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四章 刘英出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四章 刘英出现

    一大早,我就在王四的敦促下不停练习着画符。

    我始终找不到关窍,用王四的话说,完全就是狗屁不通的鬼画符,拿去烧火都嫌上面有味儿!

    关窍就是心神之念,可心神之念究竟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王四被问我的噎住了,敢情他也解释不出究竟什么是心神之念,他冲我吹胡子瞪眼的生气说,有些意境有些境界,本来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,如果什么都说的清楚,还修什么道行?

    就像画画一样,不懂画的人会说这是什么狗屎,而懂画的人会说,此画高山远止,栩栩如生,仿佛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耐着性子,他又教了我半小时,终于是气不过甩袖子走人了。

    在门口的时候,就听二敏笑个不停的说:“哎哟哟,你还生气呐?想想你早年拜师学艺的时候,还不如这兔崽子呢!”

    王四气的不行:“我那是不如吗?我那是师父懒得教!他可倒好,手把手都教不会,笨的简直跟猪没什么两样!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王四故意大声喊出来,就为喊给我听的,二敏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也觉得自己确实笨的有点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王四气呼呼出门去了,也不知道又准备忙活什么,这时二敏走进院子里来,笑眯眯的拿起我画的符,啧啧着直摇头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自己画的不对,闷着头继续用功画。

    二敏就在旁边看着,可是她越看越摇头,最后更是直接说:“楚天,你这么画是不对的,就像死读书一样,如果套进了一个模板中,就钻了一个死胡同,不知道怎么运用,即便你画的再像,也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二敏,那到底该怎么画才对?

    二敏重复了一遍王四的话,要以心神之念成符,以笔画出,我也知道要用心神之念,可心神之念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二敏也被这个问题难住,她仔细想半天说:“那是一种意境一种感觉,形容是形容不出来的,不过可以给你打个比喻。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催促她快说。

    二敏问我,有喜欢的人没有,我点头说有,二敏又问,那你对她朝思暮想吗?我又点头。

    二敏笑眯眯地说:“那你应该有过,在你闭上眼睛的某一时刻,脑海中尽是她的身影,她的一举一动,她的容貌她的笑,她的一个眼神,她的一声轻唤,在那一瞬间她仿佛真切的就出现在了你面前!而这种感觉,就是心神之念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愣,真就好像醍醐灌顶一样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二敏拍拍我肩膀,说小兔崽子,好好练习吧,画符还只是基本功,而且符也分三六九等,你要学的还多着呢!

    二敏走后,我认真思考着她的话,开始凝神静气,为画符做准备。

    她说的那种感觉我有过,而且远远不止一次!

    在我静下心神后,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凝舞的身影,这身影婀娜多姿,越来越真实,那倾国倾城的容颜浮现在我眼前,她冲着我嫣然一笑,宛若真实。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抓住那种感觉之后,我在心中勾勒出画符笔迹,睁开眼睛,抬手运笔,落笔便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符成那一瞬间,我隐隐有种感觉,这张符有了功用!

    我兴奋无比,拿起那张符高兴了半天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还真就让我给画成了!

    只不过,我画的符,与王四所画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是同一张符,但勾勒的笔迹,笔梢的劲力,各方各面都不同,就好像两个人的字迹一样,是两种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才明白过来,画符,并不是临摹!

    画符所求并非形似,而是神似,符究竟有没有功用,不在于所画是何种符,而在于画符的那个人!

    半晌午时,王四这才回来。

    王四手里还牵着两条大黑狗,这可是他花大价钱从其他村民那买来的,这两条黑狗颇有灵性,与平常的土狗不同,它们不叫也不龇牙咧嘴,威武冷峻的好像两个精壮汉子。

    王四把两条黑狗拴在院子里,就见它们懒洋洋趴在那里,但竖起的耳朵始终在听着动静。

    我问王四弄两条狗回来干嘛,王四说别小瞧了它们,如果厉鬼刘英来了,还指望这两条黑狗来破煞呢!

    忙活完之后,王四问我怎么不画符了,我拿着自己画的几张符给他看,王四接过来仔细看了半天,对我欣喜地说:“行啊,学会了就行,跟我进屋吧!”

    走进屋中,王四领我向祖师牌位跪拜。

    王四叨咕了好一阵,大致就在说着徒孙王四无用,打搅了列位祖师在天之灵的清修,实属该死,今有师门叛徒养鬼为恶,凶恶鬼灵作祟,望列位祖师助弟子消灭鬼灵,清理门户,末了王四拉着我郑重其事地叩了三叩。

    最后,王四这才慎重地将祖师灵位请出,置于正堂的案台上,又再次焚香祭告,跪地叩了三叩。

    一切事毕,我问王四,既然是祖师灵位,可上面为什么没有名字?

    王四却告诉我说,这并不是行人派真正地祖师灵位,他所祭拜的这三个牌位,分别代表着天师、地师、人师,而其中人师就是列位行人派祖师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理解,这么祭拜祖师爷们会知道吗?

    王四看了我一眼,说:“废话,祖师爷当然知道了!他们在天之灵,与行人派弟子同在!”

    同在?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莫名感觉这词儿好像有点熟悉,我突然想起来,可不熟悉,这不就是上帝那一套嘛!

    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所谓同在的涵义。

    列位祖师之灵位,并非供奉眼前所谓的神龛上,而是供奉在弟子的心神灵台中,弟子身在何处,祖师之灵便也就在何处。

    又是雄鸡血,又是黑狗,最后连祖师灵位都请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得出来,王四这是真的打算要跟藤谷辰拼命了,至于拼不拼得过,我心里没底,想来王四心里也没底!

    天色渐晚,很快入夜。

    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,我总觉得今天这天色黑的特别快!

    万里星空无云,天空中一轮皎月明亮,然而在这地上却黑的不见五指,浓稠的夜色如同化不开的墨,触目可及全都是一片黑暗,连一丝亮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寂静,死一般寂静。

    我察觉到了不对劲,心中发慌,看向身旁的王四。

    这时突然发现明明近在咫尺的王四,距离却在和我越拉越远,并且渐渐被黑暗所吞没,我大声向他呼叫,但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好像根本就听不见!

    我惊悸不已,因为眼前的黑暗中,突然出现刘英恐怖的身影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