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六章 结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六章 结束

    藤谷辰与王四的寥寥几句对话,展现出此人游戏戏谑的心思,仿佛他在做的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,而是开玩笑玩玩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心态也表明,他压根就不惧王四,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把王四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毕竟单单是藤谷辰炼出的一只鬼灵,都已经让王四难以应对,而藤谷辰本身的道行修为,又该到了什么样的程度?

    我不敢想,只觉得今晚恐怕凶多吉少!

    这一刻我心中祈祷,好歹这里是南冥村,好歹这里有着那么多的奇人异士,即便他们可能与行人派有仇怨,可又会容忍一个养尸炼鬼的藤谷辰在这儿撒野?

    只要有人帮忙,我和王四今天或许还能逃过这一劫!

    两人对话交锋之后,被青色烈焰烧身的刘英,这时突然嚎叫不止再度向王四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四不敢大意,单手捏出地阳诀,口中暴喝:“石灵镇宅,诛邪伏灵!”

    门外石狮被地气汇聚于身,自成灵性,爆发出一声威猛大吼,这一声吼震的刘英身体一滞,本来无形的地气此刻竟缠绕在她的阴身上。

    刘英愤怒尖叫,鬼爪连连,竟将缠绕的地气撕了个粉碎!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没想到凶灵这么厉害,伏灵之法对付厉灵时的她还轻而易举,可如今竟然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而王四趁着刘英被困那短短时间,已然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拼命还有一线生机,如果再畏缩迟疑,恐怕就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!

    我看出了王四目中决然,他拼着重伤,甚至拼着死,挥拳直击刘英的凶灵煞根,只要能重创这煞根,才有机会彻底消灭这凶灵。

    鬼爪向着王四抓去,随着哧啦数声,王四身上又多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王四这一拳,也结结实实击中了凶灵阴身!

    纯阳罡气形成锐利拳锋,仿佛刀入豆腐一般,这一拳轻而易举贯穿凶灵阴身,那刘英的身体在这一刻爆散无形,小院里面处处可见黑烟蒸腾。

    “凶灵被消灭了?”

    “四叔,二大爷,你太牛逼了!”

    我狂喜大叫着,冲向院子中的王四,而王四此刻的反应有点不对劲,他一动不动,就僵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等我跑到他跟前的时候,这才发现王四整个脸上黑气缭绕,他双目紧闭,表情痛苦不堪,似乎在与什么做着斗争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,不敢叫他,更不敢碰他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就从眼前这情况看,又哪可能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王四仿佛变成了雕像,一动不动足有几分钟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心中焦急,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,这几分钟里每一秒都像度日如年,我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失,王四身体上的伤口逐渐腐烂,流出的血液不但腥黑,甚至还伴有腥臭的气味,这是死气进一步腐蚀血肉的结果,而伤口上的阴毒用不了多久就会攻入心脏!

    这么下去的话,不用刘英动手,王四直接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这时王四突然开口问:“楚天,还记得《行人术数》第一十三页的内容吗?”

    我急忙点头说记得,一十三页所说的是符术,而在那一页上醒目的画有一张符,名为天罡地煞降魔符!

    这符以人之精血为祭作画。

    常说三魂六魄,魄便是肉身之魄,而人之精血更是蕴含着血气精魄,以精魄血祭可想而知此符的威力。

    王四双目紧闭地又说:“凶灵煞根此刻就在我的身体中,她想吞噬我的三魂六魄提升力量!……哼哼,不自量力,我行人派弟子岂是等闲之辈,想吞我的精魄,刚好借此彻底消灭了这凶灵!”

    我惊喜地问王四该怎么做,就听王四说,用他精魄血祭,将天罡地煞降魔符画于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我脸上神情彻底僵住了!

    以王四的精魄血祭,哪怕是最终消灭了凶灵,可这也就意味着王四也会死啊!

    王四却笑着说阴门六派弟子与邪魔斗法,又怎么会怕死?

    我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明明凶灵阴身都被他给打散了,怎么还会变成这个样子啊!

    我不想这么做,更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别的法子吗?你本事这么大,肯定有别的办法的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被阴毒攻心,就算不这么做我也活不了,所以这是唯一的机会了。”王四又莫名叹息:“行人派传到我的手上,算是彻底没落了,我王四真是有愧于列位祖师在天之灵啊!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?还不赶紧想想办法,难道你想就这么死了吗?”我冲他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王四没理会我的话,反而大喝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行人派三十三代掌派宗师的身份,正式收你为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我终于明白过来,这是王四在留他的最后遗言。

    无论有没有别的法子自救,王四都不愿再把这凶灵放虎归山,与其苟且偷生,反倒不如与这凶灵同归于尽,这是王四的决绝!

    “你要守护好行人派,将他传承下去!阴门行人派的传承,不能断绝,尤其不能断在你我手中!”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!”

    “身为传承弟子,不得持法自傲,为祸乡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我眼圈泛红,郑重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……徒弟楚天,现在还不快行拜师礼?”

    听到王四提醒,我强忍下眼泪,三跪九叩向他行拜师大礼,最后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师父。

    王四露出欣慰笑容,行人派终于是再有了传承弟子,这算是了却他毕生遗憾,虽然没能将行人派发扬光大,但总归是延续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四此时终于睁开眼睛,他的双目一片血红,几缕黑气如同毒蛇一般在里面游荡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一切,就要靠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“画符吧!”

    王四神色决然,他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我抹掉自己不争气的眼泪,起身撕开王四胸膛的衣服,我用力咬破食指,以心神之念成符,以鲜血勾画,片刻过后在王四胸膛上画成天罡地煞降魔符,那符文上显现出鲜艳的红光。

    王四怒目威睁,口中喝道:“伏魔灭灵!”

    符文红光大盛,隐隐有几分炽烈刺目。

    我耳边听到凶灵惊恐欲绝的惨叫,而王四身体上不停散发红色蒸汽,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萎靡,生机渐渐断绝,最后化为了一具枯尸。

    我看着枯尸上安宁祥和的笑容,再忍不住眼泪,跪倒在王四身旁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