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十章 挣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十章 挣扎

    “楚天,你为我准备的冥婚呢?我的八抬大轿呢?你答应过我,要迎娶我过门的,你竟然敢骗我!”

    尖锐声音回荡屋内,刺的人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我捂住自己耳朵,可这怒不可遏的咆哮硬是从指缝中钻进来,连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我面前的二敏,却对此无动于衷,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院子中出现一个影子,这影子飘忽飞快,几乎眨眼间就进入了屋内,正是那厉鬼刘英,只不过此刻她的面孔狰狞无比,一双泣血的瞳孔睚眦欲裂,尽是恨意,她死死盯着我看,那目光简直像是有了实质一般,扎的我后背生疼。

    我跪在地上,强忍撒腿想跑的冲动,咬牙一动不动,今天这场戏想演的真实还少不了我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哟,就是你这骚皮贱货勾引我老公?”

    二敏略带轻蔑的声音响起,那刘英这才注意到正堂高坐的女人,更令刘英诧异的是这女人竟一点也不怕她!

    老公?

    更令刘英诧异的是,听这话中意思,似乎这女人是楚天的老婆。

    我心中紧张,轮到我念台词了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婆,我错了,我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台词念的有点磕巴,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,但好在磕磕巴巴的惧内样子,反倒还看起来真像是那么回事情。

    “闭嘴!让你说话了么?”

    二敏对母老虎角色的把握,倒是游刃有余,她先是厌恶地瞪了我一眼,接着又看向厉鬼刘英,冷哼道:“听说你死前好歹也是镇子里有名人家的闺女,怎么死后不好好做鬼,反倒勾引起我家男人来了?你这骚青浪货,就不怕祖上被人戳脊梁骨?”

    “楚天有老婆?他结婚了?”

    刘英愣是有点没反应过来,这场面还真让她有点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废话!我就是她婆娘!”二敏一声暴喝,气势汹汹站起身,那眼神真颇有几分母老虎的凶悍,她指着刘英骂道:“没想到你好好一个姑娘,生前规矩老实,死后倒偷鸡摸狗起来了,竟然还敢偷老娘的男人,做什么不好你做小三,犯什么好你犯贱,你爸妈就是这么生你养你教你的?”

    这一通喝骂,厉鬼刘英的戾气顿时感觉矮了三分。

    恍惚间,就像是她与男人偷腥,被抓了个正着一样,不由得心虚,就这么一晃神,她竟忘了自己已经死了,竟忘了自己积怨成了厉鬼,面对指责她像是一个单纯女孩,慌忙解释。

    可二敏根本就不听她解释,在道德立场上直接把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二敏越骂越起劲,什么勾引男人,什么婊子贱货,把一个乡野泼妇演绎的淋漓尽致,最后骂着不过瘾,竟然还动起手来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响,打在刘英脸上。

    刘英委屈的目中含泪,楚楚可怜,只顾解释自己根本不知道楚天已经结婚了,明明挨了耳光,可她却根本不敢还手反抗。

    那一记耳光,打的刘英哭泣不止,也打的我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别提我是有多害怕刘英突然暴起杀人了!

    不过让我觉得庆幸的是,明明就是这么假的一出戏,刘英却愣是没看出来,二敏这演技,生生把这假戏给演活了,这简直就是奥斯卡影后啊,不去拍电影真他妈可惜了了!

    我跪在地上低着头,老老实实哆哆嗦嗦,演绎一个惧内的男人,还真有点本色出演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我又一想,这他妈要是换了二人真娶了二敏当老婆,恐怕也不见得比我好到哪去,毕竟……这母老虎真有点太凶悍了!

    戏到高潮,一切都是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就见二敏突然抓住刘英的手臂,不停叫嚷着:“走,当面对质,我倒要上你家见见你爸妈,让他们好好看看他们养出来的好闺女,也让镇子上的人都见识见识勾引人家男人的贱货长什么模样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……我不敢了,我不嫁给他了就是……你放开我,让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刘英哭腔求饶,就这么一挣扎的时候她这才发现,自己小手臂上被二敏贴上了一张黄符,再看二敏的神情,此刻露出了一抹图谋得逞的冷笑!

    刘英一愣,陡然间反应过来!

    刘英当即就想暴起杀人,可是小臂上的黄符捆缚住了她的身体,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自天而降,隐藏多时的王四爆发出自己准备已久的凌厉一击!

    只见王四拳头上燃着青色火焰,一拳没入刘英头顶,自上而下将刘英身体贯穿。

    顿时,一声刺耳的高分贝尖叫划破夜空!

    这尖叫惊动了整个南冥村,孩童啼哭,鸡鸣狗叫声不止,不少人家相继亮起灯光,披着衣服急忙出来观瞧,一时间给闹了个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听到刘英惨叫,我忙转过身来看。

    就见厉鬼刘英的阴魂身体被竖劈着一分为二,那分开的身体部分燃起青色火焰,很快她全身都着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英剧烈挣扎着,贴在她小臂上的黄符自燃成灰烬,摆脱捆缚之后,刘英就像是火人一样,痛苦且又凄厉无比的惨嚎着,她的两个半边身体扑向小院中,像被割破喉咙地公鸡似的不停扑腾。

    刘英挣扎着想逃,可青色火焰就宛如磷火,沾上就扑之不灭,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,只能眼睁睁看着火焰腐蚀自己的阴魂。

    我和王四、二敏走到门前,静静看着她做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那情景,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我看着备受青色火焰灼身折磨的刘英,心中不忍,真的为她感到可怜,如果不是命运捉弄,她应该可以过的很幸福的。

    可这时,王四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只见刘英的两个半边身体突然化成阴风,两股阴风汇聚,在小院空中不停卷动,虽然她还在惨嚎不断,可那青色火焰竟然渐渐熄灭了!

    二敏凝重地说:“厉灵还真是难对付,这样都烧不死她。”

    王四脸上也露出少有地严肃,他说:“她恐怕不是普通的厉灵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看向王四,有些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