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将军,你看,吐蕃人开始集结军队,看样子想进攻,这招请君入瓮还真有效。”陆进放下手里千里眼,一脸惊喜地说。 “让某看看。”郭子仪一边说,一边抢过千里眼。 半响,郭子仪一边把手里的千里眼递给一旁的莆巴甲,一边说:“看样子,这些人是来试探我们虚实的是,莆城主看一下,这领兵的是什么人。” 崔希逸去审问犯人,郭子仪也不认出对面是什么人物,问归顺的莆巴甲最合适不过。 莆巴甲一直向往大唐文化,又表了忠心,郑鹏对他很信任。 在陆进的讲解下和帮助下,莆巴甲在千里眼中清楚地看到戚氏一族的族长迪巴奥骑在马上,左手持着一杆长矛,右手握拳用力锤打自己的心口,戚氏一族的士兵高举着手里的弯弓,张大嘴,好像叫喊着什么,看样子是做战前动员。 莆巴甲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,一时不知说些什么,太神奇了:自己用肉眼看去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有军队在集结,可用郭子仪递过来的、那个叫千里眼的玩意后,连迪巴奥脸上的胡子都能数得清楚。 厉害啊,相隔起码有六七里地,竟然看得这么清楚,看来这支唐军手里不止一种秘密武器。 难怪唐军能避开那么多明岗暗哨、绕开那么多巡逻队,神不知鬼不觉抵达逻些城,自己手里的千里眼肯定立了不少功,前面还以为全凭突骑施公主眷养的那只金雕探路呢。 脑里思如电转,不过莆巴甲不敢怠慢,看了一会便恋恋不舍把手里的千里眼还给郭子仪:“看清了,带头的人叫迪巴奥,戚氏一族的族长。” 千里眼这玩意太神奇了,拿在手中好像看到另一个世界,迪巴奥真想要一只,可他看到征西军几个大将领也是几个人轮着用,猜想肯定非常珍贵,就是再喜欢,也只能乖乖归还。 郑鹏皱着眉头说:“迪巴奥?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。” 陆进接过话头,冷笑地说:“原来是他,将军,这个迪巴奥在吐蕃可是一员虎将,天生神力,据说八岁第一次跟队去大唐打草谷时,用他的小弓箭射死了一名大唐的女子,相传死在他手下的大唐百姓不下千人,号称千人杀,他好勇斗狠,对了,他还有一个外号叫斗獒,獒是吐蕃特有一种狗,又大又凶,就连老虎也不敢惹发怒的獒。” “此人某听过”郭子仪开口道:“号称吐蕃将领的后起之秀,以勇猛著称,将军,怎么对付?” 郑鹏想都不想就果断地说:“我们人少,又是孤军深入,不能跟他们耗,哪个敢出头,给我往死里揍,揍到他们怕为止。” 顿了一下,郑鹏补充道:“他们派人来试探新武器,满足他们,也不用放到城里再消灭,就在城门前解决他们。” 众人相互望了一眼,然后齐声领命。 好像有默契一样,这边郑鹏刚说了作战安排,那边迪巴奥大吼一声,率着麾下五千戚氏一族的勇士,杀声震天地向逻些城冲来。 “冲啊,勇士们,跟我冲。” “让唐狗看看我们的厉害。” “戚氏一族的勇士们,让那些应戴着狐狸尾巴作战的家伙看一下,戚氏勇士有多威风。” “族长有令,攻入逻些城,放任抢掠三天。” 重赏之下必有武夫,在迪巴奥的带领下,五千戚氏一族的将士一手挥着弯刀,一边快马加鞭,五千多匹马就像一股的无可抵挡的洪流,一阵风似的向逻些城打开的北城门冲去。 五千匹战马一起冲锋,只觉得喊杀声冲动,马蹄声好像把整片大地都要踏穿一样,义无反顾、像风一样向前冲。 阳光下,一张张坚毅的脸庞,好像体现出族长迪巴奥打倒唐军的决心;一双双因激动变得有些狂野的眼神,好像透露出吐蕃将士那种轻生重死、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;就是将士们嘴里的喊杀声,好像磐石般坚定。 山坡上,悉诺逻恭禄突然说道:“好一支铁血雄师,迪巴奥做得真不错。” “很好”大将军坌达廷点点头说:“集合迅速、队列整齐,就是进攻时阵列也没有乱,非常难得,看得出迪巴奥下了不少苦功。” 有一句坌达廷没说,这支戚氏一族的骑兵,可以算吐蕃精锐之师,用它验唐军的成色,足够了。 近了,近了,在迪巴奥等人的不断催促下,戚氏一族的五千骑兵,离逻些城的北城门越来越近,没一会就冲到了唐军长弓兵的射程之内。 开弓没有回头箭,迪巴奥不断地催马,悍不畏死向城门的方向跑,一心想在唐军关上城门之前攻下逻些城。 三百丈、一百丈、八十丈、五十丈... 眼看城门越来越近,只要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能冲进城门,好像唐军还没有反应,迪巴奥心里暗暗疑惑,难不成唐军真以为没人敢攻城,就这样白白送自己一个天大的功劳? 近了,近了,眼看城门口就在前面,迪巴奥的眼睛越来越亮,好像名望、厚将已经向自己招手了。 “族长,你看看,头上是什么?”人群中一名心腹亲卫提醒只顾追人的迪巴拉。 迪巴拉抬头一看,眼里顿是全是疑惑:头顶上掉的,不是常见的滚石擂木,而是一根根好像小短棍的东西,就这么点的玩意还想伤人?咦,等等,那些小木棍好像还会冒烟...不好,这些不是唐军神秘的火弹吧? 没等迪巴拉想明白怎么回事,“轰隆”的一声,天上的手榴弹开始爆炸。 “轰隆....轰隆隆.....” 郑鹏下令枪打出头鸟,下手不要留情,郭子仪也不客气,早早就让人准备好手榴弹,一到有效杀伤范围,马上从城墙上扔下去。 迪巴奥运气不好,一枚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,这位杀人超过千人、拖着一把三十八斤重大刀、号称吐蕃斗獒的迪巴奥当场被一块碎片刺伤左腿,而他胯下的马,在爆炸声二条马腿应声被炸断,连累马背上迪巴奥狠狠地栽倒在地上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部下惊吓到的马匹踩成肉泥。 别说照面,就是人都没看清就死了,输得彻底。 此时爆炸声、人的惊吓声、哭喊声、惨叫声还有马匹的嘶叫声乱成一团,戚氏一族的族长迪巴奥炸伤后掉马,当场被乱马踩死,剩下的族人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,手榴弹一响倒一片,有的人想冲进去跟唐军拼命,可是他们胯下的马被吓坏,拼命的四处疯跑,任由城墙上的唐军不停地用手榴弹、弓箭收割,现场到处是残肢碎肉、遍地都是伤者、死者,犹如修罗地狱一般...... 站在山坡上看着坌达廷、悉诺逻恭禄等人,一个个面色铁青地看着,震惊之余,又有一丝侥幸的神色。 幸好,冲上去的不是自己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