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十九章 成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十九章 成功

    这一页的内容上写着,渡三魂之术。

    三魂,即是天魂、地魂、人魂,三魂所主人的精神意识魂魄,人死后天魂归天,地魂归地,人魂入轮回,而无法入轮回,就会变成孤魂野鬼,稍有不慎还会积怨化灵。

    鬼灵五等,怨恶凶邪魔。

    像厉鬼刘英那种情况,她不只是普通的怨灵,已经属于恶灵的范畴了,恶灵又叫厉灵,俗称就是厉鬼了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一篇文章,所讲都是运术施术的关窍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我才明白王四为什么要借刘英的墓渡地魂,书上说阴阳相调轮转,借纯阴可生纯阳,借纯阳可化纯阴,而刘英的墓所在,是聚煞阴穴,正是纯阴之处。

    只不过的是,王四还真是大意,竟然不知不觉中了藤大师的圈套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点奇怪,为什么明明是个圈套,可是王四接连两次算出的卦象都是吉呢?现如今发生的那么多事儿,可跟吉字压根就不沾边啊!

    而更奇怪的是,这一页内容昨天分明还没有,今天这是从哪冒出来的?

    我左右翻翻古书的页面,确实记得是没有的,毕竟这本书我好歹也研究好几天了,如果有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二敏看着我,莫名其妙地问我干嘛呢?

    我愣了愣说没事,既然解决的法子找到了,还管他奇怪不奇怪,管用就行!

    按照书上所讲,王四这种情况是渡地魂未成,非但没能修成这术数,反倒会被这术数损了道行修为,补救的法子确实是有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招呼二敏让王四躺进棺材里别动,我收拾起家伙什,按照古书所载,一步步准备着。

    王四起初死活都不愿意进去,后来二敏哄他。

    “小四乖,我们躲猫猫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王四蹲在地上有些生气,噙着泪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就是不乖了!”二敏冷着脸。

    可是这招武力威慑竟然不起作用了,王四眼巴巴的看着我手中的萝卜,看那样子,铁了心想拿回来。

    二敏心思一动,顿时又有了注意。

    她哄王四说,如果躲猫猫没被抓到,不但把那根萝卜给他,还会给他一个大大的奖励,那可是一整只烧鸡哦!

    王四顿时眼睛一亮,兴高采烈的钻进棺材里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唯有一声呵呵,心道,二敏啊二敏,哄别人我不知道,但哄王四你可真是拿手啊!

    将萝卜以红布包裹,贴符系上一根红绳,末端系在王四小指上,再点燃棺材前的长明灯,我净手焚香向入夜的天空拜了三拜,不停默念书上所载的数句咒文,虽然不知道这咒文究竟有什么用,但是照葫芦画瓢,我一步也没敢落下。

    这时,就见萝卜上散发出一股精气,这精气绕棺材转了三圈,最终落入棺材内王四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合上棺椁,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我松懈的时候,萝卜上一股黑气也冒了出来,瞬间将红布腐蚀,沿着红绳竟向棺材内的王四而去。

    二敏眼疾手快,抄起一把剪刀,剪断红绳,脚下将一个烧符的铁盆踢了过去,萝卜稳稳当当的落进铁盆里。

    我透过红布看到里面的萝卜,此刻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,就像是被病菌感染了一样,呈黑褐色,整根萝卜都腐烂坏死,并向外冒着黑水,那散发出的味道很是刺鼻。

    二敏不敢大意,端起铁盆对我说:“快把这玩意儿烧了!”

    我点头接过铁盆跑出屋去,扔上一叠黄纸点燃,汹汹火焰很快烧起,那火苗蹿了一米来高,盆中的萝卜和红布很快就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内,我问二敏:“这算是成功了吧?”

    二敏皱着眉头,她也无法确认,不过地魂确实已经归体,至于最后结果怎样,还要等王四醒来之后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要靠我在这儿守着了。

    王四现在的情况,最不能受鬼怪惊扰,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二敏又嘱咐了我几句,见天也不早了,就先回家去了,我守在棺材前有些忧心忡忡,最担心的莫过是那藤大师在这时候上门找麻烦。

    过了没一会,二敏又回来了,她是给我送饭来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二敏手艺也不错,这一顿饭菜我吃的是津津有味,虽然她外表挺凶悍的,但其实也是一个知道体贴人的姑娘。

    我向她说,如果你能收敛点脾气,不当一个凶婆娘,说不定早就嫁人了。

    二敏瞪我一眼,骂我小兔崽子知道个屁!

    我开玩笑又说,你觉得我家二大爷怎么样,虽然他毛病不少,但我真觉得你俩挺合适的,话说的来,脾气也对味儿,而且四叔他还真就听你的。

    二敏顿时不乐意了,叫道:“他?这死王胖子也配得上本姑奶奶?他有那福气吗?老娘还怕折他的寿呢!”

    话没说两句,二敏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催促着让我赶紧吃,我吃完过后她拎着饭盒就走了,那气呼呼的样子真不知道那句话不对得罪这位姑奶奶了。

    我是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,但就在我感觉,他们确实挺般配的!

    可惜的是,终究一个未娶,一个也未嫁。

    想着他们之间,我又想起了我和凝舞,我们何尝不是无法在一起,不过好在的是,我可以学习行人术数中的术法,到时候就能帮凝舞重聚魂身,我们也就能再见面了。

    我脸上露出笑容,耳边似乎听见了凝舞的轻唤,那是一声我朝思暮想的“相公”……

    一夜平静,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睡着。

    白天除了二敏来看过一眼,并给我送了饭之外,并没有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终究还是有人登门了!

    来人是邱家人,邱文梁和林海还有另外几个人,这些人我昨天在邱家时都见过,他们都是邱家至亲的亲人。

    刚见面,邱文梁第一句话就让我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藤谷辰消失了!”

    藤谷辰是那位风水大师藤大师的本名,听邱文梁所说,我才知道昨天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