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十章 冥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十章 冥婚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干什么,递给他,他嘴角一笑,眼睛都要埋在了肉里,“哈哈,又有好酒喝喽。”说完让我看家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拎着两瓶二锅头,在我眼前晃了晃,这是给我接风的。

    我好一阵肉疼,这可是两百块,在我家那边可是够花个个把星期,结果刚到这不到一个时辰,先给了村姑二百,这回又给他。

    好歹是来学技术的,就当交学费了。

    王四把桌子放在炕上,两瓶白酒打开,又在炕洞下面翻出不知道几百年每人用过的酒杯,也没洗一下,就倒上两杯酒。

    接着挪动着身子,蹲在锅台前,看了看灶台里面的火。

    掀开锅盖,一股子鸡肉的香味,别说,看这王四邋遢,手艺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小天啊,咱们爷俩有缘啊,二大爷早就算出来今天你会来,所以特意给你整了一只鸡,这可是纯粮食养的。”

    王四说完,一只手端着肉,另一只手用筷子夹起一个鸡屁股就给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一阵汗颜:“四叔,不是二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别说,这鸡肉还真挺好吃。二百块花的不亏。

    王四又问了问我最近的情况,看似漫不经心,但是我总感觉,他像是有什么想知道的,却不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只有一点,他一直没问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正当我们吃饭吃的正香的时候,窗户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音。

    汽车看起来与这种地方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王四没理睬,没过两分钟,大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红袍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是王四大师家吗?”

    进来的人很年轻,不过二十六七岁岁,但看起来很富态,尤其是大金项链和金镯子,跟她的年纪配起来极不入眼。

    “我是王四,算卦?出殡?还是那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有一个妹妹,本来今年要出嫁,谁知道就在出嫁前几天发生意外,命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这人叫刘姐,是离村子最近的镇上的居民,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,本来今年是个好年头,妹妹跟谈了三年多的男朋友要结婚。

    谁知道日子都定了下来,她那妹妹却突然出事,没来得及救,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人没了,婚还结个屁。

    不过男方那边还挺仁义,彩礼钱一分都没往回要。

    人已经下葬了几个月,这个事本来这样也就过去了,谁知道前几天,男方家里来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说虽然这闺女没进门,可已经定了亲,就算是他们家的人,活着的人没福分娶她,死了也要做成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女孩未婚夫还有一个哥哥,比他大三岁,就在前几年的时候骑摩托车太猛,出车祸,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男方想着,这两家人正好可以给死了的人成一门亲事,省的孤男寡女的在下面寂寞。

    王四听明白了怎么回事,就问了问死去的男人和女孩的生辰八字,在手中拿捏几下,说,这事能办。

    刘姐文这事要多少钱。

    王四拿笔在桌子上画了画,说,五万。

    看来这刘姐也是有能耐的人家,没打奔儿,在包里拿出两万五的现金排在桌子上,说:“这是定金,事成之后,另外两万五必定送来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桌子上两摞半的钱,眼睛都要放光了,看来这王四还真有本事,动动嘴皮子,两万五就到手了。

    这王胖子看起来懒,没想到真来了事情,还挺麻利,翻斗没来得及吃完,就随着刘姐坐车,去坟地看坟。

    这是我来了的第一单生意,什么都不会,所以也没带我去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以为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一下,坐了一天的车,要说不累,那纯是自己骗自己。

    可说好的晚上八九点就能回来,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,也没个动静。

    我这还得给王四留门,躺在床上睡了一会,也睡不踏实,还好能攥着桃花戒指。

    谁知道十二点刚过,我也刚要睡着,王四背了一个大麻袋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麻袋,难不成挖坟挖到古董了?”我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过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好奇心害死猫,我在床上爬了起来,刚打开麻袋口,吓得我妈呀一声。

    里面那里是什么古董,分明是一个死人!

    这可是我第一次见死人,还是一个死了,又被挖了出来的死人。

    不怪我害怕,根本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,这女尸重重落在地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