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二章 吃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二章 吃鸡

    听着王四瞪眼睛发脾气,我这一刻感动的真快哭出来了,那个熟悉的王四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四问我他昏迷几天了,我告诉他,从你变成弱智二傻子那天算起,到今天已经有四天了,王四愣了愣:“什么二傻子?”

    我把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简单说了一遍,王四听的脸色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“先扶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连躺了三天,王四的身体变得虚弱无比,这份虚弱中还有着地魂受创所带来的元气损伤。

    我扶着他走出棺材,刚一下地,王四脚下一软险些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我让他先坐在椅子上,王四缓过一口气后问我是怎么救得他,我告诉他说,我从书上找到了渡三魂之法,这才重新将他的地魂融于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王四眼睛一亮,看向我露出欣慰笑容:“小子,干的不错啊!”

    我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还行还行,就是差点没被搞死。”

    王四想了想后告诉我说,按照现下的情况分析,那个藤谷辰很有可能是煞鬼门的弟子,而且确实是冲着《行人术数》这本古书来的。

    煞鬼门,乃阴门六派之一,最善对付鬼灵。

    藤谷辰那一手养尸炼魂的手段,正是煞鬼门的禁忌之术,豢养供奉鬼灵为损人利己的阴邪术法,更会被煞鬼门视为师门败类,而且这一手阴邪之术也有着极大风险,鬼灵随时都会有反噬其主的可能!

    我问王四:“藤谷辰既然是煞鬼门弟子,又为什么会想要行人派的传承之物?”

    王四颇有深意的笑着,骄傲说:“那是因为我行人派所传《行人术数》,书中包罗万象,就是他煞鬼门的术法要诀,我行人派也是有的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说鬼扯,那书我都翻好几遍了,也没见哪有人家的术法要诀。

    王四白了我一眼:“那是古书不想让你看,再说就你这黄毛小子,又凭什么看人家的书法要诀?”

    我被他说的一愣,一本破书还有自己的选择权了?

    王四听我这么说抬手就要打人,我闪身躲过,王四指着我鼻子骂我是辱没先祖的玩意儿,这本传承之物不知汇聚了多少位祖师的心血,多少人为它斗的头破血流,尸骨无存,还破书,他说我有本事你去再找一本这样的破书试试看!

    我赔笑着说你别生气啊,我就随口说说,王四瞪着眼睛,随口说说也不行,去给列位祖师道歉!

    道歉就道歉呗!

    我走去偏房,冲着身前案台上三个无名牌位跪下拜了三拜,嘴里大声喊道:“祖师莫怪,祖师莫怪啊!我只是随口说说,一时失言,可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,还请列位祖师在天有灵,别跟我一个孩子计较啊!”

    跪拜道歉之后,王四这才满意,他说他有点饿了,让我去给他整只鸡来吃,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可我上哪弄鸡去,总不能再去偷二敏的吧?

    恰巧,这时候二敏来了。

    刚进门二敏就看到了王四,她先是一愣,眼睛中闪过一抹惊喜,可很快就被掩饰下来,她啧啧的开口问:“死王胖子?还记得我是谁不?”

    王四神情顿时垮了下来,没好气说:“化成灰我都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讲,我赶紧憋住笑。

    你还真别说,王四变成二傻子那几天,连我都不认识了,还真就只认识二敏,这冥冥中还真有点耐人寻味啊!

    本来二敏还为他高兴,现在腾地就起了火:“好啊你个小四,又不乖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乖?乖什么乖?”王四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:“有病吧你!还有,别叫我小四,你自己可亲口说过,再也不会这么叫我了!”

    二敏被王四这么一激,脸上可有点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凶婆娘的本性这一刻暴露无遗,她叉着腰,指着王四的鼻子开始骂了起来,骂他忘恩负义,骂他是白眼狼,骂他就这么对待自己恩人吗,骂着骂着还有点想动手。

    我赶紧拦住,赔笑劝说。

    二大爷刚醒,脑子还有点傻,这会没缓过神呢,让二敏这姑奶奶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将二敏给拦了下来!

    这要是让二敏打下去,王四这刚恢复的身子,保不齐又要变成二傻子。

    王四这时候哪能意识不到,自己变成二傻子的时候,是二敏在一直照顾着他,这么一想,他真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二敏,敏敏,别生气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敏敏是你叫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姑奶奶?姑奶奶总行了吧?”王四没脸没皮的赔笑说:“我这不是脑子不正常嘛,谁会跟一个病人计较呢!……那个,二敏,能不能弄只鸡给我补补身子,我现在身体虚弱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也配吃姑奶奶的鸡?”

    “不配不配,我买还不行吗?多少钱我都买!”

    “不卖!”

    二敏不依不饶,显然真生气了,我苦笑着不知道说啥好,这两个人简直天生一对冤家,碰到一起就没有不干仗的时候!

    丢下一句不卖之后,二敏气呼呼的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王四,说这下你满意了,鸡也吃不成了,王四却胸有成竹地说:“小伙子,你还是太年轻,真饿坏我了,也好久没尝过二敏的手艺了。”

    我是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状态,我问王四为啥叫她敏敏,谁知王四瞪了我一眼,让我不该问的别问。

    不问就不问,我还懒得问呢!

    果如王四所说,一个多小时过后,二敏真就端着一盆土豆炖鸡肉过来了,我闻到那香味儿的时候,哈喇子都流出来了,王四更是夸张,兴奋地颠着凳子想赶紧多靠近一点。

    我心想,二大爷,你也不怕凳子倒了摔死!

    二敏放下土豆炖鸡肉,气呼呼的留下一句:“毒死你!”接着扭头就又走了。

    王四招呼我拿碗筷,还有他那瓶药酒,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还说着真香,二敏这做饭的手艺在南冥村都数得着,说我能吃上几顿简直都是有福了!

    我呵呵笑着,我已经吃了几天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二敏还真是知道心疼人,这么一大盆的鸡肉少说也是一只现杀的大公鸡,村里普通人家不是逢年过节,哪有舍得杀来吃的。

    ireader ireader logo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