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三章 画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三章 画符

    一顿快要撑到吐的晚饭过后,我和王四这才心满意足的擦擦嘴。

    王四气色好了不少,用他的话说,这公鸡晨晓启鸣,破除黑夜,本就是阳气极重的动物,用来补身体元气简直是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我问他,现在也吃饱喝足了,也该考虑正事了吧,对于那藤谷辰到底准备怎么办?

    王四却告诉我说,让我今天好好睡上一觉,藤谷辰不会来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来?”

    王四站起身,张了张懒腰,微醉说:“他在炼鬼灵,先杀了刘家人,今夜就会去杀邱家人,还顾不得来南冥村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又问,我们难道不去帮忙吗?可谁知王四却说,凭他现在可没法帮,想帮也帮不了,所以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吧!

    我知道王四的伤势还没那么快恢复,所以即便是去,不过是去送死。

    王四让我收拾了碗筷,摇晃着走去里屋,看样子是打算先去睡上一觉,我心里有点放不下,既然帮不了,那提个醒示警总可以吧?邱家人早有准备的话,或许可以逃过这一劫!

    我找到电话,拨通了邱文梁留给我的号码。

    可让我感觉不妙的是,不论是邱文梁的手机,还是邱家的座机号码,只要拨通过去都是一片忙音!

    我赶紧又拨林海的号码,这是邱文梁以防万一硬要林海留给我的。

    电话终于通了!

    我向林海说邱家有危险,今晚厉鬼刘英极有可能会去报复,起初林海对此还嗤之以鼻,根本就不信我的话,我告诉他,如果不信,就打打邱家的电话试试看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足足有三分钟,林海终于回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林海问我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邱家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,我跟他说,十有八九厉鬼刘英已经在邱家了。

    我让林海赶紧报警,千万别一个人过去,林海压根不听我这一套,我急了,忙说警察带有府衙威武阳刚之气,鬼神难侵,普通人根本就对付不了厉灵,但府衙之人只要穿上那身皮,就能对厉灵起到逼迫震慑作用。

    我一句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段就挂断了电话,我不知道林海有没有听进去,我又试着拨打过几次,可对方根本就不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魔真他妈冲动!”

    我恨恨骂了一句,急的在屋里团团转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如果林海真单枪匹马去了林家,那岂不是又要多一具尸体?我心道要坏事,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万一林海死了,可就真的是因我而死了!

    要不报警吧?

    我想到这儿赶紧又拿起电话,可这时,里屋突然传来王四的喊叫声:“别再多管闲事啦!”

    我生气地回他,这怎么叫多管闲事?就眼睁睁看着邱家人惨死吗?

    王四却说:“你现在报警,就等于是多害了几个人!”

    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,王四好像也知道我想不通,索性就给我把事情说透了,府衙之人身具威武阳刚之气,对鬼神有着震慑之用,这说法倒也没错,但要看用什么时候什么点子上。

    现在厉灵已经更加凶恶,说不好已然成了凶灵,去几个警察又能管什么用?

    凭几个警察就想震慑一个疯魔的凶灵吗?

    痴心妄想!

    如果能调动警察大队人马前去,兴许那凶灵会退避三舍,但你有那个能耐有那个影响力吗?如果没有,就老实放下电话睡觉,害死一个林海就够了,人魔死不足惜,别再害更多的人去送死。

    里屋的王四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,就听他翻个身又继续睡觉了!

    我呆愣的拿着电话,半饷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确实没那个影响力,毕竟我不是那藤谷辰藤大师,别说大队人马了,我报警之后,人家能出几个片警去看看情况,就已经很给我面子了。

    像王四说的,几个片警又能顶什么用?

    去了也不外乎送死!

    我默默放下电话,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唯有祈祷,祈祷那林海能真正听进我的话,可千万千万别一个人去邱家,只要林海动用邱家的关系,警察说不定真会出动大队人马,那邱家人就还有的救,不然的话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很难眠。

    我辗转反侧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糊睡着,我始终没有等到林海回电话,对于邱家到底怎么了更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但没有消息,无疑是最坏的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当邱家人都死光了的情况下,才会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这自然也包括着人魔林海。

    第二天,

    体力恢复不少的王四大清早就开始忙活,我起床的时候,就见他在捣鼓着一碗鸡血,这是大早上他从二敏那讨来的雄鸡血,他要借雄鸡血掺以朱砂画符,预备着应付即将到来的恶战。

    我问他电话难道一直都没响吗?王四头也不回地说我,别瞎操心了,有那功夫不如帮帮他!

    我叹口气,林海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王四身边,问他要我帮什么,王四让我坐在凳子上,说让我帮他画符。

    可这我哪会!

    王四却不在意,不会就学,多学一点是一点。

    他递给我一杆桃木芯所制,笔头是纯黑色的黑狗毛,王四说这是他一大早赶制的,将就凑合用吧!

    照葫芦画瓢,我试着学画符。

    王四告诉我说,符又称令符或灵符,说白了就是用来沟通天、地、神、灵的,画符最忌心浮气躁,需平心静气,以心神之念画符,与其说画符,那种感觉其实更像是借助手中符笔将符印在纸上。

    关窍处就在于,心神之念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他让我从最简单的符学起,是以沟通天地的灵符。

    可我学了半天,总是画的别别扭扭,哪怕是与王四所画的符颇为形似,但我知道我画出来的这种符根本什么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王四很不满意,他摇头又说:“你这是鬼画符吗?不是给你说了,要以心神之念画符,谁让你照着我画的临摹了?这玩意儿要管用,还画个什么劲儿,直接拿印刷机印多省事?”

    我惊喜地问:“可以印的吗?”

    王四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:“可以个屁!给我重画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