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高力士围着爆炸的地方又转了圈,想了想,突然开道“郑鹏,咱家有个不情之请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” 郑鹏笑笑道“高公公是想亲自下场体验火药的威力吧?” 作为李隆基的大内总管,高力士除了精明、忠诚外,还格外小心,因为站在他的位置,一举一动甚至一言一行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,就是亲眼目睹,也要小心求证。 有时候,眼见未必为实。 高力士故作可怜道“咱家一把老骨头,这一路颠簸劳碌,差点把小命都丢了,这玩意真是有趣,就是听个响也好,郑鹏,你不会拒绝吧?” “没问题,早就准备好了。”郑鹏大大方方地说。 为了防止意外,郑鹏多准备了几个,高力士喜欢求证就让他求证好了。 难得高力士张嘴,肯定要让他满意。 换俘的事,压力很大,郑鹏知道高力士在后面出了不少力,身为大内总管也给足自己面子,这点小要求自然要满足。 高力士说了一声好,想了想,把一个装了火药的瓦罐放两块石头的中间,左右看了一下,好像还不满足,转身又让人牵来一匹马系在旁边,然后要去拿香想去点燃。 郑鹏哪敢让他去点,连忙拦住他说“高公公,怎么炸你说了算,但点着这种小事还是让他们来吧。” 药引留得足够长,很多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郑鹏还真不敢拿高力士的命去冒险。 在李隆基心中,高力士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要是有三长二短,自己也交待不了。 “郑鹏,你看不起咱家?”高力士有些不悦地说。 “不敢”郑鹏马上解释道“长安到小勃律,一路山高水远,高公公一路辛苦,来到后也不休息一下,马上就来巡视,主要是怕公公劳累,再说跟着的都是我亲卫,他们憋着一股劲,就想在公公面前露个脸,还请公公给他们一个露脸的机会。” 话说到这份上,高力士也不好再坚持,随手指了一个亲卫“你去点。” 被点到的亲卫应了一声,很快拿着香去点。 没一会的功夫,小山谷又是一声巨响,火药瓦罐很争地再一次爆炸成功。 “公公,擦擦,你衣服上有血。”郑鹏苦笑着说。 这个高力士,有心测试火药的威力,硬是拖一匹马放在旁边当道具,瓦罐一爆炸,血肉横飞,一些血肉还落在郑鹏和高力士的衣服上。 郑鹏有些可惜,身上穿着的这套布甲,用的都是上好的料子,造价不菲呢。 “哈哈,没事,没事”确认火药的威力后,高力士的心情极佳,满不在乎的拂拂衣服上的血点,高兴地说“郑鹏,你是一个天才,更是大唐的福星,有此神兵利器,吐蕃所谓的城防、兵马就跟纸糊的一样,大唐的雄图霸业,可图也,哈哈哈。” 高力士彻底被火药巨大的威力折服,也看到火药的巨大前途,整个人都有些亢奋。 “公公过誉,我有今天,少不了皇上的信任和公公的支持,以后还要公公多多支持。” “好说,好说”高力士大方地说“要人给人,要物给物,就是要想娶公主,咱家也豁出老脸不要,找皇上说媒去。” 说完,很快对郑鹏眨眨眼,笑嘻嘻地说“想娶郡主也行。” 郑鹏连连摆摆手说“谢高公公好意,后院有了,有了。” 为了给兄弟们报仇,自愿留在西域,绿姝和林薰儿不知有多想念,李隆基还算替臣子着想,去年允许西门四军的亲属探亲,郑鹏也终于看到朝思暮想的绿姝和林薰儿,那么久不见,二女都快变成怨妇。 要是在这关节头再弄一个公主或郡主回去,就算怨妇不变成恶妇,估计崔源也得拎着刀找自己算帐。 高力士嘿嘿一笑,有些不屑地说“才两个就受不了?男人不说美女如云,三妻四妾还是要的,郑鹏,你可不要坠了男子汉的威风,咱家作主,从御药房调三五十条虎鞭、鹿鞭给你好好补补,放心,不外传。” 寒一个,自己是知足常乐,又不是那方便力不从心,郑鹏一脸正色地说“谢公公关心,我现在还年轻力壮,还不用进补。” 一个太监,心思怎么那么龌蹉,自己没那个,还一个劲给别人保媒拉纤,什么心态啊,郑鹏也是服了。 郑鹏知道高力士后面所说的郡主是指兰朵,本有心想解释二人之间只是利益的结合,并没有什么私事,不过看他一副了然在心的表情,知道说什么也不用,反而越描越黑,干脆不解释。 开完玩笑,高力士很快扯回正题“郑鹏,这些火药,什么时候能大规模使用,还有没有改变的空间,瓦罐是好,但容易碎,真是攻城里,用人运到城墙下面损失很大,能不能用投石机投出去?” 高力士就是高力士,他不仅比别人爬得高,看得也比别人远,一针见血就提出这么多问题。 “回高公公的话,这瓦罐是初步设想,后面肯定会改进,我想用铁代替,这样可以增加安全系数,也会增加杀伤力,后面也会尝试在短兵交接中也能投入使用。” “时间还来得及吗?”高力士突然开口问道。 军令状立下的时间是五年,现在过了三年多,剩下一年多的时间,看到火药的威力后,高力士对郑鹏拿下吐蕃有信心,唯一担心的是时间问题。 郑鹏点点头说“弄清楚火药的特性后,改进也变得简单,主要是西门四军的适应期比我预计的长,请高公公放心,我有信心在限期内完成。” 高原气候,适应是一种概念,而在高原气候下形成战斗力也是一种概念,就是有了火药,郑鹏还不遗余力用盐作武器,千方百计削弱吐蕃的实力,就是为了在限期内完成任务。 军令状绝不是闹着玩,多削弱一分实力,就少一分抵抗。 高力士点点头说“这次到小勃律,咱家也见识这鬼高原气候的厉害,的确是不好对付,都说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到时有什么困难,咱家也会替你向皇上求情。” 高力士最擅长就是笼络关系,有需要或有必要的时候,绝不吝啬卖一点人情,也不管郑鹏能不能在五年内拿下吐蕃,大度地卖他一分人情。 只要能拿下吐蕃这个眼中刺、肉中钉,别说五年,就是五十年李隆基也能等,有了威力巨大的火药,就是郑鹏五年内拿不下吐蕃,也足以向李隆基交差,对高力士来说,这个人情卖得没一点点风险。 “高公公大义,郑鹏没齿难忘。”郑鹏连忙表示感谢。 自己的计划得很周全,但世事无绝对,难得高力士肯给自己出头,郑鹏哪会傻得去拒绝。 高力士嘿嘿一笑,很快又担心起来“郑鹏,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就是皇上也被你瞒了过去,可你做火药需要原料,小勃律这种地方,什么都缺,不怕有人从原料入手吗?” 别人只要知道原料,再慢慢摸索,说不定找出火药的配方,看到火药的威力后,高力士马上担心起火药的配方来。 郑鹏一脸笃定地说“高公公放心,大部分原料,都是出自我自买的矿山,外人根本不知用什么原料,而我在购买原料时,也买了很多根本用不上的扰乱,就是他们打探出来也没用。” “矿山?你还提前买了矿山?”高力士一脸惊讶地说。 郑鹏嘿嘿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“不敢瞒高公公,没认识高公公时,老是害怕被人掂记,就留了个后手,其实有我的人在外面,暗中配合,要的东西,一明一暗,有心人就是想算计也难。” 卤肉的收益,每年都给黄三一部分,让他拿去壮大自己,黄三是一个精明的人,手里有钱,暗地里有郑鹏照看,买卖越做越大,郑鹏立下军令状后,就指示黄三买下对应有矿产,开设相关的店铺、车行等,连杨基、黄洋都绕开,神不知鬼不觉就把需要的东西拿到。 黄三的事,郑鹏做得相当隐秘,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就怕被人发现或传开李隆基耳里,怀疑自己包藏祸心就不好了,还不如趁这个机会透露一下,以后有什么事,也算有个交待。 高力士闻言沉吟一下,不过很快点点头“此事的确越隐秘越好,不错,连杨基和黄洋这两个老狐狸也瞒过,要是咱家没猜错,是利用私盐的车辆运送吧。” “还是高公公精明,一下子就猜到。”郑鹏恭维道。 黄三在西域设了不少店铺,兰朵运送私盐时需要给郑鹏采购需要的东西,有时郑鹏派心腹混在队伍中,把东西夹运回自己掩人耳目的私宅,没想到高力士一下子就猜出。 这思维也太活跃了。 高力士突然饶有兴趣地说“郑鹏,你怎么弄出像火药这种神兵利器?” 刚开始就想问的了,这个郑鹏,也太厉害了,卤肉、酒、脚踏车、凉得快、风来仪,还有水泥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,没想到不知不觉得,又弄出了像火药这种神兵利器,什么脑袋来的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