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十七章 不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十七章 不亏

    刘英的身体越加凝实,并且渐渐落向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有点不好意思看,脸上的神情极紧张又兴奋,她明明不用呼吸的,可这时樱桃小嘴轻启,下意识做着呼吸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相公,就现在,快逃!”

    不用凝舞提醒,我也知道机会来了,身体此刻完全没了束缚,我翻身爬起就跳向窗户!

    只要能跳出去,甚至是只要能撞开窗户,一旦阳光照射进来,那么我就安全了!

    我的动作很快,可是……那厉鬼刘英的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我才刚起身,就被她给抱住了腰,毫无血色的手臂纤细瘦弱,可是从其中传来的力道,根本就不输任何一个成年男人,我的奋力一跳根本就没有跳起来!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?我们的洞房还没入完呢!”

    厉鬼刘英紧紧抱着我的腰,她的身体贴着我的身体,饱满双乳像是被些微挤扁的馒头,触感柔软无比,也真实无比!

    刘英甚至还故意来回蹭了蹭,接着她那纤细小手慢慢向我身下摸去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这样被她抓住了命根子,我下意识想要推开背后的她,可下体传来的剧痛,让我不得不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,别使劲儿,别捏啊!”

    那剧痛让我龇牙咧嘴的,小尾巴都被她给捉在了手里,我只能就范。

    “刘英,英姐,咱们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你能不能先把手松开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跑不跑了?”

    听着背后的问话,我头摇的像布朗鼓,急忙说:“不跑了不跑了,你先撒手!”

    刘英有些微凉的脸庞贴在我的后背上,她感受着我的温暖体温,脸上露出满足和享受的神情,就好像是暖炉一样令她舒服无比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会好好对你的,比如像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我就倒吸一口凉气!

    那抓着命根子的小手,现在竟然在上下运动,我浑身一颤,脸上臊红,尽管心里再怎么不愿,可这阵阵舒服的感觉我却否认不了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给我撸啊撸……

    我想拦下她的动作,可是刚一阻拦,她就立马手上用力,我只好求饶,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她说什么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!

    想硬上就算了,不顺从就折磨人,哪有这样的啊!

    刘英见我终于服帖了,翻身将我按倒在床上,她的小手从始至终都抓着那条硬邦邦的小尾巴,只要敢听到我说过不字儿,立马就让我体会什么叫捏爆黄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到底要不要娶我啊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要要,我要啊!”

    我嘴里的不字儿还没说完,就被剧痛给逼得两忙求饶。

    刘英很满意我听话的样子,她莞尔一笑,小手开始在我胸膛前滑动,纤长手指,水葱般的指甲,渐渐向着青铜戒指摸去。

    一触之下,我脑海中顿时传来凝舞的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刘英脸上笑容更重,目中贪婪,她向着戒指抓去,我浑身一激灵,急忙抢来将戒指死死攥在手心中。

    “凝舞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发现我了!”

    我在脑海中与凝舞交流,听到凝舞虚弱的回应,我心中一惊,没想到竟被刘英发现了凝舞的秘密!

    刘英眼神炙热地望着我:“你这戒子好漂亮,送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立即拒绝:“不给!”

    刘英眸子一冷,口中哼了一声,小手铁钳一样扼住我的喉咙,窒息,喘不过来气,我脸色很快涨的发紫。

    刘英又问:“给不给我?”

    我眼神坚定,从喉咙中艰难挤出俩字:“……不……给!”

    刘英脸上浮现凶厉,手指更加用力:“不给就死,到底给不给!?”

    我喉咙被巨大的力道扼住,这一下就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,死亡恐惧向我汹涌袭来,意识渐渐有些模糊,痛苦,难受,强烈求生欲,都在不断挣扎我的灵魂,我翻起死鱼白眼,但我始终都没有松开手中的戒指。

    刘英见我死也不从,最终还是没有下狠手杀了我,她松开扼住我喉咙的小手。

    我贪婪的喘着粗气,猛烈咳嗽着,浑身起了一层冷汗,劫后余生的感觉令我后怕不已,真是差一点我就被这厉鬼给掐死了!

    “哼,不给就不给!反正我的是你的,你的以后也都会是我的!哼哼!”

    刘英撅着小嘴儿,不高兴望着我。

    这反复无常的样子简直像个偏执的神经病,我看着她心中警惕,到了这一刻,我哪能还不明白,她其实就是在打凝舞的注意。

    凝舞是妖魂,而她为鬼魂。

    妖鬼同属阴物,彼此互补,她那一触之下,恐怕就发现了凝舞的不同寻常,她想要凝舞很大可能就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,一个妖魂可远远要比普通人的精魄要强的多了!

    “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,我们女孩子都要把最宝贵的身子给你,你竟然还小气一枚小小的戒子。”

    刘英嘴里说着生气,但她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我攥着戒指的手。

    不过她见我把戒指看的比生命都重要,索性也没有再硬抢,在她看来,我就跟她掌心的玩物一样,生死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,她不但想要戒指,更想要以后能入地府投胎,反正左右也不急这一天两天的。

    我紧紧护着戒指,提防这刘英再抢,可她根本没有再提这回事,看着我紧张兮兮地样子她嗤笑一声,完全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虽然不抢戒指了,可她却继续玩弄起手中硬邦邦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心中气愤,但根本没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凝舞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相公,别挣扎反抗了,你根本就斗不过她,不然今天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!她想嫁你,你就答应,她想把身子给你,那你就接着,反正我们也不吃亏的,总之先躲过这一劫再说!”

    我大叫回应:“这怎么行!?”

    凝舞声音有些苦涩:“没什么行不行的,她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,总之什么都答应,否则我们都活不过今天的!……相公,不用顾忌我,只要你是爱我的,我不在乎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股紧紧包拥的舒爽感觉袭来,我倒吸一口凉气,这才发现那厉鬼刘英已经骑马似的坐在了我的身上!

    一坐而下之后,刘英发出一声尖叫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