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唐军占了高地,提前架设好投石机,又占了先手,当场就打了吐蕃援军一个措手不及,不仅阵脚大乱,还当场造成大量伤亡,乌泽、胡如等人看到势头不对,掉头分散就跑。 正面都打不过,更别说中了埋伏,反正自己前来支援,别人也说不上什么,情况危急,管不了那么多,保存实力要紧。 看到敌人要逃,早就作好准备的崔希逸大手一挥,征西右军突然从两侧杀出,趁三个蕃族乱成一团时进行二次突袭,先扔一波手榴弹,然后挥动手着里的武器大肆收割,杀得巴族、大律族和霍尔藏族的人哭爹叫娘,狼狈而逃。 征西右军一直追杀了三里多地,郑鹏这才收让人鸣金收兵。 在追杀的同时,其他人也快速打扫战场,崔希逸的人一归队,郑鹏马上下令又赶往下一个目的地。 崔希逸扭了扭脖子,有些意犹未尽地说:“这仗打得过瘾,就像打猎时发现兔子窝一样,还说吐蕃人什么轻生重死,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,现在是杀人不累,追人累。” “那是他们的信仰崩塌,他们心中的神佑之地,我们大摇大摆地来了;他们视为四铁卫之一的镇北大营,一夜之间就让我们全端了,他们认为坚不可摧的逻些城,我们说破就破了,就连他们视为神灵化身的赞普,也是说死就死,戚族族长迪巴奥被乱马踩死后,十多路人马、十数倍的兵力围着逻些城,硬是不能越池半步,反而是我军频频出场袭击、挑衅,他们内心的信仰和骄傲都磨得七七八八,哪里这会轻生重死呢,忘了他们称我们是什么,魔鬼!”郑鹏一脸骄傲地说。 信仰是一点一滴积聚起来,聚起来容易,崩塌起来更快,从吐蕃人称唐军为魔鬼时起,内心已经种下了胆怯的种子。 没有人是真的不怕死,而坌达廷、悉诺逻恭禄等人的畏缩不前,更是极大的打压了吐蕃将士的积极性,以至吐蕃帝国赖以生存的信仰轰然崩塌。 很简单的例子,看战争片时,伤亡越多观众看得越高兴,可是看惊悚片的时候,特别是那片恐怖片的时候,就是个别死亡也吓得毛骨悚然,很多人看完后晚上要开着灯才敢睡下,郑鹏也有多次看鬼片吓得把头埋进被子里睡的经历,后来看专家解释,才知那是对未知死亡的恐惧。 崔希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一脸佩服地说:“受教了。” 兰朵一边骑马,一边好奇地问道:“奇怪,这边都打完了,怎么郭将军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?” “不奇怪”郑鹏开口道:“坌达廷向来小心谨慎,不会像这些人那样冒进,肯定是小心再小心,在战场上喜欢玩心理战,正好跟我大哥棋逢对手,慢一点也不奇怪,嗯,估计也快了。” 话音刚落,远处突然传来火弹的爆炸声,很快又传来喊杀声,很明显郭子仪跟另一路支援的坌达延交上手。 “郑鹏,没想到你真是能掐会算,这也让你说中。”兰朵一脸惊讶地说。 难得兰朵赞扬,郑鹏只是哈哈一笑,也不答话,反而跟崔希逸商议下一步的动作。 战场上瞬息万变,哪能指望能掐会算,自己是从收集的情报,根据敌人行进的习惯、马力和路程,大约估算他们需要的时间,兰朵只看到自己威风八面的一幕,没有体会到自己在背后付出多少汗水。 大唐在一百多年前就开始研究老对手吐蕃,虽说关系时好时坏,但一直没有停下暗中收集情报的脚步,有关吐蕃的情报,军部的秘密库房堆积如山,郑鹏计划吞并吐蕃时起,相关的情报收集工作不仅没放缓,相反空前活跃,大到兵力配置,小到乡村小路怎么走、重要目标有什么兴趣爱好、优点缺点等等,为了破坏吐蕃的祭天法会,郑鹏和郭子仪、崔希逸作了好几个计划和大量应急措施,一些重要地理位置,甚至制作了简单的沙盘来研究。 不夸张地说,郑鹏带兵出去,就是一点粮草也不带,短时间内也不害怕,因为郑鹏手里有一份绝密地图,里面十多个大唐细作暗中屯积粮食的秘密粮仓,都安置在很隐蔽的地方。 这次兵发吐蕃,征西军表面风光无限,火器是头号功臣,实则背后有无数大唐细作的付出和贡献。 郭子仪的战法跟郑鹏相同,都是快打快攻,短时时内造成大量杀伤后再快速抽身而去,一场埋伏战打了不到二刻钟就撤退,留下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,绝大部分是吐蕃将士的尸体。 “大将军,唐军跑了,我们...追不追求?”一名千夫长擦了一下脸上的鲜血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 想不明白,唐军明明占了上风,可唐军只追了一会,造成一定的杀伤后转身就走,让大将军的布置落空。 坌达延咬牙切齿地说:“穷寇莫追,派一队机灵的斥候远远跟着就行,反正他们出了城,可以慢慢跟他们玩,先清点一下损失,对了,乌泽他们那一路也遭到埋伏,派人看看他们的损失。” 战场上除了勇,也要有谋,坌达廷猜想到唐军不会那么简单,来的时候就留了心眼,在一处隐蔽的地方设下埋伏,遇到唐军袭击时就撤退,引诱唐军追杀,只要把唐军引入自己的埋伏,到时一涌而上把它吃掉,可以说坌达延是故意送上去,遇到唐军时又有心逃跑,把后背露给唐军,没想到唐军只是追杀了一段就主动放弃。 要知道,当时唐军距离埋伏圈不足一里地,可是唐军及时鸣金收兵,坌达廷气得脸色都发青了。 简直就是舍了孩子套不着狼,赔了夫人又折兵, 千夫长领命刚下去,葛氏族族长马桑奎面色阴沉地走过来,一脸肉痛地说:“这些唐军,简直成了精,真是气死人了。” 这次救援,虽说坌达廷也亲自出马充当诱饵,但在分工上,坌达延的人主要负责埋伏,而马桑奎的人负责诱敌,唐军不进埋伏圈,意味着有葛氏一族的伤亡远比坌达廷高。 换哪个也高兴不了,坌达廷势大,承诺战利品与马桑奎平分,马桑奎才答应充当诱饵,没想到失算了,唐军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撤退。 坌达廷苦笑道:“要是没点能耐,他们还能拿下逻些城?” 马桑奎越想越不甘心,愤愤不平地说:“大唐有一句话说得好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唐军大部跑了,可斥候说他们没带俘虏,有人看到唐军出场后,大唐公主还出现逻些城的门楼,而逻些城还有唐兵在把守,这次来的唐军没有多少人,大部已经出城,也就是说逻些城很空虚,大将军,不如我们把逻些城拿下,先夺回都城,把金城公主那个贱人拿住,看姓郑的就不就范。” 死伤那么多人,什么好处都捞不着,现在连追都不敢追,这仗打得这么窝囊,不好好出一口气,马桑奎真怕自己晚上睡不好。 “很好,马族长可愿作前锋?” “这个...”马桑奎马上怂了。 坌达廷安抚他说:“逻些城墙高城固,寻常手段很难攻得下,郑鹏敢把大唐公主留在逻些城,肯定留有后着,逻些城就是能拿下,损失肯定也极大,族长说得对,和尚能跑,庙跑不了,不如想办法把唐军的大部队先吃了,剩下一个孤立无援的逻些城,要拿下就简单多了,唐军大部离城,城里多是我们自己人,说不定我们不用进攻,里面的人寻个机会,在城内就把唐军给解决,多好。” 顿了一下,坌达廷继续分析道:“就是花大代价拿下逻些城,捉到金城公主又如何?郑鹏当日攻打逻些城,要是顾忌金城公主他还会打吗?都这个时候,别说一个旁系的公主,就是抓到大唐的皇子作人质估计也不顶用,唐军为什么敢放弃逻些城,那是他们有能重新夺回的信心。” 坌达廷嘴里安抚马桑奎,心里也是窝着一团火,自己打了几十仗,就没打过这么窝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