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啊”站在点将台上的郑鹏,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。 “三弟,是不是困了,昨睡没睡好?”一旁的郭子仪关切地问道。 郑鹏用手捂了捂嘴,摇摇头说:“有大哥帮我打理,说到底我就是一个闲人,每天吃好睡好,哪能睡不好呢,没事,老毛病,每天都不够睡。” 凡事只要一上轨道,郑鹏就当甩手掌柜,现在训练交给郭子仪,买卖由兰朵打理,偶尔过问一下就行,乐得自在。 郭子仪看看郑鹏,突然饶有兴趣地说:“三弟,看你又壮实了不少,我们兄弟有些日子没切磋了,来玩玩?” 无意中发现郑鹏又壮实了不少,好像身高也高了一点,郭子仪知道郑鹏平日看起来懒散,但他每天都抽时间坚持练武,有想验一下郑鹏练武的成色,于是提出来较量一下。 也不是练武的好处,还是高原的作用,依郑鹏年龄,好像不会再长高,可他比刚到小勃律时又高了一个拳头。 “免了”郑鹏连忙摆手:“大哥,你是武状元,我可没有自虐的喜好,较量找别人,别拿自己兄弟练拳脚。” 练武的,大多心高气傲,西门四军是以安西虎营为框架,抽取西域各军所、部族精英组成的军队,军中高手云集,有不少谁也不服的刺头,不少刺头想踩着郭子仪“武状元”的称号上位,都让郭子仪一一收拾,崔希逸因为入职不良人,他一直以身份特殊不能参加武举抱憾,有次脑袋一热要挑战郭子仪,证明自己的实力,被放倒一次还不服气,屡败屡战,硬是被郭子仪收拾鼻青脸肿,在伤病营躺了好几天,这才老实。 郑鹏可不想步他后尘。 郭子仪哈哈一笑,也不再催促郑鹏,看着下面操练的将士,突然有感而发:“快四年了,将士们终于适应这个鬼地方,吐蕃消除了戒心,通来黑石滩黑市交易,削弱了吐蕃的实力,也激化了他们的矛盾,现在可以说万事俱备,三弟,你的东风什么时候来?” 刚到小勃律时,伤病营人满为患,不少将士又是吐又是病,有的还休克,需要送回于阗镇,经过四年的适应和训练,西门四军在高原上有了一战之力,石头山上的盐,从吐蕃换回大批的壮奴和良马,变相削弱的吐蕃的实力,还有意挑拨吐蕃和葛逻禄的矛盾,郭子仪一直记着郑鹏那句五年平吐蕃的豪言壮志。 算算时间,也应该有下一步动作了吧。 别看郑鹏这三年来好像无所事事,郭子仪回想一下,越想越觉得郑鹏厉害:故意借被贬到小勃律练兵,借盐矿形成黑市,通过上等好盐、各种奢侈品不断腐食吐蕃上层的意志,让他们安于享乐,暗中削弱他们的实力,得到小勃律有变也按兵不动,放任小勃律大将嗟降央跟吐蕃勾结,借平乱成功换了地势更高的营地。 每一步似是无意,可郭子仪看得出,一切都在郑鹏的掌控当中。 看着下面如狼似虎的精锐之士,郑鹏若有所思地说:“的确适应了,不错。” 经过四年的训练,将士们哂黑了,大部分将士面颊上有了两块红晕,那是典型的高原红,这是长期在高原上生活的特征,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近四年的苦练,西门四军不仅适应了高原,还在高原气候下形成了战斗力。 不夸张地说,现在的西门四军,随时可以向赤德祖赞坐镇的逻些城发动攻击。 “三弟,下一步干什么,是把四军合一起训练,还是扩军?”郭子仪一脸期待地问道。 区区八千人,还是分成四部各自训练的人,很难形成战斗力,要想提升实力,要加强四军之间的配合,还得扩大规模。 郑鹏摆摆手,一脸神秘地说:“享乐。” “什么?享乐?”郭子仪以为自己听错了,忍不住反问道。 “没错,享乐,西门四军一直在练军,估计吐蕃不少人晚上睡不好,要不是一直控制人数,只有区区八千人,他们就不是派细作、斥候那么简单,早就出动大军袭营,也该让他们睡一个安稳觉了。” 郭子仪刚想说些什么,郑鹏突然凑在郭子仪耳边轻声说几句后,很快点点头说:“行,三弟都这样说了,某没二话,一定支持。” 如果多巴营地的特权人物有二个,郑鹏算一个,另一个就是突骑施郡主兰朵。 跟懒洋洋的郑鹏不同,背负家仇族恨的兰朵勤奋多了,每天像打了鸡血一般努力工作,满脑子的心思都放在复仇上。 夕阳如血,押送一批财货赶回多巴营地的兰朵,心满意足地哼着突骑施的小曲。 这次交易很顺利,一千多斛优质盐在黑石滩顺利完成交易,淘换回一批上好战马,当中还有三十多名葛逻族的奴隶,兰朵派人把这些奴隶押回族里做苦力,按郑鹏给的物资清单在安西镇和于阗镇购齐需要的东西,这才心满意足赶回去。 郑鹏这个懒家伙,看到自己买回的东西,还有那叠厚厚的柜票,肯定大吃一惊。 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郑鹏吃惊的样子,兰朵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、骄傲感。 就要郑鹏对自己刮目相看。 不得不说,通过贩卖私盐,特别跟吐蕃新贵般杰搭上线,兰朵给突骑施一族带回巨大的好处,别的不说,原来需要十多年才能恢复的战马,凭着一已之力,在三年间得到大量的补充,现在突骑施战马的数量,已回到被袭前的八成左右。 般杰是个人物啊,为了钱,什么也敢干,吐蕃的军马敢直接偷出来卖,兰朵提高葛逻禄奴隶的价格后,他敢派人暗中偷袭,光他一个人,前后卖了近二千葛逻禄壮奴给兰朵,在他的带领下,吐蕃贵族也暗中对葛逻禄族下手,据说葛逻禄新任族长库罗几次闹到赤德祖赞哪里,可惜大多是不了了之,就是处罚,也是处罚无关要紧的替罪羊。 这就是背叛突骑施的代价。 离开多巴营地近二个月,不知为什么,兰朵竟然有种想念的感觉,一路忍不住抽了爱马几鞭。 远远看到飘着大唐军旗的多巴营地,兰朵心里泛起一丝激动,正想再次催马时,突然指着营地后山说:“奇怪,离开这里没多久啊,后山怎么多了那么多建筑,郑鹏要干什么?” 多巴营地后山上,多了很多建筑物,看起来不像军事建筑,好像还有凉亭,隐约间还听到丝竹奏乐的声音,这可是军营重地啊,郑鹏干底要干什么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