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心怀鬼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谁说不是呢?陛下真明君也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吾等往后是不是就不是新罗人,而是唐人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……大概,好像,应该算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唐军能够剿灭朴氏叛贼么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唐军强横,天下无敌!区区朴氏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年隋军也是纵横天下,不还是在高句丽面前摔了跟头?”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,尔不懂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大唐灭了大隋,自然还是大唐更厉害,高句丽能够打败大隋,却绝对打不过大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新罗百姓议论纷纷,对于新罗成为大唐的藩国,并未表现出任何不适或者反对。

    谁不知大唐强盛,唐人富庶?

    每一个唐人,都可以在新罗、倭国横着走,犯法了当地官府都不敢管,即便是高句丽与百济这样与大唐为敌的国家,其国内对于唐人亦是非常尊敬,唐人的地位甚高。

    其实高句丽王室叫嚣着与大唐开战,让大唐重蹈当年大隋的覆辙,国内的百姓并不支持。

    放着稳稳当当的日子不过,谁愿意打打杀杀?

    何况还是大唐这样的庞然大物!

    许多人高句丽人认为当年能够战胜大隋,乃是邀天之幸,是老天爷眷顾,错非提前一月降下大雪,错非大隋国内反贼横行烽烟四起,大隋早已鼎定胜局。若是那场战争打一百次,高句丽必定会输掉九十九次……

    现在再同大唐打一场国战,几乎完全没有取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高句丽也好,百济也罢,都是通过强硬的手段镇压下各自国内民间的反对声音,架杆子硬上!

    对于新罗百姓来说,能够在强横的大唐庇佑下过上安稳的好日子,能够在豪富的大唐商贾手里赚取一些钱财,那就已经是神仙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一旦成为大唐的藩国,新罗人也就摇身一变成为他们曾经无比羡慕崇拜的唐人,这等身份所带来的荣耀,震撼力太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善德女王站在大帐门口,遥遥望着军营四周聚集的百姓,在得知新罗即将成为大唐藩国之后的淡定、甚至是欣喜,一股挫败瞬间弥漫全身。

    自继位以来,她夙兴夜寐、勤于政务,未尝有一时片刻的疏忽懈怠,矢志不渝的希望将新罗管理得愈加繁荣,使得新罗百姓再也不受战祸离乱之苦,即便是最底层的百姓,亦能少有所养、老有所依……

    然而现在她才知道,她所做的一切,固然使得她在民间的声望高涨,却依旧抵不过新罗人骨子里的自卑,对天朝上国的向往。

    箕子朝鲜九百年统治,使得这片土地承载了殷商的文化,期后的卫满朝鲜虽然不过百年时间,但是大量的汉人为了躲避战祸迁入半岛,带来了灿烂的文化和先进的技术,及至之后的大汉四郡,大汉的荣光照耀这一片冰天雪地,每一个人都为大汉的强盛而欢呼!

    在这一千余年的汉人统治时期,是这片土地最繁荣、最富庶、最安逸的时期。

    等到扶余人南下,霸占了这片土地开始,战乱与贫穷、灾祸与饥饿便成为永恒的主题……

    所以,所有曾经在汉家荣光照耀之下生活过的人们,都无比怀念曾经的箕子的仁德、大汉的强盛,无时无刻不想着能够重回汉家怀抱,在世间最耀眼的文化之下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对于汉人的崇拜,早已镌刻在每一个人的骨子里!

    话说,她不亦是如此么?

    若非心中仰慕大唐,又岂能甘愿禅让王位,将金氏国祚拱手相送呢?

    当她的身影出现在大帐门口,军营外的百姓便都看到了这位他们爱戴的女王陛下,想到为了剿灭叛乱、为了抵御高句丽人与百济人的屠戮,这位女王陛下甘愿禅让王位,百姓们便感激不已,纷纷跪倒在军营之外,大呼道:“陛下仁德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寿!”

    真德公主自善德女王身后悄悄探出脑袋,兴奋的看着跪拜高呼的百姓,小声道:“姐姐你看,百姓们多么拥戴你呀!”

    善德女王却一脸颓然,想要说什么,但嘴唇蠕动两下,却终究化作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拥戴么?

    可这分明是因为即将成为唐人的欢呼啊……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朴氏、昔氏、杨山部所组成的军队潮水一样涌入金城,向着王城杀去。金氏军队固然奋起抵抗,但因为人数的劣势而节节败退,朴氏老家主朴周灿摁着腰间的佩刀,仰着头,看着远处巍峨的王城。

    几百年了?

    从新罗第八代君主朴逸圣之后,新罗君主的位置便由金氏、昔氏两家轮流把持,朴氏子孙一代又一代的奋斗,却再无入主这座王城的机会。

    创立这个国家的朴赫居世老祖,必然在天上看着这些无能的子孙,而感到愤怒哀伤吧?

    然而现在,这个机会却陡然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他将成为数百年来第一个进入王城,夺取王位的朴氏子孙,成为朴氏的中兴之主!

    身材高大、须发皆白的朴周灿睁开一双三角眼,瞪着身边的毗昙,问道:“尔可是亲耳听闻,唐人并不会参与新罗内乱之中?”

    直至此刻,眼看着便将杀入王城生擒善德女王,将新罗的国祚从金氏手中夺回,朴周灿却一直心里不踏实,城东码头上的唐军,就犹如悬在头顶的一柄宝剑,随时随地都能掉下来,扎他一个透心凉!

    即便毗昙赌咒发誓,说唐人绝不会干预新罗内乱,金氏当王亦或是朴氏当王对于唐人来说都一样,唐人要的仅仅是新罗人的忠诚;即便王城之前的唐军果真撤出金城,驻扎在码头按兵不动,可那到底是纵横天下的唐军,谁敢轻忽大意?

    故此,朴周灿一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朴氏的历史悠久,在新罗地位崇高,但是朴周灿垂垂老矣,论官爵照比主管新罗内政的上大等毗昙差了老远,故此虽然依仗年纪资历以及数千战兵在毗昙面前倚老卖老,毗昙却完全不感冒。

    他瞅着远处冲天的火光,混战的军队,信心十足道:“唐人并不在乎新罗的土地,其目的不过是与新罗结盟,一则可以断绝高句丽与百济的后路,一则可以将大唐的货殖运来此地销售,获得暴利,故此,新罗的君王是姓金还是姓朴,与唐人全无干系,金氏可以与大唐结盟,朴氏照样可以!况且,先前传说大唐意欲以皇室子弟继任新罗王位,迫使女王禅位,不过是其鸿胪寺几位官员的片面之词,后来已经遭到众多大臣的反对,那房俊固然行事嚣张,难不成还敢违抗大唐朝廷的决议,悍然接受新罗之王位?”

    朴周灿想了想,颔首认同。

    新罗这穷乡僻壤的,唐人大抵是看不上的,况且又有朝廷决议放在那里,房俊区区一个大臣,岂敢违抗?

    只要新罗的国王愿意于大唐结盟,愿意大唐的商贾货殖毫无阻碍的进入新罗,大唐必然不会介意到底谁是新罗之王!

    难不成看上了善德女王那个表子,以其在大唐国内的政治前途为赌注,亦要尝一尝一代女王的滋味儿?

    朴周灿不觉得会有人这么蠢,玩女人玩得搭上一辈子的前程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想玩玩女王,也完全可以等到新罗内乱停止大局鼎定之后,明目张胆的向他朴氏讨要,难不成朴氏还敢拒绝?

    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唐军出兵干预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令他愈发放心,颜色缓和不少,对毗昙许诺道:“尔能够劝说杨山部加入朴氏之阵营,实乃大功一件。待到踏平王城,新罗王位落入朴氏之手,论功行赏之时,足下便是新罗的功勋,吾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!”

    毗昙面色有些难看,只是瞅瞅附近的朴氏兵卒,终究忍下腹诽,施礼道:“多谢族长赏识。”

    心中却暗忖:汉人有言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待到你这只螳螂攫取到果实,吾这只黄雀会让你知道,果实到了嘴边却被人抢走,那是何等的悲伤……、

    你以为当你与金氏斗得两败俱伤之后,尚有余力保得住这座王城么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