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不就是赔偿一点牲口和黄金吗,吐蕃没大唐那么富裕,怎么也是西域一霸,这点赔偿只是小数目,要是往常,卡尔罗就是答应赔偿怎么也得讨价还价,怎么也得把要价再降一点,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,不过谈判的对象太强势,最后还是咬着牙答应。 其实郑鹏说得不是没有道理,别说提升整个吐蕃的防御,光是提升逻些城的防御,花费的钱财是千万计,有了水泥,不知节省多少钱,就是赞普知道,也不会怪罪自己,现在就是有付出,到时也可以利用水泥赚回。 卡尔罗就听说了,一些胡商见识迎姝桥的神奇后,想托关系花高价购买,也有一些使臣希望大唐能赐他们一些神奇的水泥,可大唐都拒绝。 赞普和大将军给的命令是,不惜代价把水泥配方拿下。 “爽快”郑鹏拍拍手说:“大唐手里合计有五千八百七十二名俘虏,请都护方面准备好交接。” “五千多名?”卡尔罗有些惊讶地说:“没这么多吧,郑监军是不是算错了?” 卡尔罗记得吐蕃被俘的人数大约是七百多人,比大唐还少一百多人,本打算用这批人多换一些粮草,要不就是降低一下赔偿方面的金额,没想到到郑鹏嘴里,多了五千多人。 “没错”郑鹏一脸肯定地说:“吐蕃方面的俘虏是七百九十二人,葛逻禄主面是五千零八十人,加起来就是五千八百七十二人,哦,对了,早上收到报名,有三名俘虏不治身亡,现在应该是五千七百九十九人。” “郑监军”卡尔罗有些焦急地说:“我们谈的,是吐蕃那七百多人,不包括葛逻禄一族的俘虏。” 夭寿了,要不是郑鹏坚持,卡尔罗都不想把自己人换回来,更倾向于从大唐索要好处,要知吐蕃什么都珍贵,就人不值钱,现在葛逻禄那伙贱民也加进来,那怎么行? 郑鹏眼眉一挑,开口说道:“怎么,刚才口口声声说葛逻禄一族是吐蕃的盟友,现在见真章翻脸不认人了?都护,你们手里的俘虏,有一部分是葛逻禄抓的,再说没有葛逻禄给你们制造机会、掩护配合,你们能抓到这么多俘虏吗?不能过河拆桥吧。” “请都护为葛逻禄的百姓做主。”库罗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,连忙开口恳求。 葛逻禄和大唐的纠葛太多了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生怕动静太大引起大唐的注意,虽说库罗做了很多准备,可发动叛乱后,还有不少人来不及撤出,有些在撤退的中途被唐军拦下,以至被俘的人很多,这事跟卡老说过,可他每次都是含糊其事,明显不愿付出代价。 没想到郑鹏主动提出,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。 卡尔罗有些头痛,赔笑地说:“郑监军,我们今天先谈那七百多人的事,剩下的事,我们慢慢商议,可好?” 要是三五百人,咬咬牙认了,问题是五千多人,代价太大了。 郑鹏低头玩弄着手里的茶杯,头皮也不抬地说:“我这个比较直,认定是这样就这样,要是都护认为不合理,这事我不管了,你找杨监军商量,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 卡尔罗看着郑鹏,眼中透着一股无比郁闷地的眼神,苦笑地说:“不是某不肯换,而是手里的俘虏不够,所以.....” 主动跟郑鹏谈,就是跟郑鹏谈才有机会拿到水泥配方,跟其他人根本不可能,卡尔罗哪里肯,连忙放低了姿态。 “好说,人不够,补钱物也行。” “补多少?” 郑鹏想了一下,很快说道:“在大唐,平均一个奴隶的价格在三十到五十贯,就算四十贯吧,像这次俘虏过来的人,大多身强力壮,可以卖作矿工或护院,价格更高,就按一百贯一个人吧,也没多少,五千多人只算五千,不过区区五十万贯。” 五十万贯是不多,不过这笔钱大多是替葛逻禄出的,卡尔罗心里就有些不舒服。 “不就是五十万贯吗,这笔钱某出了。”库罗连忙说。 五十万贯,对个人来说是一大笔巨款,但对一个国家和部落来说,还真不多,库罗在没正式背叛大唐前,每个季度都能拿到三宝号的分红,这五十万贯光是自己就能出一半。 钱没了可以再挣,但人没了,对整个葛逻禄一族打击很大。 “少族长,不急”郑鹏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话还没说完,鉴于葛逻禄一族背叛大唐,大唐上下对此非常愤怒,杨御史放话了,葛逻禄一族的人,每个人加收一千贯的背叛费,也就是说再多加三百万贯。” “这,这...”库罗刚想分辨一下,不过一看到郑鹏阴沉着脸,最后什么也不说。 算了,反正自己是陪衬,说什么也不顶用,干脆什么也不理,让二人扯皮去。 卡尔罗的脾气也来了,面沉如水地说:“郑监军,某再三相让,而有再三为难,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吧。” 佛都有火,自己步步退让,郑鹏却一二再、再二三紧逼,都把自己当成傻子了。 库罗长叹一声:“郑监军,某自觉对不起大唐,但对你还算不错吧,割席断义前,一直把你以兄弟相待,今日局面非你所愿,亦非某所愿,何必苦苦相逼呢。” 前面一百贯已经很高了,答应后又每人加一千贯所谓的叛乱费,分明就是刁难。 场面一时有些沉默。 半响,郑鹏才悠悠地说:“是啊,少族长曾陪我练过武,也曾为我挡过刀,算了,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这样吧,我也让一步,吐蕃把从大唐历年俘虏的将士、百姓加入归还的行列,也是一换一,这样够意思了吧。” 郑鹏想救的,不仅仅是被俘的将士,还有那些被掳去做牛做马做羊的百姓。 卡尔罗眼前一亮,马上应道:“够意思,行,就按郑监军说的办。” “谢谢你,郑监军。”库罗松了一口气,有些感激地对郑鹏说。 不管怎么样,郑鹏多少给自己留了几分脸面。 郑鹏摆摆手说:“不用这么快谢,先说了,青壮算一个,老的和小的,二个才能换一个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 大体问题谈妥,剩下的问题也变得简单多了,二人又拉锯一样磨了一个多时辰,终于达成了协议: 吐蕃和大唐先换一部分俘虏,主要是换有伤病的人,然后吐蕃派一队工匠交给郑鹏培训,直到他们能独立制作出水泥为止,把这批人培训完后,双方再进行最后的交换。 当然,郭子仪、陆进他们是放在最后一批,吐蕃向大唐赔偿的黄金、牲口,也是在最后交付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