他们绕开了。”一名下属焦急地说。 “是啊,百户长,怎么办,他们不进圈套。” 勃儿斤咬咬牙,猛地一挥手:“追,一定要把他们全部留下。” 进了圈套,可错开了最佳伏战点,可战机一般般,战还是不战,勃儿斤脑中一度天人交战,最后他还是决定不放过这队巡逻兵。 上面交待的任务要完成,带兄弟们这么远来一趟也不能空手而归,最重要的是,自己人数占了绝对优势,又是以逸待劳,大唐巡逻队的马匹累了,自己这边的马匹经过休息,体力回复,就是追也很快追上。 一旦追上,那就是肆无忌惮地俘虏、杀戮。 当然,还有诱人的军功。 “杀啊。” “兄弟们,把那队唐狗都杀了。” “杀啊,谁缴获就是谁的。” 勃儿斤喊了冲锋,自己也不甘落后,骑着一匹黑色的大宛马,挥着一根狼牙棒,一马冲先直追那队偏离路线的巡逻队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