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十三章 五行虚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五十三章 五行虚灵

    寂静的夜里,这呜咽声传了很远,整个山村都被笼罩在恐怖中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声敲门的动静,仿佛敲击在人的心脏上,哪怕是距离很远的我都明显感到了心悸和惊慌。

    北邙村的祖庙里那一丝丝光亮像是风中残烛,随时都会被阴风给吹灭,我有些紧张的握起拳头,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,不过祖庙神像本就庇护村民,再加上自己留下的破煞驱邪符,应该是不会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而且天色很黑。

    村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,我看的也不是很真切,但那疯狂敲门的动静,正是从祖庙方向传来的。

    齐仲良站在我身旁,一脸惊诧的看着村里厉鬼闹动静。

    他好像比我还要紧张,伸着脑袋不停看看这儿瞅瞅那儿,毕竟这厉灵可吞噬了不少孤魂野鬼,而齐仲良这小孩儿也不过就比小鬼儿强上那么一点,放在厉灵手里,也不过是被吃的料。

    齐仲良清了清嗓子,似乎想说话化解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我急忙摇头示意他噤声,厉鬼来了,那走阴派的阴师势必也就在附近,如果被他发现了,那可就前功尽弃了!

    我看了半天,见村里的厉灵始终只是在不断骚扰,也就放了心。

    我在这夜色下仔细观察着周围,希望能找到阴师的踪迹,他必定就隐藏在北邙村附近,只不过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只要这阴师只要还想得到《行人术数》,那他迟早都会出现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距离北邙村很近的树林里,钻出个狸猫一样的身影,他很敏捷动作也很快,进入北邙村之后,我看着那身影直奔向爷爷家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,我奇怪皱眉。

    我祖上虽然是从南冥村搬出来的,但爷爷甚至是太爷爷,都不是阴门六派的弟子,我家顶多也就是和阴门六派有点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走阴派的阴师,会想要从爷爷这里找《行人术数》?

    爷爷他老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有?

    这阴师在北邙村逗留这么久,找不到古书索性就行凶伤人,他究竟图谋的是什么?《行人术数》吗?这个理由说的过去,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像!

    毕竟按常理说,找不到就杀人,杀了人却还不走,冒这么大风险,这不是摆明了等着人来找他吗?

    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齐仲良小声问我:“咱们就在这儿看着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只要厉灵没法进入祖庙,就没有出手的必要,想要杀他现在就必须先藏着。”

    齐仲良皱起眉:“可你真有的有把握杀他吗?干娘让我告诉你,明天晚上她会率百鬼对付厉灵,但孤魂野鬼们力量都很弱,恐怕撑不了太久,如果你最后杀不了他,我们是可以抽身逃跑的,但你恐怕就逃不了了!”

    我凝重地沉默着,没有回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赌博,人与鬼斗邪魔的赌博,整个北邙村,整个北邙山,都将希望寄存在我身上,所以哪怕杀不了我也得去,就算是拼命,我也会咬掉他一块骨头!

    齐仲良见我不说话了,也乖乖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看着,村子里的狸猫身影不时出现,不时又消失,这阴师足足找了半夜,似乎仍旧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最终那人影站在了祖庙门前,仿若雕像一般不动了。

    齐仲良不理解的问:“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也皱起眉,这阴师站在那儿望着祖庙干什么,他找了半夜,最终来到这里,难不成是怀疑祖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?

    没过多久,这阴师就回答了我俩的疑问。

    不停在祖庙门口骚扰的厉灵,这时候突然像发了狂似的,拼命撞击祖庙大门,那剧烈的撞击声传了很远,响彻在这个夜里,祖庙小院里阴风大作,吹的神龛前长明灯不停摇曳,微弱的仿佛随时都熄灭。

    我手心捏了把汗,这阴师想借厉灵强行突破进祖庙!

    幸运的是,我留下的破煞驱邪符起了作用,再借助祖庙中祖灵的庇护,那院落虽然被撞的不停发出吱呀声响,但厉灵始终无法强行突破进去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厉灵这一闹就闹了半夜。

    那每一次拼命撞门,都仿佛撞在人脆弱的神经上,听的是心惊胆颤!

    最后那阴师似乎见实在突破不进去,索性就放弃了,狸猫一样的身影重新钻进山林,厉灵也消失了不见,呼啸吓人的阴风终于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我也跟着松了口气,这如果真让厉灵冲进祖庙,我现在就是想救都来不及!

    “真的是好凶,好厉害啊!”齐仲良后怕说:“那小庙我连靠近都不敢,这鬼灵竟还想冲进去啊?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你这小鬼儿多大的能耐,能和厉灵比?

    齐仲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来回踱步沉思着,经过大半夜这么一闹,那阴师想必也知道,以厉灵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冲进祖庙里,所以他肯定会想方设法进一步提升厉灵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明天他势必会再去北邙山。

    所有的结果就等明天一战了!

    我让齐仲良去通知他干娘,今天厉灵强行冲撞祖庙,应该多少都受了一些伤势,等到明晚的时候尽可能出手击伤这鬼灵,鬼灵受创,也绝对会影响那阴师。

    齐仲良点点头,卷起一股阴风钻进山林里。

    我在这半山腰又仔细想了半天,那阴师今天的鲁莽行为,绝对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一个可以杀他的机会!

    我兴奋地握紧拳头,这下我终于有了些底气,

    但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,我还需要养精蓄锐,尽快恢复透支的身体精气,多一分准备就多一分成功的希望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

    我随便吃点东西,开始熟悉五行虚灵术的施展法门,下午我又凝神画了一些符,我本想画一些威力更大的符,但符术实乃借法之术,威力越大的符越是需要高深的修为,不然也借不到天地之法。

    唯一我能运用的强大符术,就只有血祭之符,这种符是以献祭身体精魄来施展。

    我回想起师父王四的死,只能摇头算了。

    这种符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即便最终能够消灭鬼灵和阴师,也需要以自身性命为代价,不得迫不得已,还不能使用这种符术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我收拾好一切,动身前往北邙山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