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十六章 过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十六章 过分

    一前一后,我和王四拿着手电筒很快就摸黑来到了前山树林,空气中还残留有泥土翻新的清香,但我闻在鼻子里,喉咙间却感到了铁锈斑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那合葬的土坟地点,四周阴气越是凝重,血腥味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哆嗦,冷,刺骨的阴冷,哪怕是我裹紧了衣服,还是不能阻挡那股寒意不停钻进我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树木枝桠的影子在月色下摇摆,像在张牙舞爪,一股股打着旋的阴风卷过,随之而来还有呜咽声,像有人在哭,也像有人在叫,更像是有人在笑。

    我浑身发颤,心里更是毛到极点,老是感觉背后仿佛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忽快,忽慢地,竟跟我走路的步伐节奏一模一样!

    莫不是鬼?

    我又一哆嗦,险些叫出声来,王四这时候回过头看了我一眼,我借着手电筒的光看清了他的神情,那是嫌弃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话,但却让我镇定下来不少。

    这时凝舞寄存的戒指上传来些许温热,那像是一种奇异的安慰,顿时让我心中温暖,这才发现那如芒在背的感觉不过是自己的影子在跟着,耳边似乎隐约传来凝舞痴痴的嘲笑,我脸上不由得一红。

    到了前山树林,我轻车熟路,而且一路都有纸钱指引,邱刘两家子女合葬的坟头很好找,只有那里是动了新土,而且坟头边还有纸扎花轿车马的灰烬。

    我跟王四站在合葬的新坟前,脸色是一样地凝重。

    按王四的吩咐,我把准备好的供品一一摆好在坟前,而在最后灰布袋子底下的,是王四准备来用来震慑女鬼的家伙什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兴许用的上。

    而我在心中祈祷着,最好千万可别用得上!

    上好供品之后,我和王四各点三炷香,我有样学样的拜了几拜,就要跪下上香,这时王四突然拉住我,瞪我一眼小声说:“跪什么跪?”

    王四拿过我手中的香,插在坟头前的供品上,颇具高人风范和镇静的说:“阴门六派行人派传人王四,不知今日是姑娘的喜日,本想借助贵宝地渡地魂修炼数术,未成想冲撞了姑娘的大喜,实在是万分抱歉!还请姑娘高抬贵手,将我的地魂还来,如有我王四帮得上忙的地方,姑娘大可开口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可真有学问,我在心中赞叹。

    既扯了行人派的名头,听起来就很唬人,又委婉表达了可以满足对方的一些要求,更为重要的是那份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虽然把柄在对方手上,但谈判最讲究气势上不输人,不能给对方漫天要价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只字未提她的冤情,就是为了等她开口回应。

    王四说完话后,整个前山树林就陷入沉默中,除了阴风卷动树林之外没有任何动静,坟前点燃的长香忽明忽暗的燃着,飘渺烟气被阴风一卷就散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奇怪的想着,难道这女鬼拒绝谈判?

    按道理说他们礼数够了,甭管这女鬼愿意不愿意谈判,起码都要出来见上一见吧?有事说事,有理摆理,想怎么解决都有个道道,哪怕是真想找我报仇索命,那我不也送上门来了吗?

    我和王四站在坟头静静的等着,场面一度有些诡异!

    王四也很纳闷,皱眉又说:“姑娘这是不给我行人派面子么?虽说是我王四有错在先,但现在上门赔礼道歉,姑娘如果还不理不睬,可是过分了!”

    寂静沉默,一如刚才。

    我肚子里满腹的问号,不懂这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王四似是生气了,站在坟头前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,从好言相劝,到威胁警告,软硬皆施、软磨硬泡的动着嘴皮子,直到说了个口干舌燥,那坟中的女鬼愣是连个屁都没放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