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十八章 反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四十八章 反常

    离开北邙山还不到一个月时间,我也不得不再赶回去,或者说逃回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发生了太多事。

    最令我悲恸的是师父王四的死,最受打击的却是二敏,我不知道她准备怎么做,又准备做什么,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,跑的远远的不被人找到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气愤,气愤自己无用,可也让我很无奈,无奈自己的无能。

    像二敏说的,只有好好修炼才能替师父王四报仇,也只有好好修炼才能够救凝舞。

    想起凝舞,我心情复杂,或许连你都会嫌弃没用的我吧?

    衣服内的青铜戒指这时散发出温热,这感觉像是凝舞的柔情,我勉强露出一丝苦笑,知道这是凝舞在向我安慰。

    车在颠簸,天色擦黑的时候,我才赶到了北邙山附近的乡镇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已经没有客车会经过北邙村,乡镇距离山村有十几公里远,山路难走,经常要绕道甚至爬山,这一来一去少说也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我随便在镇子上吃些东西,趁着月亮地的夜色赶回山村。

    茫茫山野,渺无人烟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,像游荡的孤魂野鬼,提着手电筒只能勉强照亮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山林里除了风声之外没有任何动静,寂静的令人心慌后怕,偶尔有一阵打着旋的阴风刮过,吹动树枝摇曳作响。

    我只管走自己的,没有理会,也不必理会。

    山林里从不少孤魂野鬼,它们都是枉死在这里的人,只要不化成鬼灵,就没有能力害人,一般只要你不去招惹它们,它们也犯不着特意为难你。

    人有阳关道,鬼有黄泉路。

    彼此倒也互不相扰,不过偶尔也有稍微强大点的孤魂野鬼会拿人开玩笑,悄悄施展鬼障之术,让人在树林里原地打转,以吓人为乐趣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玩笑,但体质弱的人还是很容易被吓出好歹!

    我赶回北邙村时,就遇见了鬼打墙。

    山村里都有土法子破解,人身有三盏阳火,双肩和头上各有一盏,只要拍拍自己肩头让自己精神抖擞,阳火旺了起来,这鬼打墙自然而然就困不住人了。

    我有点生气被捉弄,于是从挎在身上的布袋里摸出一张符。

    这是我自己所画的符,沟通天地的破煞驱邪符,抬眼扫了一圈周围的树木,我看到了一棵阴气汇聚较重的树。

    我向那棵树走过去,准备给这小鬼一点儿惩戒!

    只要以符定住小鬼儿的阴身,这小鬼儿就会在符术之下痛苦煎熬,符本身的威力还会将小鬼儿的力量重创,这样一来它以后就无法再施展这鬼障之术了。

    就我才刚刚靠近,就听见一声鬼哭似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阴师饶命,阴师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我停下贴符的动作,这时就见依附在树木上的小鬼儿现出阴身,我打着手电筒看清了他的样子,却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。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,孤魂野鬼修炼困难,最常见的就是食香火才能慢慢增长一丝微末力量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小孩,如今竟然能施展鬼障之术,说明力量可不小了,看他穿着样子应该就是附近山村的村民家穷苦孩子,也应该不会死了太久,没想到就有了些道行。

    “你刚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阴师啊!”小孩愣愣回答,说着就扑通跪在地上,哭着说:“饶了我吧,求你别杀我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半天,这才从自己可怜的知识中想起,阴师是对走阴穴的道人称呼,走阴穴更是阴门六派之一走阴派的拿手术数。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没想到这孩子年龄不大,竟然还知道走阴派的阴师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我摆着严肃脸,问这小孩:“你为什么挡我回家的路?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小孩抬头问:“阴师,你是要去回北邙村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啦,北邙村现在在闹鬼,很凶的呢!”小孩咋咋呼呼的。

    “闹鬼?”我哭笑不得:“你不就是鬼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阴师你误会了,那鬼跟我可不一样……”小孩低着声音,细声细语地,好像怕被人听到似的:“那鬼是被人供奉豢养的鬼灵,压根就不是本地鬼!”

    听小孩这么一说,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豢养供奉鬼灵?

    煞鬼门,藤谷辰!

    我几乎下意识就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,心底顿时浮现出不好预感,北邙村可都是我老家的亲戚啊,如果藤谷辰杀到了那里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

    我揪着这小孩衣服,让他跟我一起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小孩起初死活不愿意,他说那鬼灵会把他给吃了的,我拿着符连哄带吓,他这才不情不愿地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路上,小孩跟我讲了他所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北邙村闹鬼要从十天前开始说起,也就是我刚离开北邙村没几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一位道人,在那天来到了这里,他自称阴师,说是来找什么东西,并且还在北邙山上抓了不少阴魂,可他找的那东西,孤魂野鬼根本就连听都没听说过啊!

    这人没找到想要的东西,就大发脾气,不少小鬼儿被他抓去之后,就再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小孩的干娘说:“没回来的人,八成都已经被吃了,被拿去供奉鬼灵了!”

  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,后来北邙村就开始闹鬼,那鬼灵很凶非常凶,据小孩说连他干娘都不一定斗得过。

    这十来天的时间里,北邙村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而在北邙山的孤魂野鬼们,更是连冒头都不敢,要么藏着,要么就躲去远一点的地方,所以这小孩儿才会在这里撞上了我。

    从他口中听到北邙村死人的消息,我的心沉到了谷底!

    在北邙村中,爷爷还有另外几个老人,是懂点术法皮毛的人,如果村里闹鬼噬人,那最危险的也就是他们了!

    我不敢耽搁,几乎一路小跑赶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站在山腰上我停下来喘了口气,北邙村已经近在眼前,可当我看着死一般黑暗沉寂的村庄时,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太安静了,安静的甚至很反常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