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等人都退下去,郑鹏开口问道:“公主,这里没外人,有事请吩咐。” 金城公主深深吸一口气,语气有些忐忑地问道:“将军准备怎么处置本宫?” 郑鹏楞了一下,很快明白金城公主的顾虑,马上应道:“吐蕃言而无信,私毁约定,这才惹来灭国之祸,陛下说了,无论吐蕃怎么样,公主永远是大唐的公主,请公主放心,一有机会就会派人护送公主回长安,与家人团聚。” 大唐国力强盛,威名远播,可嫁到大唐的公主地位都不高,原因很简单,吐蕃到大唐求亲,皇帝不舍得送自己的女儿到吐蕃吃苦,多是以宗室的女子或认养的公主嫁过去,吐蕃嘴上不说,但心里肯定不高兴,无论是文成公主还是金城公主,在吐蕃身份都不高,当大唐和吐蕃关系好的时候还好说,一旦两国交恶,嫁到吐蕃的公主的日子就难过了。 郑鹏知道,金城公主在两国交恶时,被迫说了一些对大唐不好的话,就像攻打布达拉宫时出面劝退郑鹏一样,唐军攻陷逻些城,开始患得患失起来,生怕大唐方面要追责,给她造成“意外死亡”。 难得刚才的语气有点怪。 “将军没有戏弄本宫吧?” “末将不敢”郑鹏看到有金城公主下意识拉了拉身上衣服,好像有点怕冷,马上开口说:“公主,这次冷,不如先回去歇息吧。” 金城公主看着郑鹏,突然开口道:“早就听说大唐出了一位英才,这位英才就是将军,本宫一直想能让那么多人谈而色变的英才到底是什么模样,没想到这么年轻。” 金城公主出嫁后一直待在吐蕃,她说的人就是吐蕃人,郑鹏想不到自己在吐蕃这样有名,心里有些得意,不过嘴上却谦虚道:“公主真是捧杀,末将也就是做一些份内的事。” “将军,本宫有个不自之请,希望将军能答应。” 公主就是公主,赞得突然,提起要求真够直接,郑鹏心里苦笑一下,很快说道:“公主尽管吩咐。” 什么要求都不知道,郑鹏肯定不会先答应。 开口吩咐是一回事,至于自己答不答应,又是另一回事。 金城公主脸色一变,眼里闪过一丝怨恨的光,径直开口道:“希望将军能把纳囊桂宜交给本宫处置。” “纳囊桂宜?这是哪位?” “赤德祖赞的大妃子,多番刁难、侮辱本宫,以前为了两国交好,本宫只能忍辱负重,现在大唐神兵天降,也该本宫一雪前耻。” 说罢,金城公主补充道:“本宫有一套出嫁时随身携带的首饰,还算精美,赠与将军作见面礼,请将军千万不要嫌弃。” 金城公主知道,军中有不成文的规矩,谁缴获的战利品就归谁,美女也是战利品中的一项,纳囊桂宜也算是美人,还有赞蒙的称号,肯定很受男人喜欢,自己随意要过来,有点强人所难,干脆把一套珍贵的首饰送给郑鹏,作为交换。 大唐和吐蕃是一对冤家,彼此都很注意收集对方的情报,郑鹏最近风头那么猛,金城公主也听说过很多关于郑鹏的事迹,知道郑鹏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,也有心结交郑鹏。 一朝天子一朝臣,最疼自己的养父唐中宗已经驾崩,跟现任皇帝李隆基也算是兄妹,但关系只能算一般,回去后不知怎么安置自己,要知郑鹏不仅是皇兄身边的大红人,跟长安权贵的关系也很好,结交一下郑鹏肯定没坏处。 “公主的嫁妆这么贵重,末将不能收呢,心领了。”郑鹏连忙说道。 金城公主脸色一板:“郑将军这是嫌弃了。” 刚才一直叫将军,现在叫起了郑将军,脸色都不对了。 郑鹏犹豫一下,恭恭敬敬地说:“谢公主厚赐。” 嫁到吐蕃的公主,现在也可以说成了亡国的妃子,金城公主心里不踏实,郑鹏可以理解她的心情,不就是赏几件首饰吗,能有什么事,先收下让她安心,找机会送回一份对等的厚礼就行。 听到郑鹏同意,金城公主再次露出笑容,开口道:“本宫求将军的事.....” “末将一会就派人把她送到公主下榻的地方,任由公主差遣。” 索要一个重要官员或将领还有一些顾忌,不就是一个妃子吗,给她就是。 七族五姓是大唐最有名的氏族,西藏也有名门望族,最显赫的就是四尚族(也有人称三尚一论),分别卓氏、钦氏、纳囊氏、韦氏,金城公主所痛恨的大妃纳囊桂宜,正是出自四尚族的纳囊一族,地位比金城公主高很多。 三个女人一台戏,赤德祖赞后宫那么多女人,争斗肯定不少,捕捉到金城公主眼里流露出来的寒光,背后肯定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宫斗,金城公主不惜放下身段求郑鹏,连嫁妆都舍得拿出来送,可见怨念之深。 这是一场女人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,结果是金城公主笑到了最后,因为她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。 “谢将军成全。”金城公主脸上一喜,语气流露出一种得偿所望的感觉。 郑鹏提高声音说:“崔将军。” “末将在。”崔希逸闻言马上上前听令。 “在城中找个干净的宅子给公主住下,一定要确保公主的安全,对了,先陪公主收拾私人物品,宫里的东西没动吧?” “没有,攻打前已严令所有东西不得擅动。” 郑鹏对金城公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公主,末将还有军务在身,就不陪你了,这位是游击将军崔希逸,有什么事,吩咐他去办那可。” 战利品只是敌人的物品,金城公主是大唐的公主,郑鹏还真不敢动她的东西。 金城公主点点头,对郑鹏说了一句有劳,很快就在崔希逸的陪同下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。 走的时候,金城公主的脚步明显比第一次见她轻快很多,看得出,唐军的到来,对她是一种解决。 刚送走公主,就有亲卫上前禀报,预备营营正方山明有要事求见。 郑鹏毫不犹豫地说:“传!” 很快,方山明恭恭敬敬地对郑鹏行礼:“属下见过将军。” “说事。” 逻些城攻下了,赤德祖赞也服毒身亡,而赤德祖赞没有留后,而拉拨布的后代又全被自己扣住,吐蕃王族一脉可以说全军覆没,剩下的就是守住胜利的果实,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,郑鹏真没闲扯的时间。 孤军深入,没有补给,也没有援军,稍不注意就是万丈深渊,肩上扛的是一万多征西军将士的性命,还有大唐几千万百姓的希望,郑鹏一刻也不敢懈怠。 方山明连忙说:“城北的牢门里,关押了很多人,其中有二百多名吐蕃贵族、官员,都是前天关进来的,属下不知怎么处置,特来请示将军。” 征西军攻下城门后,立即进攻布达拉宫,完了马不停蹄赶去布防,逻些城的治安交给预备营,方山明相当于接管逻些城的治安,在接管逻些城的各大衙门后,本想看看牢房里有没大唐人,没想到发现一群受过刑、但是衣着挺光鲜的人,一查不得了,全是吐蕃的贵族和官员,拿不定主意,只好来请示郑鹏。 “二百多官员贵族?问过他们为什么被关到大牢吗?”郑鹏有些意外地问。 一下子关押了那么多官员,还是前天关的,郑鹏一下子来了兴趣。 “问清楚了,吐蕃赞普怀疑城中有人作大唐的内应,命令一名叫窝儿术的官员排查,窝儿术是吐蕃一名权臣,仗着出身韦氏,经常打压不服自己的人,这次更是以权谋私,大肆排除异己,当中大部分都是与他不和的官员和贵族。” 郑鹏的眼珠子转了转,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,开口道:“把那些人全押到布达拉宫,本将自有用处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