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十四章 阴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十四章 阴谋

    邱文梁礼貌又带着威胁的邀请,让我无从拒绝。

    刚好我也不想拒绝,找到了我总好过找到王四,就王四现在这弱智模样,邱文梁真找到了他指不定还要坏事,毕竟这邱父可正憋着心思要为儿子报仇呢啊!

    上了车,一行人很快回到邱家住宅别墅。

    与昨日家中的舒适安宁不同,今天这别墅内异常的压抑,一楼客厅里坐着站着的有不少人,这都是邱家至亲的人,邱母坐在沙发上哭泣不止,几位衣着时尚品牌的年轻妇女正在安慰。

    见邱父带人回来了,所有人都向我投过来目光,那火辣辣的视线不停打量着我,冷冷的有些凶恶!

    “是你,一定是你们害了我儿子,赔我儿子命来,肯定是你们害了他!”

    邱母情绪激动,刚见到我就不由分说冲上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动,也没有反抗,任凭邱母揪着我的衣领,不停捶打我,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邱吴何尝不是因为这位母亲宠溺才落得惨死,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邱文梁这时呵斥一声,又冲那几个年轻妇女说道:“文惠,你们几个把她拉开!”

    这一声呵斥,顿时宣示了谁才是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收敛不少,被邱文梁点名的文惠和另外几个女人,急忙把哭闹不止的邱母从我身前拉开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

    邱文梁请了一声,自顾自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我倒也不和他客气,直接就坐在邱文梁对面的沙发上,虽说这邱家阵仗不小,但我没做亏心事,也不怕这鬼敲门。

    “我小儿子邱吴到底怎么死的,是不是与你们有关?”

    邱父脸色阴沉,不过倒也干脆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我也不拐弯抹角,问他,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,邱文梁看着我说当然是真话,而且最好是真话。

    我轻笑:“真话就是,邱吴该死,而且死的毫不冤枉!”

    “操你妈的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邱文梁还没有表示,另有一个青年人冲了出来,他脾气火爆地指着我说:“我看就是你们杀的邱吴,图财不成,所以就把他给杀了,你们这些穷逼最擅长的就是干这种狗急跳墙的事!姨父,别跟他废话,既然人找到了,就把我交给我,我保证叫他死的比表弟还惨!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个人冷笑不止,见惯了鬼怪,还是头次见到人魔,可不管是鬼怪还是人魔,早晚都会自食其果,下场又有哪个好得了的?

    邱文梁一直没说话,但其实是在打量我。

    “你别打岔,先听他说完。”

    邱文梁阴沉地看了这青年一眼,青年人虽然气愤不平,但还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让我说,那我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从邱吴与刘姐的欢好开始,到遇见了刘英起意,与刘姐合谋收获刘英芳心,因撞破了私密偷情而惨遭谋害,最后终究是被化为厉鬼的刘英报复惨死。

    其中关于邱吴的种种,我一一都跟这邱文梁说了。

    邱文梁似乎早有心理准备,他只是轻叹一声,并没有过多的反应,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,听闻邱吴竟然玩弄刘家一对姐妹花,竟然最后还害死了人,这让人难堪的家丑实在震惊到了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,邱吴他该死,死的一点都不冤枉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我儿子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,就算是偷情被发现了,他又怎么可能会害了刘英?他们两个明明就快要结婚了!这一切都是你胡说的,你胡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邱母有些歇斯底里,根本无法接受这事实。

    但其他人的神色就些微不同了,毕竟好歹是一家人,这邱吴的品性家里人多少都知道的,如果事实真是这样,那邱吴确实有可能会失手杀人。

    那青年人又怒道:“去你妈的神啊鬼啊的,少拿这些忽悠我们,以为我们都傻吗?”

    我没搭理这人魔,而是看向邱文梁问道:“如果你们不信这些神啊鬼啊的,又何必为死去的刘英办冥婚?活人不安分,还搅得死人不得安宁,事已至此,你们怪的了旁人吗?”

    邱文梁却问:“难道不为刘英办冥婚,我小儿子就不会死了?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想了想后说:“起码不会死的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人这时候又冲了出来,一把揪住我的衣领,将我从沙发拎了起来,他近距离的恶狠狠盯着说:“少这儿扯什么厉鬼害人,分明就是你们杀了邱吴!你唬得了别人,唬不住我!你最好老老实实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不然我今天让你走着进来,躺着出去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会儿我真有点被他凶狠的样子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人魔不愧是人魔!

    我现在才有点回过味儿来,王四所说那句人鬼殊途,人鬼相通的含义,这肆无忌惮的人魔,又与肆无忌惮的厉鬼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邱文梁低喝一声:“海子,放开他!”

    青年人吼道:“姨父,你难道真信他的鬼话?”

    邱文梁脸色阴沉无比,他盯着青年人,一字一句地道:“我说放开他!”

    青年人恼怒的脸色涨红,但最后还是撒开我的衣领,狠狠把我丢在了沙发上,他鼻孔喘着粗气,愤愤的甩手走去一旁。

    我心里松了一口气,刚才那一会,还真怕这家伙会把我怎么样!

    我整了整衣领,就听邱文梁又问:“你们是不是在昨天来我家中时,就已经知道我儿子死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与他说了关于缠地魂的事。

    一听缠地魂,邱母哭的更凶了,想起那天自家小儿子的魂也在房间中,可她却根本就不知道,这不由令邱母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邱文梁有些不甘心地又问:“可是我明明请过大师询问,大师说只要办了冥婚,刘英就不会再出现骚扰我家人的,为什么刘英还是化成厉鬼害了我儿子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说出了自己心中怀疑:“办冥婚的法子是不假,但是冥婚却出了叉子!你家大儿子早已入阴曹地府,这冥婚自然就白办了,你们非但没能中和厉鬼的戾气,反倒激起了她的凶厉,这一点你所请的那位大师不会不知道,我甚至觉得他是故意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邱文梁腾地站起身,满脸难以置信:“他不可能这么做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反应,心思一动,顿时有了主意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