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十二章 智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十二章 智障

    我所怀疑的正是王四所担心的,那个人是不是行人派的仇家,暂时还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但从那个人的手段来看,绝对不是一个善茬。而且很明显就是冲他王四来的,更要命的是,那被取走的地魂十有八九就落在了那个人手里。

    我听他说的这些,也不禁开始担心。

    失了地魂的王四实力大打折扣,就算动手也多了一份顾忌,而且现在厉鬼刘英已经逃了,万一过几天再卷土重来,那到时候肯定要死上不少人!

    但王四对此却并不很放在心上,一个厉灵恶鬼倒还好办,关键是那背后的人不知再搞什么鬼,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我仔细回想这些天的事,问他说:“会是那位风水大师吗?”

    王四神情凝重:“虽然所有的事都指向他,但还只是猜测,并不能断定他就是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却觉得,有猜测总比没猜测好啊,总好过老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不过王四明显有点失了心神,他老是隐隐感觉,要有大事发生,而且这大事牵扯着他的身家性命。

    干着急也不是办法,我撺掇他要不再算一卦。

    王四想了想,还是又为自己卜了一卦,这卦象与前几天算的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变动,仍代表着吉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四没有说话,似乎对这卦象结果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卦象即是吉,也就是代表王四近日必有好事发生,虽然眼前麻烦一箩筐,但就奔这个卦象,相信就算结果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王四心神定下不少,他让我早点休息,明天跟他一起去县城拜访拜访那位风水大师,看看这位藤大师究竟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虽然不确定他是不是幕后指使,但所有的事肯定都跟他有干系!

    我问他,如果真是那个人,到时候该怎么办,就听王四冷冷说:“好办,替阴门六派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我看着王四走向里屋的背影,有句话到了嘴边,始终没有问出来。

    可如果万一,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相信自己这位二大爷绝对不会没想过这个问题,毕竟如果那位风水大师真是幕后指使,那地魂已经落在人家手中的王四,又如何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明知不敌,却还是要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我突然愣了愣,这才明白过来那清理门户所代表的意思,哪怕是死,也有不得不做的理由!

    阴门六派那存在的意义,传承的尊严,作为行人派弟子王四来说,都是他必须所坚持的!

    这一夜对我来说,很难入眠。

    我想了很多,而且王四近乎在用身体力行来教导我,何谓阴门六派,何谓传承弟子。

    卦象是吉,但连我都多少感觉到了其实凶多吉少!

    我向青铜戒指中的凝舞呼唤,希望能和她交流说说话,可是凝舞并没有回应,似乎她在被刘英发现的时候,也被她给伤到了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起身,找出那本《行人数术》翻看。

    今天王四借老槐树施展聚阴之法,为邱吴的缠地魂凝聚了魂身,我如果能学会这个术法,自然也能为凝舞凝聚魂身,那到时就可以和凝舞再见面了!

    翻开古书,我很快找到书上所载,有些兴奋地研究着。

    书里关于聚阴之法的介绍并不多,但好在却留下了施法要诀,我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,并且用心记下、背下,而在那结尾处有一段注脚,也落入我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此法有违天和,用之慎之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不已,这聚阴之法又并不是什么邪术,怎么会有违天和呢?

    我一心想着能救凝舞就好,这段注脚就只当是没有看到,一股脑被我抛诸脑后,完全没去理会。

    熟背下施法要诀,我躺在床上寻思着找机会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要先试验灵是不灵,毕竟这关乎到凝舞的生命安危,我可不敢拿凝舞的安全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这古书上内容繁杂,熟背下聚阴之法后,我又研究起其它内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我美美地睡着觉,享受着晨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的慵懒,十分不愿意睁眼起床。

    等我迷糊着念叨起四叔怎么还不叫我起床的时候,我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抬头一看电子钟,我操,都已经十点多快十一点了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胡乱穿上衣服,下了床就急忙跑向另一间屋子,就见王四还正在床上睡着,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我又摇又晃的把他叫醒,王四迷迷糊糊,翻了个身不愿意搭理我。

    “二大爷,别睡了,都快中午了!你昨天不是还说今天去县城的吗?你还睡,快点起来啊你!”

    我拉着死沉的王四坐起,终于被叫醒的他谁知一把推开了我!

    我愣了愣,可更让震惊的还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你,干嘛不让我睡觉,为什么不让我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王四竟然,坐在床上撒起泼来了!

    这场面真把我看呆了,肥头小眼的王四拍着被子蹬着腿,又哭又闹的活像一个小孩子,很滑稽,可我心里却很后怕。

    “四叔,二大爷,你可别吓我啊你!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,你给我清醒点啊!”

    被我这么大声一吼,王四顿时更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,他竟然扯着嗓子哭起来了!

    我心凉半截,完了,完了完了完了,王四变成弱智了,这下可什么都完了。

    王四却不管我在想什么,哭闹的越来越凶,这么大的一个大孩子,我哪里能招架的住,眼瞅着没办法我只好赶紧去搬救兵。

    偌大南冥村被我跑了遍,终于是把救兵给找着了。

    可当我们回到家中,当二敏看到床上王四撒泼哭闹的时候,她明显嘴角抖了抖。

    我心急的问她这到底怎么回事,二敏想了想,一句话没说竟转身就想走,我哪能放她离开,拦在她身前死活都不让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不让开我也没法子,王四这鬼样子我可帮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二敏看着我,表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我苦着脸求道:“在南冥村我谁都不认识,就认识你!不找你帮忙,我还能找谁去?你起码告诉我,这王四到底是怎么了吧?”

    二敏回头看了一眼,这才说道:“看他这模样,要么是伤了地魂,要么就是地魂离体太久的缘故,总之跟他丢了的地魂绝对有关系!现在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