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用兵之道,攻心为上,郑鹏明白这个道理,郭子仪哪会不明白,攻进逻些城后,第一时间就是夺取城门和城墙,征西军四支军队,每支军队都去攻占一个城门,并以最快速度清除城墙上的吐蕃兵,当郑鹏踏上逻些城北门城墙的角楼时,上面除了换成大唐的士兵守卫,城墙头上也换上了大唐的军旗。 其中有二面旗帜最醒目:一面绣着“唐”的令旗,还有一面是绣着郑字的帅旗。 城头插下军旗,说明唐军已经成功占领这里,敌人抬头看到城头易帜,得知这么重要的地方沦陷,这会对他们的士气造成巨大的打击。 “拜见郑将军。” “拜见郑将军。” “拜见郑将军。” 一路走过,不停有士兵对郑鹏行礼,郑鹏不停地点头,门楼已经炸塌,只能走到角楼里,用千里眼看着逻些城的情况。 城墙是连通的,作战时方便调动兵力,这样一来便宜唐军,攻下北城门后,沿着城墙的两边疯狂推进,由于大批吐蕃将领在北城门被炸死或被唐军暴力剿灭,郑鹏登上北城门的角楼时,只见宋冲带领左军攻下南门最后一个角楼,亲自把一面绣着郑字的帅旗角楼的顶上,而南城门的门楼上,一面绣着斗大一个“唐”字的大旗早已在冬季暧阳的沐浴下,迎风飘扬。 被吓破胆的吐蕃士兵全线溃退,对唐军来说,简直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池。 太好了,郑鹏忍不住一握拳头:太好了,逻些城四个城门已经尽入自己手中,剩下就是瓮中捉鳖。 郑鹏扭头看到跃跃欲试的方山明,沉吟一下,开口道:“方营正。” “属下在。”方山明楞了一下,知道郑鹏有事吩咐,连忙单膝跪下应命。 “带预备营在逻些城内实施户禁,所有人不得闭门,不得外出,违令者格杀勿论,还有,把投石车队也带上,占领城中高地,哪里有异常,立即投火弹支援。”郑鹏大声说道。 方山明心中一喜,大声地应道:“得令!” 眼前就是赚取军功和战利品的大好时机,可预备营一直按兵不动,方山明心里庠庠的,正想着怎么开口请战,还没开口,郑鹏主动安排任务,简直就是喜出望外。 方山明兴冲冲带人去执行任务后,郑鹏让人搬来桌椅,就在角楼观看征西军怎么攻城掠地。 此时前进、左军、右军和中军都夺取了城门,四支军队有如四把尖刀,直捅逻些城的心腹:位于逻些城中心,也就是红山(后称玛布日山)上修筑的布达拉宫。 布达拉宫是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为迎娶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而兴建,为了表示对嫁入吐蕃公主的尊重,也为了彰显自己文治武功,特别在红山之上修建了共一千间宫殿的三座九层楼宇,取名叫布达拉宫,而布达拉宫也是逻些城最大、最显眼的建筑。 修筑布达拉宫的松赞干布不在了,可布达拉宫还在,他的子孙也住在这座他下令修筑的宫殿内。 千眼里中,郑鹏看到这座红白相间的宫殿,这是郑鹏来到大唐后第一次看到布达拉宫,本以为传说中的布达拉宫有多雄伟瑰丽,没想到看清后大感失望:远远看去红白相间的宫殿耸立在红山之上,差不多占据整座山头,看起来是不错,可看仔细一点,发现宫殿显得有些简陋、破旧,宫殿上门窗上的红漆有些斑驳,宫殿上的石雕有些残缺不全,外墙有些地方都掉落了,跟后世看到的雄伟精美、犹如瑰宝一样的布达拉宫相差太大了。 郑鹏只是思索一下,很快就释然,布达拉宫是松赞干布于藏历铁兔年修建,建立至今经历上百年风雨,残旧在情理之中,再说吐蕃建设工艺远远比不上大唐,不同的文化差异也有可能的导致审美观有所差异。 最重要的一点,最早的布拉达宫大多毁于战火,后世所看到那个雄伟壮丽、集藏式古建筑优点于一身的布达拉宫,是重建并多次装饰的结果,自然比现在看到的更加雄伟、精美。 “郑鹏,你在想什么,不是想着吐蕃那些漂亮的公主吧。”兰朵看郑鹏盯着远处红山的宫殿出神,有些不屑地说。 哼哼,男人,都是那种货色。 郑鹏回过神,很快开口应道:“我是猜想,什么时候能抓住赤德祖赞,希望他们不用我等太久。” 兰朵从郑鹏手里抢过千里眼,看了一会,很快撇撇嘴说道:“现在逻些城的城门都让你控制,赤德祖赞就是想逃也逃不了,抓他们只是时间问题,只是,可惜啊。” “郡主,可惜什么?”郑鹏有些好地问道。 说一半留一半,真有点吊人胃口。 兰朵有些郁闷地说:“要是一开始就拉上突骑施,还用给机会葛逻禄那群养不熟的白眼狼吗,突骠施不比葛逻禄强?直接就能把逻些城平了,你看逻些城这么大,征西军就那点人,要是他们不听话,跟开赴的吐蕃援军外应内合,看你怎么对付。” 逻些城那么大,而征西军就是加上预备营也不足一万人,到时援军到来,就能把逻些城围成一个孤城,郑鹏就是拿下,也未必能安生。 最让兰朵不能接受的是,郑鹏竟然跟突骑施的人再度合适,葛逻禄可是突骑施不死不休的仇人,葛逻禄一归顺大唐,意味着两族都成了大唐的子民,这仗到时怎么办? 那么大的仇恨,总不能说算就算吧。 都是这个郑鹏,现在突骑施的处境变得非常尴尬,大唐的国力太强,突骑施只能仰其鼻息,现在多了神秘的火弹和手榴弹,见识过它们的威力,现在突骑施想闹闹小脾气也不敢,生怕大唐一不高兴,借着由头就把突骑施给灭了。 郑鹏有些语塞,自己只想着怎样在军令状内拿下逻些城,的确没有顾及突骑施的想法,而兰朵还一心一意地帮自己,也没跟她商议过,对她的确有些不公平,沉吟了半响才说道:“有一句话,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,突骑施和葛罗禄再斗下去,仇恨只会越结越深,死的人也会越来越多,放心吧,我会给突骑施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 兰朵盯着郑鹏看了一眼,然后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好,这话是你说的。” 看到气氛有些沉闷,兰朵主动开口说:“现在怎么办,吐蕃底子厚,就凭你这点人,能守得住这里吗?” 事情已经发生,现在吵吵也没用,既然郑鹏表了态,也没必要把事情弄糟,兰朵觉得,维持跟郑鹏的友谊很重要。 郑鹏一脸从容地说:“相当年,董卓率领三千西凉铁骑就能在长安为所欲为,我就不相信,征西军的人数是他的三倍,还治不了一个小小的逻些城。” 董卓率兵进长安时,麾下只有区区三千西凉铁骑,但他采用虚张声势的办法让各路势力不敢轻举妄动,直至援军到达,现在逻些城正规军不过区区八千人,一个照面就被征西军打得溃不成军,说实话,现在郑鹏还真不怕。 吐蕃号称全民皆兵,但郑鹏感觉有些言过其实,很多吐蕃百姓就是普通的牧民,别看逻些城是吐蕃的都城,据细作得到的情报,逻些场面的常住人口不足十万,主要是吐蕃以游牧民族为主,贵族和官员也各有自己的封地领地,平日喜欢在自己的领地作威作福,虽说同为都城,但逻些城根本没法跟长安相提并论。 放在大唐,这规模也就一个中等的城池。 兰朵难得没有反驳,突然指着前面说:“速度还真快,郭将军他们开始攻打布达拉宫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