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十九章 自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十九章 自首

    对付厉鬼刘英,王四嘴上说着没问题,但我听出他并不是那么十分有底气。

    而这一句没问题,却是让刘姐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当即刘姐就允诺着,只要王四能救她,多少钱都没问题,二十万够不够?不,我给你三十万!

    刘姐咬牙报出数目,三十万对于她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,但说到底还是小命重要,这个时候别说三十万了,就是让她倾家荡产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王四看了她一眼,冷笑说:“钱财就免了,不义之财我花着也不安心,我要你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白给三十万都不要?

    刘姐欣喜非常,这么多钱她也要大出血才能凑出来,王四既然不要钱,那可真是再好不过的了!

    “王大师高风亮节啊!我真该打自己嘴巴子,竟然拿钱污你的眼睛,该打该打!王大师你说,别说一件事了,就是十件我也替你办!”

    这番话听的我直恶心,看刘姐那讨好做作的样子,我心中真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这种人还救她干嘛?

    放她去死,去被想报仇的刘英杀了,这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!

    不过,这二大爷也果然没让我失望。

    王四跟那刘姐说,不用十件,一件就行,刘姐不停点头,满口答应,催促问到底什么事。

    就听王四说:“等我对付过厉鬼之后,我要你去自首!”

    自首?

    刘姐听到这两个字,顿时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王四的意思很简单,是她和邱吴联手害了刘英,邱吴已死,她却能活着,但活着不代表就可以不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等自首之后,是杀人偿命,还是牢底坐穿,这律法自有公断。

    犯错可以得到原谅,但得到原谅并不等于就可以免去惩罚,更何况她害得刘英化成厉鬼,天地不容,更为祸人间,莫说这阳世间自有惩处,就是等她死后下了地府,也自有阴间地狱等着她!

    刘姐傻愣当场,脸色煞白,她一心想保住小命,甚至还侥幸地想拿钱封口,哪里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被吓傻了似的模样,道声活该。

    我之前见王四想消灭厉鬼刘英,还以为他是想救刘姐,对她动了别的什么心思,原来王四救她只是顺便,真正留着她的用意是为了让刘英的惨死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我冲王四竖起大拇指,笑着说:“四叔,你真不愧是我二大爷!”

    王四差点没被我的话给噎住,瞪了我一眼之后,他在心中打定主意,被动等待,索性不如主动出击!

    这厉鬼如此猖狂,欺我阴门行人派无人乎?

    我小声提醒他,二大爷,你的地魂还在刘英手里呢!

    王四侧过脸,又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但玩笑归玩笑,我还是真心希望王四能够对付得了刘英,我问他究竟怎么办,他在我耳边嘀咕了好一阵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前面看他信心满满,没想到竟是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!

    我严词拒绝:“你这糊弄鬼呢啊!简直就是拿我的小命开玩笑,还连带别人,万一被那刘英识破了,我们都得死在她手里!”

    王四无奈地一摊手:“我就这么个办法,正面去斗,我还真斗不过那厉鬼,谁让我地魂还捏在她手心里呢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无赖模样,气的牙根直痒痒。

    王四却是无所谓我看他什么眼神,摆明了就两条路,要么就他的,或许大家都还有一线生机,要么……就让我娶了那厉鬼刘英,她未嫁身亡,以我中和她的戾气,这厉鬼就好对付多了。

    我气呼呼的瞪着王四,好家伙,左右这都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!

    可就听他没脸没皮地又说:“你不想冒险,我也不想!……既然如此,你要不就干脆真娶了她,说不定刘英一发善心就把我地魂还来了呢?再者说,反正你们也那啥了,刘英这女娃儿身材好长相也不错,性子也柔和,如果不是遭遇这种事情,也不会变得如此凶厉,说不定受到你的感化,她就不再害人了呢!”

    这王四越说越没边,最后哈哈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真恨不能上去给他一拳,都这种时候了,他竟然还有心情寻我开心!

    我义正言辞地拒绝,再次表明,自己绝不会娶她!

    王四好笑地看着我,见我动真火了,也不再开玩笑,既然真的不愿意,那就只能按他说的做,像是他说的,如果成了,那么大家就都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我心中祈祷,希望王四能够靠谱一回。

    兵分两路,我去请高人帮忙,而王四留在家中除煞,准备和布置着迎接今晚的恶战。

    刘姐呆愣在院子里,她哭了,但她自己好像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算再怎么懊恼后悔都没有用处,刘姐知道自己错了,可是知道又有什么用,这并不能改变结果。

    天色渐入黄昏,夜晚降临。

    一场大戏已经准备就绪,真正的主角正堂高坐,面容生气愤怒,就宛如下山的母老虎,而我只是一个配角,跪在她的面前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现在只差另一位主角粉墨登场了!

    王四藏身房梁,运符施法收敛心神气息,据他所说,这能让他在鬼怪面前隐遁身形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是有点不信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么一个大活人在房梁上,哪怕是瞎子都能看得见了,但王四却让我别管,好好演好自己的配角戏,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那位高人了。

    这位高人不是别人,正是先前堵了王四家门的二敏。

    我花了五千块钱,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,虽然也得刚从刘姐那得到的,按照王四教我说的去请她,这二敏笑眯眯收了钱之后竟也真的答应了,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我们要对付的是一只很凶的厉鬼。

    至于刘姐,王四让她藏在这家中的棺材里,如果事成她自然无恙,但如果事败,那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深沉,另一位主角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呜咽阴风卷起,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,听的人头皮发麻,此时温度骤降下来,那股子阴寒透体而入,阴冷彻骨,人还未到,就令这小院里仿佛寒冬降临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深呼吸一口气,它终于来了!

    “楚天,你为我准备的冥婚呢?我的八抬大轿呢?你答应过我,要迎娶我过门的,你竟然敢骗我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