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库罗拍拍手,很快两名葛逻禄女子押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进来。 那名女子一进门,在场的几个男子眼前一亮,这个美女太出色:二八年华,是少有粟色头发,皮肤白得像雪一样,瓜子脸、柳眉杏眼,身材匀称、凹凸有致,特别是那双眼睛,明亮而深邃,再加上独特的气质,除了青春无敌外,还有一种特别的、类似西方的神秘美,要是没猜错,这个女子应是吐蕃和大食的混血儿。 大唐有很多胡姬,吐蕃也在丝绸之路上,一些吐蕃贵族也喜欢蓄养胡姬,这个女子就是吐蕃人和胡人的混血。 后世有人研究,东方人的眉毛与眼睛相距普通大于1.5厘米,而西方人的眉毛和眼睛相距普通小于1.5厘米,这让西方人的眼睛显得深邃、有神。 郑鹏还没开口问,库罗就主动介绍:“郑将军,这位美女怎么样,还入你法眼吧?” “的确是一位美女”郑鹏打个呵欠说:“只是现在有些特殊,这份厚礼不能收。” 葛逻禄族是自己拉拢过来的,要是收了礼,就怕背后惹人非议,自己也不好跟绿姝和林薰儿交待,传出去,就是替葛逻禄一族说话也方便。 有些无言了,郑鹏喜欢美女不假,但不是像种马一样看到美女就要扑上去,现在动不动就有人给自己献美女,弄得自己好像一个色中饿鬼一样,兰朵弄了一个依秋也就算了,现在库罗也送一个小美女,这算什么回事? 库罗淡然一笑,开口说:“郑将军不要急着拒绝,知道她是谁吗?” “她是谁?”郑鹏有点想问不会又是你妹妹吧,不过话到嘴边改了口。 伊秋的事,让郑鹏在库罗面前感到有点不太自在,也不知她有没有跟库罗说。 “她叫专墀松兰若,吐蕃大将军坌达廷的女儿”说到这里,库罗有些感概地说:“坌达廷真是一个狠人,把自己的女婿、儿子都赶去送死,后来还把他女儿推出去,说谁先冲到唐军的营地,他就把女儿嫁给谁。” 郑鹏上下大量了一下墀松兰若,开口道:“难怪那些吐蕃百姓退了,很快又疯狂地冲上来,原来是拜她所赐,这就是红颜祸水啊。” “你这个大唐魔鬼,可惜不能把你杀了,你害死我阿爸啦、哥哥和姐夫,兰若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这时被押着兰若盯着郑鹏,咬牙切齿地说。 现在终于看清,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郑鹏就在眼前,兰若一双眼睛有如毒蛇一样盯着郑鹏,要是目光能杀人,郑鹏已经被这她杀了不知多少次。 可惜,刚想冲上去跟郑鹏拼命,可那两名葛逻禄一族的女战士马上把她按紧。 郭子仪哈哈一笑:“这个妞有点泼辣,将军,跟你家里的娇妻美妾大有不同,说不定另有一番滋味呢。” 库罗附和道:“越是反抗,就越有问题,将军放心,这个女子虽说出身将门,但她一点武艺也不会,绝对不是刘将军的对手。” “呸”兰若对郑鹏吐了一口口水,一脸愤怒地说:“你这个魔鬼,肮脏的唐狗,休想碰我,只要有机会,我会咬破你的喉咙,我保证。” 落到郑鹏手里,肯定不会有好下场,兰若也豁出去了。 “该死,死到临头还敢嘴硬”库罗闻言悖然大怒:“看我怎么教训你。” 送一个美女给郑鹏,算是示好,也算是表示感谢,本来就是让郑鹏高兴的,没想到这个兰若,竟然当众痛骂郑胸,库罗当场暴怒,扬起手就想掌她的嘴。 “族长,不急,交给我。”郑鹏拉着他,一脸平淡说。 库罗马上住手,不忘恭维道:“郑将军真是怜香惜玉。” 看到郑鹏拉住想打自己的库罗,兰若一脸鄙视地说:“惺惺作态,别想到本小姐会感激你,郑鹏,你在本小姐眼中就是一个恶魔、无耻小人。” 墀松兰若心里冷笑,那些上位者,通过威逼利诱让女子就范的事,自己不知看过多少,再说刚进营帐时,三个男人自己的表情和神态尽收眼底。 对于自己的美貌,兰若有绝对的自信。 郑鹏站在兰若面前,有些轻挑地上下打量兰若,很快开口说:“兰若小姐对自己容颜,好像很有自信。” “是又如何?”兰若根本不给郑鹏好脸色。 “不愧是坌达延的女儿,果然胆色过人,不过你好像还没有弄清现在的境况,现在你是俘虏。”郑鹏提点道。 兰若的眼珠子转了转,很快说道:“是又如何,郑鹏,你不能动我。” 看到郑鹏一脸不屑的表情,兰若马上说:“我有重要机密要见你们大唐的皇帝,很重要,很重要。” 郑鹏有些惊讶地说:“哦,是吗?什么事这么重要,跟本将说也行,皇上说过,与吐蕃有关的所有事,本将都可以酌情处理。” “不行”兰朵马上说:“这件事关乎到一个很重要的机密,不怕告诉你,吐蕃年年打草谷,他们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财物收藏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,这么多年来,积累的财富数以千万计,我要想大唐皇帝,只要他当从承诺饶我一命就能拿到秘密宝库,到时你也可以立一个大功,大不了,到时在大唐皇帝前给你多多美言自句。” 什么,神秘宝库,钱财千万计? 一旁的库罗和郭子仪都有些心动,他们都看着郑鹏,看看郑鹏怎么处理,要是真的,就是献上一批给皇帝,自己也能大发特发。 郑鹏瞄了兰若一眼,兰若的目光碰到郑鹏的目光,刚开始有些躲闪,不过她很快就若无其事地说:“看,看什么,这么重要的机密,我一定要看到大唐皇帝才说,没看到大唐皇帝之前,就是打死我也不说。” “哈哈哈....”郑鹏突然放声大笑,笑毕,有些玩味地说:“兰若小姐,什么宝库,那是子乌虚有的东西,你是想找机会接近我们皇上,然后用美色迷惑,得到皇上宠爱后,就会千方百计抵毁我,最好是害到我有多惨就多惨,对吧?” “你...你说什么,本小姐听不明白。”兰若有些慌乱,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。 被抓后,兰若一直在想着怎么报仇,思来想去,就是没有什么好办法,最后把主意打在自己身上。 兰若对自己的姿色很有自信,要想报仇,最好以身伺狼,获得大唐皇帝的宠爱和情任,最后开始报复郑鹏。 围往乌古拉山时,坌达廷不止一次对兰若说,吐蕃最大的敌人就是郑鹏,自己的最大敌人就是郑鹏,要是能替阿爸啦报仇,兰若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。 郑鹏二世为人,阅人无数,一看兰若的表现就知自己猜中她的心思,咬哼一声,突然一伸手扯住兰若的衣襟,把兰若吓了一跳,那两名葛逻禄的女将士看到,也连忙松开了手。 她们早就得到库罗的嘱咐,无论郑鹏要干什么都全力配合。 “你,你干什么,放开你这只肮赃的手。”兰若被郑鹏的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挣扎着说。 该死,这个郑鹏不是看出自己的心思,现在来对付自己吧? 郑鹏二话不说,两只强而有力的手向两边猛地一撕,一下子把兰若身上那套长裙撕开,这时已进入炎夏天,兰若除了长裙外,里面只剩下一身单薄的亵衣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。 “啊,你,你别乱来,别乱来。”兰若吓得花容失色,连忙双手护着心口,看着郑鹏的眼睛,又是怨毒又是惊恐。 最怕就是郑鹏突然兽性大发,对自己霸王硬上弓,兰若知道大唐的风气有些保守,有权势的男人都喜欢处子,自己要想征服大唐皇帝,一定要保持处子之身,这样才有机会上位。 要不然,就是自己长得再漂亮,无论是大唐的皇帝还是权贵,都不会看重自己。 郑鹏上下打量着泄露了不少春光的兰若,一脸讽刺地说:“给你三分颜色就敢染坊,真不知自己是什么人了?你不是吐蕃有名的美女吗,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特殊,什么大将军之女,算什么东西,吐蕃赞蒙比你高贵吧,现在扫着地、刷着碗呢,就是吐蕃王族的公主郡主,也在为大唐英勇的将士洗衣做饭,你看看你,脱了衣裳,跟青楼那些一贯钱就可以睡一晚的青楼女子,又有什么差别?” “你...你...”兰若又气又急,半天说不出话。 第一次被人把自己和青楼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子比较,兰若都快要气到疯了。 “哈哈哈,有道理”郭子仪冷笑地说:“吐蕃赞普畏罪自尽,就是逻些城也落在我们大唐手中,现在就是吐蕃的最强联盟也被彻底打垮,墀松兰若,醒醒吧,你现在不再是什么大将军之女,你只是一个最卑贱的女奴。” 从小习惯众星捧月的兰若,哪里看过这次情形,不仅被那么多骂,还当众扒了自己的长裙,这让兰若感到前所未有的侮辱,还有莫名的羞耻感。 回过神后,兰若破口大骂:“郑鹏,你这个魔鬼,杀人不眨眼的魔鬼,我要诅咒你,诅咒你你死无葬身之地,诅骂你全家.....” 只是骂了一半就骂不上去,因为郑鹏一脸不耐烦地用一团布塞进她的嘴。 终于安静多了。 “郑将军,没想到这个妞性子那么烈,是我的错,下次一定给你物色一个更好的。”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 本想拍郑鹏一记马屁,没想到拍在马腿上,库罗开始反思为什么不台驯得听话才送上去。 郑鹏摆摆手说:“族长的一番好意,哪有什么错,行,这份厚礼我收了。” “难得郑将军看上眼,喜欢就好。”库罗哈哈笑道。 郑鹏的性子库罗自己,平时不收东西,主要是他嫌麻烦,现在答应收下,说明他一定会在这件事尽心尽力。 说了收后,马上有两名士兵上来接收,当他们看到兰若衣衫单薄,犹豫一下,一名侍卫拿来一件披风,准备帮兰若披上。‘ 郑将军收下后,那就是郑将军的人,郑将军怎么处理、怎么看都没关系,可不能随便让别人看到。 “干什么?不用给她披风”郑鹏冷笑地说:“这位姑娘觉得自己很漂亮,不过本将认为只是一般般,就这样押下去,让兄弟们都看看,评一评,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。” 两名侍卫闻言明显楞了一下,不过他们很快按郑鹏说的,真的押着只穿亵衣的兰若往营房外走。 库罗的目光有些复杂,好像替兰若可惜,觉得郑鹏不会怜香惜玉,好像也在反思自己这份礼是不是没有送到点子上,因为郑鹏并没有多少看重。 难道是审美观的差异? 心里有些遗憾,不过库罗很快又振作起来,原因很简单,刚才只是第一份礼,第二份礼物、也是重头戏在后面。 库罗拍拍手,一脸自信地说:“郑将军身边美女如云,每一个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,看来第一份礼物没看上,没有关系,相信第二份礼物郑将军一定满意。” 说完,不待郑鹏开口,库罗大声说:“来人,把大礼压上来。” 一声令下,很快第二份礼物送上,还是人。 刚看第一眼时,郑鹏心里就一个念头:怎么是一个男人?自己就是对那个墀松兰若兴趣不是很大,也没有理由说明自己喜欢男人啊?送个男的给自己,有这么重口味吗? 当郑鹏看清一点时,心中一喜,忍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这,这不是吐蕃大相悉诺逻恭禄吗?族长,你把他抓到了?哈哈哈,太好了。” 吐蕃军联盟,主要发起者就是坌达廷和悉诺逻恭禄,两人一文一武,硬是把原来散成一团泥沙的人马捏合成一个整体,乌古拉山之战结束后,坌达廷死了,次仁死了,很多部族的重要人物也死了,偏偏少了这位吐蕃大相,郑鹏还想派人查仔细点,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没想到让库罗抓到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