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十一章 仇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十一章 仇家

    厉鬼刘英虽然扑灭了身上火焰,但她似乎也受伤不轻,甚至都无法在现出身体,小院半空中那股阴风凝而不散,我能明显感受到里面有刘英凶恶愤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死,我要你们都死!”

    刘英的愤怒从阴风中咆哮而出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,有点难以置信这样都没能消灭她,未免也太顽强了吧!

    “刘英,你的厉灵煞根已经被我重创,就算你今天还能侥幸逃走,也绝活不过明天早上。”王四叹口气又说:“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这本倒也没错,但错就错在你不该被人利用!听我一句劝,把我的地魂还来,我可以为你伸冤报仇,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我要你们都死!都为我陪葬!”

    厉鬼所化的阴风不停卷动,刘英怒不可遏咆哮,她发誓要杀了我们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冥顽不灵,那就别怪我不留情了!”王四摇摇头,没再跟这厉灵废话,双手捏出个诀,就要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我一愣,顿时认出了他那个手势。

    《行人数术》中有载,这手诀乃地阳诀,以施术者为灵枢,能借地气镇伏妖魔。

    这术法杀伐不强,主镇压之用。

    但镇压也是有风险的,如果施术者本身法力不强,或术法不精,或所借地气不纯,或所镇妖魔鬼怪太过强大,都有可能镇压失败,而且还会遭受到妖魔反噬。

    王四捏出手诀,口中道出八个字——

    石灵镇宅,诛邪伏灵!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莫名感觉到脚下大地一阵晃动,竟让人有些站立不稳,但这其实只是地气涌动所致,大地并没有发生地震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耳边似乎还有一声凶猛狮吼传来。

    在大门口的那两个石狮,此刻正被地气汇聚而成灵,石狮本就有镇宅护院的功效,这一刻被地气所加持,更是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小院内的厉鬼刘英仿佛遇到了天敌,她不复之前的嚣张气焰,那股凝而不散的阴风被镇宅狮吼一震,竟仿佛散去了不少,阴风终于意识到不妙,左突右闯,似是想要逃,但小院之上像是有无形屏障,将刘英扣在其中,根本就无法逃走。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,看着王四。

    我突然发觉自己这位二大爷还真是深藏不露,虽然我已经跟他接触了好几天,但直到这一刻我仿佛才真的认识他。

    看着王四,我脸上激动崇拜,两个字能形容我的心情,真牛逼!

    王四并不想彻底消灭厉灵,镇伏了这刘英之后,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,尤其是关于他自己地魂的下落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,这一刻我也觉得此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刘英虽然是含冤而死,但还不至于凶到这种程度,短短时间,积怨成鬼,凶厉化灵,这一切都透着不寻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任凭厉鬼刘英怎么垂死挣扎,终究还是被困在小院里,并且能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我们都松了口气,总归是捉住这厉灵了。

    但令谁都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这时,镇宅石狮发出一声紧促低吼,汇聚其上的地气瞬间消散干净,那无形困住刘英的屏障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情况突变,小院中阴风一卷,厉灵顿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惊呆的瞪大眼睛,眼看已经成功了,但谁想在最后关头,竟还是让重伤的厉鬼刘英给逃了!

    王四和二敏匆忙奔出小院,我也紧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大门外空空荡荡,没一个鬼影,王四检查过石狮之后告诉我们说,这石狮被人给动了手脚!

    我震惊的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刘英就不是逃走了,而是被人给救走了!

    会是谁?

    谁会想要救一只厉鬼?

    也难怪王四会说这刘英错在被人利用,那么就是说,利用她的那个人救得她咯?

    王四和二敏向四周看了看,想要从这黑漆漆的夜里找到些许蛛丝马迹,哪怕只是一个人影,只是一个动静。

    正说着人影,人影果然就出现了!

    我紧张兮兮地看着从村子另头渐渐走过来的两个人影,草木皆兵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王四家的,大半夜搞什么幺蛾子?弄那么大动静?”

    等人影走进,我才看清原来只是两个披着衣服的村民,也不止这两个人,没过多大会儿,又有不少个村民走过来,他们都是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我呆愣的看着他们侃大山,仿佛对他们而言厉鬼害人,竟就跟家长理短的琐事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当有村民听说王四地魂丢失的时候,顿时哈哈大笑,嘲笑王四像智障,竟然把这么大的事交给我一个孩子办,真是活该出了叉子。

    王四脸上尴尬,瞪了二敏一眼,骂她是大嘴巴,二敏翻了他一个大白眼,问王四你就这跟救命恩人说话?

    王四跟二敏吵闹拌嘴,一群村民跟着起哄看笑话,

    这场面让我目瞪口呆,虽然听说南冥村有许多奇人异士,可眼见他们完全不把厉鬼恶灵当做一回事,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,难道他们就不怕厉鬼回来报复吗?

    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还真是不怕的……

    笑话看够了,王四撵这些村民都走赶紧都散了,二敏撇着嘴,不停哼哼着也走了,那架势像斗赢了的公鸡似的!

    王四关上门,拉着我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将刘姐从棺材里叫出来,告诉她厉灵已经被重创,无法再露面害人,且让她先放心回家去。

    我问王四,这大半夜让她一个人回去不太好吧,王四瞪了我一眼,说她那么有钱,还用得着我操心,在村儿里请谁不能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刘姐虽然有些担心,但看王四脸色不好,也不敢硬留在这儿。

    人走了,王四又开始在房间里踱步。

    我看他忧心忡忡,忍不住问他,既然村子里有那么多厉害的高人,为什么不请他们帮忙对付,王四却哼哼着说,这些人巴不得他早点死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理解,无仇无怨,人家为什么想你王四去死?

    王四没好气地跟我解释,原来这南冥村鱼龙混杂,并不全然是正道上的人,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的村民,说不定背地里就在干着阴损害人的勾当,让他把身家性命托付给这么一群人,王四根本就信不过!

    而且不单如此,阴门六派之间彼此也有争斗,甚至还有祖上积下来的旧仇!

    也正因为大家都身怀本事,这旧仇也绵延的更远,牵扯了好几代人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来什么,赶紧问王四:“这么说的话,那救了刘英的人,难道就是行人派的仇家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