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林甫打开卷宗一看,楞了一下,眼睛越瞪越大,神色越来越怪异,等放下手里的卷宗时,脸上的表情复杂。 这是一份有关征西将军郑鹏的卷宗,上面全是郑鹏在西域和吐蕃做不法事情的记录:卷宗上记的都是郑鹏私采盐矿、暗中贩卖私盐、派人参与黑市贸易大肆横财、拉拢收买部下、殴打当地官吏、公器私用,利用朝廷的马车运送私盐及其他名下酒坊的酒等罪状,这些都是大罪,像在军中喝酒、迟到早退这些小错更是多不胜数。 赵常平没有说话,只有很平静地喝着茶。 跟聪明人谈判的好处是不用多费口舌,特别像李林甫这种八面玲珑的人谈更省心,他不会轻易让人左右,说得越多他想得越多,还不如不说。 过了好一会,李林甫终于打破沉默:“这是殿下的意思,还是丽妃娘娘的意思?” 太子李瑛和赵丽妃虽说是母子,可也有意见不同的时候,李林甫在作出决定时,要得到足够的信息。 “都有。”赵常平沉声道。 李林甫犹豫了片刻,很快咬咬牙说:“好,这份卷宗某收下了,但这张柜票,常平兄还是带回吧,能为殿下效劳是哥奴的福气,哪能收钱呢?” “留着吧,李侍郎用不上,可以用它多结好友,这样一来就是发声,也不至于没人附和”说话间赵常平已经站起来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:“李侍郎要玩得尽兴些,以后到春风楼的一概费用全免,在下告辞。” 听到赵常平的话,刚刚想叫住他的李林甫楞了一下,脸上有一种释然的感觉。 坊间传言,前年春风楼的幕后东家换成太子,只是这事很隐敝,也没人有证据,赵常平的话差不多可以印证传言的真实性,难怪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黄金的柜票,也难怪自己在包厢里听曲时赵常平能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没人拦截。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太子怎么说也是储君,居然连春风楼这种物业也能弄得到,有春风楼这种日进斗金的产业,区区一万两黄金也就是毛毛雨。 李林甫明白,赵常平最后那句话的目的,一是暗示把李林甫当成自己人,这么隐秘的地方也没瞒李林甫,二来也是变相地在李林甫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,最后也有拉拢李林甫的意思。 只要效忠太子李瑛,虽说前程暂时不是很光明,但美女要多少有多少。 再次站好了队,李林甫也顾不得再寻作乐,收好卷宗和柜票,很快就走了。 李林甫不喜欢打没有准备的仗,要成为太子手里的刀弹劾郑鹏,非议很大、压力也很大,既要出击,又要在不利的情况下能全身而退,需要做万全的准备。 运气不错,李林甫赶在宵禁前回到家里,马上把自己的管家、也是自己最信任的智囊马文智前来商量。 马文智听到自家主子要向太子李瑛靠拢、还要跟郑鹏为敌时,吃惊地说:“郎君,可是太子那边的人出现了?” 李林甫做过太子中允和太子谕德,本已打上太子的印证,看到太子的地位不是很稳,又想着暗中向武惠妃示好,做一棵墙头草,示好武惠妃时让中书令萧嵩从中作梗的事马文智知道,但这些都不足以让李林甫甘愿充当太子手里的刀的理由。 有心到平康坊买醉的李林甫中途返回,一回来就要弹劾与太子不和的郑鹏,马文智知道事情肯定有了变故,还是很大的变故,最大的可能就是太子的人出手。 要是没人背后支持,李林甫肯定不会在郑鹏刚立下盖世奇功的时弹劾他。 马文智是自己心腹,也不用对他隐瞒,李林甫把春风楼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 说罢,叹了一口气:“做人最忌就是左右摇摆,我们错过保持中立的机会,本应是太子的人,偷偷示好武惠妃,想做个墙头草,哪边风来哪边倒,没想到时运不济犯小人,现在不仅是武惠妃不同意,想必太子那边也不高兴,这次弹刻,既是对某的惩罚,也是对某的考验,要是再拒绝,那是两头不讨好,把太子和武惠妃都给得罪,那时更没好果子吃。”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李林甫稍稍喘了一口气,很快继续说:“现在是最后的机会,某已经没有拒绝的资本,罢了,怎么也是宗室,就算站错队,也不至于掉脑袋吧,呵呵。” 马文智思索一下,很快说道:“有时说错一句话,需要有无数的话来弥补;下错一步棋,让整个棋局都变得被动,郎君也算没有选择的选择,老子在道德经有云【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较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(hè),前后相随。】,很多事讲求一个平衡,朝堂也是如此,郑鹏屡立战功,先是捣弄出火器,又以区区一万人马以蛇吞象之势灭掉吐蕃,拨除大唐西面最大眼中钉,在吐蕃军中声望极高度,虽说不至于功高盖主,但也到了要提防的地步。” 顿了一下,马文智分析道:“除此之外,西域两股最大的势力突骑施和葛罗禄,突骑施的郡主几年前就跟郑鹏纠缠不清,说不定早就关起门来成了一家人,而葛逻禄是郑鹏一手策反,让它重新回归大唐,葛逻禄的现任族长曾跟郑鹏有八拜之交,如此一来,郑鹏对大唐西部的影响力太大了,想必皇上也想到听到不同的声音,郎君可以效仿贞观时的魏文贞,成为一代谏臣,说不定封候拜相会更快。” 魏文贞就是魏征,要说魏征,绝对是一个牛逼冲天人物,大业十三年(617年),魏徵在武阳郡丞元宝藏帐下为官,元宝响应瓦岗李密后,魏征也为李密献过策,但李密不用,因为连年混战、局势动荡,先后效忠过长史郑颋、窦建德、李建成,最后才效忠李隆基,三国时吕布因先后做了丁原和董卓的义子,被人讽嘲为三家姓奴,而魏征效忠的人比吕布还多,再说唐初人才济济,武有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等大将,文有房谋杜断等谋士,魏征武不惊人文不出采,按理说他很难出头,没想到他独辟蹊径,以直谏出名,专门跟皇帝李隆基作对,气得李隆基多次说要杀他,可最后没杀成,还让他直谏出一条青云路:官至光禄大夫,封郑国公,入凌烟阁,还被后人称为一代名相。 “砰”的一声,李林甫一掌拍在案面上,高兴地说:“生我者,父母也,知我者,文智也,没错,某也是这样想,皇下上位后励精图治,国力蒸蒸日上,跟当日贞观之治何其相似,现在朝野对郑鹏颂声如潮,大有功高震主之势,皇上肯定想听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声音。” 萧嵩那草包从中作梗,向武惠妃示好失败,太子那边又逼李林甫作随时牺牲的马前卒,李林甫就想趁着这一阵风,把自己打造成像魏征那样的“直臣”形象。 到时就是效忠皇上,不押太子李瑛,也不站队武惠妃和寿王,落个清闲。 “郎君高见”管家马文智继续说:“此事非同小可,小的意思是要谨慎行事,这些卷宗上的材料,不能尽信,要是有一件不对,反而成了诬告,那就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 “有理,继续说。”李林甫马上问道。 马文智想了一下,很快说道:“最好是核定上面的事,宁可少谏,也不能冒险。” “好,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,明天一早就出发,早去早回,记住一定要秘密行事,不能打草惊蛇。” 唐律有一句叫“诬告同罪”,意思是诬告别人犯什么罪,查出后,就按犯的罪来给诬告的人定罪,就算是太子的人送来的材料,李林甫还是不敢全信,自己先派人核实一下。 “小的领命。” ....... 郑鹏一行由逻些城回长安,入秋出发,一行人足足走了二个多月,终于在十二月十三日回到长安,准备来说是远远看到长安高高的城墙。 回来的路上,马匹和马车充足,前面还有各地的驻军开路,但路径嘎隆拉山遇到般诺的袭击,前后被困了好几天,一需要护送公主、押送原吐蕃皇族,还要应府沿路各官吏、驻军将领还有当是士绅的慰问,再加上冬天路滑,不好走,足足走了三个多月才回到长安。 拿出千里眼,郑鹏看到高高的城墙、雄伟的明德门门楼,看到明德门两边挤得密密麻麻的百姓,中间是穿着朝服的文武百官,看仔细点,还可以看到禁军和御前侍卫的身影,要是没猜错,李隆基亲率文武百官到城外迎接凯旋而归的有功之臣。 连吐蕃都灭了,这份不世奇功,绝对值得李隆基重视,事实上,李隆基非常重视,下令礼部以最高规格迎接郑鹏一行,郑鹏绕路由明德门进入长安,就是礼部派人通知的结果。 由明德门进入,就是宽150米、长5020米的朱雀大街,一路可以接受更多百姓的欢呼和喝彩,也可以在那些胡商、外国使臣面前显露大唐的国威、军威,对出征的将士来说,能从明德门进入,有皇上亲自率着文武百官迎接,这可是无上的光荣。 对一些第一次进长安的将士来说,这次的见识,够吹一辈子了。 这次除了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,还有问罪吐蕃王族、接回嫁到吐蕃的金城公主,三件事,每一件都不是小事,郑鹏一行刚抵达凤州时,礼部的人就跟郑鹏接触,确认一些事项,商谈一些要注意的事项等等,从凤州到长安这一段路,前面商议了好几次,弄得郑鹏都有些不太耐烦。 郑鹏收好千里眼,勒住马头,大声喊道:“将士们,兄弟们,一个个都给我听好了,现在明德门前挤满了百姓,文武百官都来了,皇上也会在明德门迎接我们,把头梳好、铠甲穿好,用水袋里的水好好擦擦脸,都把精神头给抖出来,你们就代表着征西军,让皇上看看征西军的威武雄壮、不可阻挡;让长安的百姓、胡商和那些外国来的商旅、使臣看看什么叫百战精兵。” 皇帝在大唐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由于身份高贵、政务繁忙,为了安全起见,很少出宫,能让皇上在门前或殿前已经很了不起,而李隆基在明德门外迎接,相当于在城外迎接,这可是最高级别的规格,郑鹏不敢怠慢,生怕手下在李隆基和百姓面前出丑,下令手下整理着装,看看有没有问题。 “将军,皇上...皇上真的来接我们吗?”一名叫候三的侍卫一脸紧张地问道。 候三虽说是大唐人,可在西域的龟兹镇出生,长大后没别的本事,只能去当兵入伍,对他来说这是第一次到长安,也是第一次看到皇帝,当场就紧张起来。 “当然”郑鹏一脸肯定地说:“我们是什么人,我们是征西军,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的征西军,候三,一会精神点,皇上肯定来,刚刚在千里眼里都看到禁军和御前侍卫了。” “一定,一定,谢谢将军。”候三一脸感激地说。 听到长安百姓、文武百官甚至皇帝都在明德门外欢迎,将士们一个个笑得那一个叫灿烂,兴奋地议论起来: “天啊,没想到皇上亲自来接我们,真不敢相信。” “就像做梦一样,就是看着西军四军待遇好才报的名,本以为就是守守堡垒什么的,没想到是去灭吐蕃,不仅灭了吐蕃,还活着去长安接受皇上的奖赏,这辈子算是没白活。” “俺给俺爹娘都写了信,让他们在长安等,也不知两位老人家到了没有,要是他们看到俺这样风风光光地进长安城,肯定高兴坏了。” “嘻嘻,某也给换了庚帖、还没过门的娘子写信,让她来明德门看,当她看到某高头大马、威风凛凛的样子,肯定满心欢喜。” 众人议论纷纷,不知哪个好事者大声问道:“郑将军,你那些平康坊的胭脂军团有出现明德门替你欢呼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