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七章 离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七章 离开

    师父王四死了,以生命为代价,消灭了凶灵刘英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值不值得,但我知道,身为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,这是义不容辞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我在王四的尸体旁跪了很久,任凭眼泪不停流出来。

    后来二敏和村里其他人赶了过来,当她看到王四尸体时,失声大叫,她眸子中的泪水,几乎在一瞬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我简单告诉他们了经过,村民们发出一声声摇头叹息,二敏无声哭着,她不肯就这么算了,带着南冥村村民连夜搜索藤谷辰的踪迹,追杀这个阴门六派的师门败类。

    这场追杀,注定无果而终。

    那藤谷辰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,哪怕是南冥村村民施展奇术,可仍然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藤谷辰又再次人间蒸发了!

    深夜,我和二敏将王四装殓,二敏始终面无表情,但她的眼睛里却有着无穷无尽的悲伤。

    王四死了的消息,很快传遍整个南冥村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的村民来到这个小院里,甭管曾经各派系传承间有着什么样的仇怨,但任何与邪魔斗法而战死的人,都值得令所有人奉上自己的敬意,正是这些奋不顾身守护传承的他们,维护了阴门六派的正道尊严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和二敏守着棺椁。

    她始终一言不发,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,我心中悲伤,也没心情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南冥村全村村民相继赶过来。

    村民们为王四布置了灵堂,带来了纸扎车马,这都是村民自发做的,在他们看来也都是应该做的,毕竟同属阴门六派的传承,真论起来祖上说不定还是同一位祖师。

    他们缅怀悼念一番,上了三炷香后离去。

    我守在灵前,一一向村民道谢。

    七天回魂,也就说要守灵七天,二敏也一直陪着守了七天,这七天里她几乎没怎么说过话,甚至就连饭都没怎么吃。

    王四的死,对她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发生过什么事,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,只好由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出殡下葬。

    整个南冥村的村民出力很多,这是南冥村对于捍卫阴门尊严的传承弟子最高礼待。

    按照村里老人指点,王四被葬在了南冥村的祖坟中。

    这祖坟并不是专属某一个家族,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葬进去的,村里阴门传承弟子若有大贡献者,死后才能葬入这南冥村祖坟之中。

    我心中苦笑想着,师父啊师父,你生前恐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死后会受到这么高的待遇吧?

    想着想着,这滋味更加苦涩。

    下葬过王四之后,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找到我,他们告诉我说,会尽力搜寻藤谷辰的踪迹,面对这么肆意修炼施展阴损邪术的人,南冥村从来都是不吝追杀,他们还说,如果我以后得到了藤谷辰的消息,也可以回南冥村来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我郑重地点头道谢,

    回去之后,二敏正在小院里等我,今天下葬师父王四她并没有去,她不想看到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是二敏隔了那么多天后,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会想办法找到藤谷辰,然后杀了他!”

    二敏认真看着我,摇头说:“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,你如果去找他,就是等于送死。”

    我握着拳头说:“师父都不怕死,我会怕吗?这件事绝不会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当然不会这么算了,但不怕死不等于要去送死!”二敏接着又说:“你现在是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,身上有着传承门派的责任!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想报仇可以,但不急这一天两天的。”

    我张张嘴想说什么,可是二敏直接打断了我。

    二敏告诉我说,现在我的处境比之前还要危险,那藤谷辰冲着行人派的传承之物来的,不要说去找他,说不定藤谷辰还会主动找上我。

    我一心想报仇,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藤谷辰想要的是《行人术数》,所以他迟早都会找上我,他会杀了王四,同样也会杀了我。

    二敏的意思是让我先藏起来,这南冥村并不如想象中的安全,藤谷辰更是比想象中的要厉害,所以想报仇一切还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我问她有什么想法,就听二敏说她会去找藤谷辰的踪迹,摸透这个人的底细,等有了报仇的把握时,再去杀他为王四报仇雪恨,至于现在,二敏想让我先回老家北邙山躲避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生气,师父王四都这么死了,自己竟然还要躲着藏着?

    二敏明凶悍地骂道:“没有实力,你还想报仇?你凭什么?凭那一张嘴吗?那藤谷辰动动手指估计都能杀了你,你拿什么跟他拼?”

    我被二敏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我,真可谓是想跟人家拼命,人家都只会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二敏骂过我之后,神色变暖,她说等她查清楚藤谷辰的动向底细,到时候会跟我联系,而我现在最好立即回老家北邙山去,只有好好修炼术数,才有谈报仇的本钱!

    面对她的安排,我无可奈何,最后只能听她的。

    二敏手脚很麻利,走进屋子里很快就帮我收拾好了行李,她将王四挣来的五万块钱给了我一些,她自己留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看着房间里王四的东西,问她这些我能不能带走,尤其是那三师灵位。

    可谁知二敏瞪了我一眼,问我带那些东西干嘛,需要的话自己回头另做一个就是,这本就是无名牌位,真正的祖师是供奉在心神灵台中的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妥当,二敏带着我悄悄离开了南冥村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就这么走了,而且是在王四刚刚下葬的时候。

    分别时,我让二敏自己多加小心,有消息就立即跟我联系,二敏笑着点头,说不用我这个小兔崽子操心,她让我放心,一有消息就会跟我联系的。

    我坐在汽车上,看着二敏离去的背影,心中为她祝福着。

    当时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这次分别,会是我和二敏的永别,当我再见到她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