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将军,我愿作先锋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.书.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” “崔将军,你的右军负责开路,拨哨所,一路辛苦,也该歇一下了,先锋的任务,交给我们前军好了。” “几位,这一路以来就左军出力最少,该让我们打头阵了,这样,回到西域,某在最好的酒楼请几位喝最好的酒。” “喝酒算什么,谁不跟某抢,每人送二名吐蕃美女,不,四名。” 一听到攻城,宋冲、陆进、崔希逸和郭子仪都激动,纷纷主动请缨,希望作为先锋进攻逻些城。 要是寻常的攻城,那是伤亡惨重的肉搏战,没人喜欢,但有了火药和特制的手榴弹就不同,一响倒一片,炸得吐蕃人哭爹叫娘、人仰马翻,太过瘾了,经过检验,好像每次使用都会吓死几个,最逗的一次,手榴弹在爆炸了,那些吐蕃士兵不跑也不躲,他们以为惹怒了天上的神灵,纷纷跪下请求神灵庇佑,让唐军轻易剿灭。 出征吐蕃能攻到逻些城下,这经历回去能吹嘘一辈子,要是第一个攻入逻些城,这不仅仅是一笔巨大的军功,这种经历是能让子孙吹几辈子。 郑鹏摆摆手说“不急,我们先不攻城。” 话音一落,众人面上都出现惊讶的神色,陆进连忙问道“将军,都兵临城下了,还等什么,直接炸城,先用炸药把城墙炸个口子,冲上去一轮手榴弹把他们炸个稀巴烂,然后就是夺皇宫,把那个什么赤德祖赞、赞蒙、吐蕃王子、公主什么的一锅端。” 崔希逸笑嘻嘻地说“这话说得有理,将军放心,只要让某打前锋,今晚挑个最漂亮的吐蕃公主陪将军喝酒。” 众人闻言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。 郑鹏没好气地说“拿下逻些城不难,但征服逻些城不易,你们都知道,征服一个城池,巷战往往比攻上城墙伤亡更大,我们不仅要行动迅速,还要一击即中,尽可能把伤亡减到最低。” “这话有道理”郭子仪附和道“我们人数太少,就是以一敌十也不够,一切得从长计议。” 郑鹏想召集众人商议时,宋冲突然指着城门的方向说“将军,你看,有动静。” 众人扭头一看,只见城门缓缓打开,有三个人骑着马从门缝里走出,刚刚走出,两扇厚重的城门马上再次关闭。 郭子仪冷笑地说“真是奇闻,吐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节,看,传话的人来了,动作够快的。” 从逻些城出来的三人,前面的人身穿吐蕃官服,手里拿出使令旗,好像生怕别人看不清楚,后面二人还持一面巨大的使令旗,显示他是使者的身份。 崔希逸有些不屑地说“不知是探消息还是下马威。” “不是恶客就行了。”宋冲难得开口附和。 陆进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,冷笑地说“想做恶客,那也得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。” “将军”这时一名传令兵走过来,恭恭敬敬地说“吐蕃都护桑奇,请求见将军一面。” 郑鹏眯着眼说“都护?这个使者的官阶不低啊,怎么,他知道本将在这里?” “回将军的话,桑奇请求会见主事的人,并不知将军在这里。” 陆进在一旁不客气地说“快要拨刀见血了,还有什么好谈的,让他滚,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。” “不急”郑鹏一脸从容地说“大唐是礼仪之邦,这些野蛮的蕃人也懂得上门拜访,怎么也见一下,免得他们背后说我们基本礼仪都不懂,说不定还说我们怕他呢,见一下也好,让他过来吧。” 郭子仪叮嘱道“让那个都护一个人来就行。” 传令兵应了一声,没多久,吐蕃都护桑拿,拿着使令旗,抬头挺胸地走到郑鹏面前。 “来者何人,见到我家将军还不跪下?”陆进在一旁突然大声吼道。 本想吓桑奇一跳,没想到桑奇面不改色地说“本都护只拜天上的神灵,地上的高堂和赞普,没有向大唐将军拜跪的理由,郑将军,不知这话有没有道理。” 被桑奇认出,郑鹏没有意外,像敌国的重要人物,都会有对应画像作档案,自己在西域那么出彩,快被人说成是吐蕃克星,作为吐蕃都护的桑拿认出,很正常。 郑鹏没有说话,而是自顾在临时搭起的帐蓬内把玩着两颗玉胆。 “刷”的一声,崔希逸猛地拨出横刀架在桑奇的脖子上“将军不喜欢你站着说话,跪下,再不跪下,某的这把刀可不认人了。” 难得有人送上门,挫挫他们的锐气也不错,就当找个乐子。 冰凉的刀刃架在脖子上,普通人早就吓得面色苍白、两腿直打筛子,可桑奇面不改色地说“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崔将军不是想破例吧。” 崔希逸冷笑一声,点点头说“没错,不斩来使,但是在身上留点记念没关系吧。” 话音刚落,猛地一抽刀,锋利的横刀在半空中变了一个方向,变扫为捅,刀尖直奔桑奇,只听嗖的一声,隐隐还听到布帛破裂的声音,然后听到崔希逸皮笑肉不笑地说“再不跪下,某一刀就把你那命根切下来喂狼。” 桑奇感到裤裆有股冰冷的凉意,低头一看,当场吓得面容失色,有些失态地说“崔将军,你,你干什么?” 一把锋利的横刀,直接刺穿下面的裤子,停在大腿的内侧,刀刃向着命根的方向,这把桑奇吓了一跳,再偏上二寸,估计做太监不用再受一刀了。 “听不到懂人话吗,叫你跪下说话,再不跪下,可别怪某手下不留情了。” 桑奇的脸色有点苍白,不过他很快回过神,一脸倔强地说“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,一个有节气、有礼仪的国家,更不会伤害使者,郑将军,这待客之道有损大唐的风范吧。” 崔希逸还想再吓嘘桑奇一下,郑鹏挥挥手说“刚才就是跟都护开个玩笑,试试都护的胆量而己,难怪都护敢出使,果然有胆色,崔将军,就不要再试探都护了。” 吐蕃能成为西域一霸,还是有不少人才的,像这个桑奇的表现就不错,怕归怕,可该硬气的时候一点也不耸,说话也很得体。 崔希逸有些无趣地应了一声,很快把横刀收回入鞘。 郑鹏看了看桑奇一眼,径直开口说“不知都护到访,所为何事?” “郑将军不打招呼就兵临逻些城,似乎有些不妥吧。” “是吗?”郑鹏反问道“吐蕃假扮流匪,扰乱大唐边境,还干下那么多猪狗不如的事,是不是应该先自问一下妥不妥?” 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