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六十六章 不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第五听云拄着坤母剑,缓缓地站了起来,他明明没有受什么伤,却浑身抖若筛糠,那佝偻的身躯逆着残阳,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他眼里的恐惧还未散去,但他坚持站了起来,双手握剑,直面不色。

    “连自己的畏惧都战胜不了的人,即便站起来,腿也还是软的。”

    不色不再多看第五听云一眼,转瞬就又色眯眯地盯着小鸟游纯子和岱青莲,他不断地吞咽口水,双掌摩挲,似乎已经急不可耐。这时小鸟游纯子和岱青莲原本若凝脂般的白嫩肌肤,烧得白里透红,在清纯之中平添了几分妖艳,那种感觉让人惊艳,不色呼吸变得粗重,加快步伐朝二女冲去。

    而小鸟游纯子和岱青莲对眼前的危险恍若未知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就像两朵迎风怒放的百合花。

    突然,数道黑影闪现。

    五个身穿黑色束身袍,头戴玄色方巾的大和武士挡住了不色前行的路。大和武士们双手握刀,站成一排,将小鸟游纯子严密遮挡在后,他们的刀比炎华常见的长刀还要修长三分,刀身微微弯曲,有一个并不大的弧度,刀锋光亮鉴人,刀背玄黑如墨。

    大和长刀,出鞘便带着森寒之意。

    那并非持刀者的修为所致,而是刀身独特的弧度与结构带给人的直观感受。

    先前被第五听云耽搁,不色还能勉强忍住怒火,而这时又有五人拦路,他欲火难消,怒气满溢,直接提掌就朝那五个大和武士拍去。他身负结丹九重天的修为,一掌之威有如天雷煌煌,大和武士岂敢轻怠?

    并不见大和武士们有何交流,甚至连眼神示意都没有,但五个武士的动作却达到了惊人的一致,就像是一个人做出来的一样。他们同时握刀半圈,接着迅速上撩,于是五道人立而起的月牙刀锋汹汹朝不色斩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五道结丹境五重天修者的刀意,与不色的掌力碰撞在一起,爆炸声顿时响彻法场,飞沙走石,尘土飞扬。而在那漫天扬起的灰尘之中,一道身影在空中翻飞,妄图从大和武士们的头顶越过。

    可大和武士们似是早有预料,中间两名武士持刀飞速后撤。

    余下三名武士右腿蹬地,整个人瞬间纵跃而起,长刀挥斩,扑向不色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的刀锋,在空中织就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。

    不色虽然境界高出大和武士很多,但面对这种合五人之力的刀阵,他也不敢强行穿过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双掌前击,借反弹之势止住前冲之身,旋身一转,落下地去。

    而地面之上,大和武士们似是料定不色的落点,早已分五行方位站好,只待不色落入瓮来。

    与小鸟游纯子和岱青莲距离不远的第五听云,这时的情形总算是好了很多,最起码他已经能够站直身体不再颤抖了。他看了看不色与大和武士的战局,竟出奇地发现大和武士们凭借默契与联动,居然将结丹境九重天的不色牢牢地困住了……虽然大和武士们短时间不可能对不色造成特别有威胁性的打击,但不色一时半会儿也逃不出大和武士们的刀阵。

    正惊奇间,第五听云突然听到几道轻吟之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,正好看见岱青莲和小鸟游纯子二女面颊火热、鼻息粗重,而且两女双手还不断地抚摸自己的身体,嘴中不自觉地发出轻吟声音。对于这种情形,他心知肚明,可又无可奈何,眼见两女开始拉扯衣裳,他赶紧上前,两记手刀击打在两女颈后。

    两女吃痛,轻呼一声,然后双双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第五听云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虽然大和武士与不色这边的战斗算不上凶险,但法场的另外一边,不凶一人与楼应现、苏小、太刀川枫等近十人的战局却险象环生,空气之中血腥弥漫,显然已经有不少人受了伤。

    第五听云这才意识到,原来不欺从头到尾也只是对付自己一人而已,不色之前也只是在打量着他们中的几个女人并没动手……这么说来,除自己之外的其余人,包括炎华一行与大和的所有武士,此前竟都是在合力应对不凶一人吗?

    心惊之余,他望向法场另一方,因为大和武士们的撤出,不凶竟隐隐有稳压楼应现、太刀川枫一行人的趋势。可不凶不过是个结丹境九重天的修者而已,凭什么能力压近十个结丹境修者?

    他守在岱青莲和小鸟游纯子二女身边,心神却已全然飞向了法场那一边的战场。

    只见以楼应现、太刀川枫为首的近十人,将凶神恶煞、面目狰狞可怖的不凶围在垓心。楼应现他们分站八方,看起来像是想要困住不凶,可斗到此时,那看上去严密的包围圈俨然已经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掌力排山般涌向中心,不凶挥掌扇开。

    粗如铁索的木藤穿石遁地扭曲缠绕,想要捆缚不凶,不凶双臂大张,木藤应声折断,谭近春后退两步,嘴中含血。

    如意缚仙索和木藤前呼后应,也将不凶缠绕住了。可谁知不凶膂力惊人,竟然硬生生地将如意缚仙索撑得变形。如意缚仙索乃是苏小神识所系,当其变形之时,苏小如遭重创,双目瞬间灰暗。

    楼应现脚踩七步杀,可走到第五步的他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开下一步。

    陈山倒想要吹箫,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,箫管都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薛寒露想要起舞,可苦无箫声相合。

    万飞剑与朱琪师兄妹双剑合璧……

    司空明欺身而近……

    太刀川枫刀锋四起……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炸响声从一开始就没断绝过,可那道并不高大的身影始终挺立在中心,他张狂地大笑着,每一次身上出现伤痕他都会狂笑,每一次他将别人打得吐血倒飞,他也会狂笑……而他的笑,除了张狂之外,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……就像是他把凶神恶煞的模样塞进了笑声中一样。

    会心大师座下弟子,不欺,实则不诚。

    不色,实则好淫。

    不凶,实则穷凶。

    偏偏这样的人,还剃了光头成了和尚。

    第五听云看着那个在近十人围攻下还能镇定如常、开口大笑的不凶,虽然对方只有结丹境九重天的修为,但他却觉得对方是他遇见这么多人中最危险的一个。不是因为他境界有多高,而是因为不凶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纯粹地喜欢杀戮,杀人在不凶眼里不是善恶之辩,仅仅只是喜恶之分……

    这么说来,第五听云倒突然想起了十三楼卫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