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古代科学水平很低,很多行业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,在开采盐矿的行业里,按旧例,正式开采的第一天,需要选第一批质量最好的盐用来供奉神灵,盐把头需要选出最合适的盐交由主事人检查,主事人同意后,放到预先准备好的神案供奉神灵,祈求开采平安顺利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 徐功走到郑鹏前面,双手托起盘子,恭恭敬敬地说“将军,山神爷赏饭吃了,看,这可是极品的雪花盐。” 郑鹏眼前一亮,随手在盘子里抓起一小把盐,只见盐白如雪、细如雪末,闻一下,没有异味,用指点沾一点放到嘴里,除了咸之外,并没有苦涩的味道,虽说没条件测出盐的成份,但从味觉来可以判断出这些盐都是上等的好盐。 很多食盐因杂质多,口感很差,像西域普通牧民用的,大多是最廉价的黑盐,郑鹏尝过一次,又咸又苦,有种像喝药的味道,只是尝了一口就吐了。 吐蕃盐的产量很底,多是靠一些卤井,产出的盐都是质量很差的黑盐,每次下山打草谷,像胡椒、盐巴这些生活必须品,比金银财货还受欢迎,可以想像到,有这种雪花盐,在西域地区就是硬通货一样的存在。 “不错,是好盐”郑鹏惊讶地说“还以为要响午才能出供盐,速度挺快的啊。” 矿盐需要开采、研碎、过滤、卤化、提纯、结晶等过程,一个时辰还没到就出了品质这么高的成品,速度很快了。 徐功高兴地说“回将军的话,某煮过海盐、打过卤井也挖过盐池子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盐窝子,结成一块块,很多只要把表面那层泥沙刮去,敲碎研末就能得到上品的雪花盐。” 郭子仪看过食盐后,高兴地说“是好盐,现在普通的盐价大约是二十文一石,这些盐的品质这么好,估计翻番都不是问题,这可真是一座金山。” “二十文一石?”崔希逸摇摇头说“大哥,你是军营中人,平日心思都放在军中,对货物的价钱太忽略了,二十文一石盐,没错,不过这价钱只有沿海那些盛产盐的地区才有,出了盛产盐的地区,盐的价格不断升高,原因很简单,盐商把运费和人工的成本算进了盐价,还多算很多,以江南道的“二浙盐”为例,一石平价盐在江南道售价在二十文左右,运到西域,价格至少翻上三番,没六十文拿不到一石盐,这盐在运输中还会掺入杂质以谋取暴利,石头山所采的盐,有如雪末一样细腻,跟玉华盐不分上下,价格再翻三番,二十文别说买盐,就是运盐的成本也不够。” 郭子仪吓了一跳,惊讶地说“翻六番,天啊,一百二十文一石,这价太高了吧。” 玉华盐郭子仪知道,玉华盐又名水精盐、君王盐,盐色晶白莹亮、辉映日光,状似琥珀,是盐中上品,绝大部分都是供应给皇室贵族,价格昂贵。 崔希逸一脸认真地说“大哥,一百二十文只是起步价,实际价格肯定更高。” 看到郭子仪吃惊的神色,郑鹏心里大乐,拍拍他的肩膀说“不用多想了,也不用费神,反正有我的一口,就绝对饿不着二位兄长。” 郭子仪眨眨眼,有些得意地说“那当然,跟你结兄弟相当于做财神爷做亲戚,某一点也不费神。” “巧了,某也是这样的。”崔希逸也挤眉弄眼地说。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。 笑完后,三人又看由盐把头徐功主持的供奉神灵的仪式,看完后又各自散去。 郭子仪和崔希逸回去继续练兵,郑鹏把心腹唐成留下来监督,自己跑到后勤营巡视去了。 只要找对了人,走对了路,无论什么工作都容易上正轨,不用事事亲为,再说郑鹏的心思也不能全留在这里。 刚回到喀尔巴山军营,还没进门就远远看到陆进在营门张望,一看到郑鹏回来飞似的跑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“老大,你可算回来,再不回来某就得去找你了。” 看到陆进有种小媳妇盼有人给他当家作主的样子,郑鹏忍不住有种想笑的冲动,忍不住开口问道“这么急干什么,谁踩了你的小尾巴。” “老大,比踩尾巴还严重,你再不回来,小的屁股都让人踹烂了。” “踹烂?谁?”郑鹏当场皱起了眉头“陆进,你不是跟郭将军或崔将军起冲突吧?” 陆进是西门四军前军的统领,在西门四军也算是一个人物,在营中,敢对他动手的人不超过一个巴掌,新任四个游击将军,只有宋冲算是外人,而宋冲不是一个惹事的人,不轻易触犯军纪,再说陆进嘴甜,有事也会跟郭子仪和崔希逸求助,难不成是郭子仪或崔希逸动手? “没有,小的把他们当成兄长,恭敬有加,郭将军、崔将军也把某当成自己人,自己人不打自己人。” 郑鹏更奇怪了,盯着陆进说“别兜圈子,说说怎么回事,没空跟你在这里扯犊子。” “郡主”陆进苦笑地说。 自己说什么也是统领一军的游击将军,遇上事也有叫板的能力,可兰朵是郡主,还是一个不讲理的郡主,陆进以大男人自居,不屑对女人动手,以致非常被动。 “兰朵郡主来了?”郑鹏有些惊讶地说。 “除了她还有谁”陆进诉苦道“这位郡主,一来到营地就找老大,找不到人发脾气,郭将军和崔将军他们见机得早,还没等她走近就找机会闪了,小的反应晚了点,让她揪住,想跑都跑不了。” 郑鹏的眉头更皱了,有些不悦地说“郡主又怎样,这里是喀巴尔山营地,军营重地,别说是她,就是她老子安禄可汗想进来,也得停在营外候着,看看你,一脸耸包得像小媳妇的样子就来气,那些部下都是干什么吃的,来了恶客,把她赶跑就行。” 在自己的地盘还被人欺负,郑鹏都被他气乐了。 被人说成耸包,本以为一向好面子的陆进会抬不起头,没想到陆进抬起来,有些自豪地说“赶兰朵郡主跑?不行,要是小的把郡主赶跑,老大肯定得抽我。” “行了,别罗里罗嗦,说重点。”郑鹏都有些不耐烦。 开采到上品好盐的喜悦,楞是让这货冲谈了不少。 陆进收起嘻皮笑脸,一脸认真地说“老大,兰朵郡主来了,带了她最看重的雀奴,还有十多只鹰雏,听她说要在这里训鹰,你说能把她赶跑吗?” 雀奴?鹰雏? 郑鹏眼前一亮,马上说道“郡主在哪里?” 万物皆有灵性,鹰也不例外,一只训练有素、有灵性的鹰,在战场上相当于一架“高空侦察机”,郑鹏第一次在西域扬威,就是跟兰朵合作,利用她手下雀奴眷养的小白,找到伪装成小部落的吐蕃秘密运输队,截获大批镔铁石,这是郑鹏在西域立的第一个大功,算是一开门就来个满堂红。 可惜小白在后面的战斗中不小心受了伤,退出战场,成为一件憾事,听到兰朵把她的雀奴和鹰雏带来营地,郑鹏当场来了精神。 要是再驯养出一只有灵性的鹰,加上自己秘密武器望远镜,在战场上简直如虎添翼。 “老大,郡主在你的中军营帐等着你。” 郑鹏二话不说,挥挥手说“走,咱们看看这位郡主,到底是恶客还是贵客。” 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