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十六章 收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五十六章 收徒

    本来已经稳操胜券的局面,突然又变得凶险万分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想不到,一个走阴派的弟子阴师,竟会甘愿让鬼灵反噬,甚至是以自身血肉精魄来饲养鬼灵。

    在这紧要关头,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,已经被重创的厉灵再度变成凶灵!

    我在掌心凝聚出虚灵火,抛向阴尸的身体。

    虚灵火能焚灭鬼灵,但却伤不到人身,就见青色火焰落入阴师的身体中,顿时就像烈火燃油一样窜起一米来高的火苗,从那阴师的身体还传出了厉灵的惨嚎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场面,我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汹汹火焰在阴师的身体上燃烧,但却没有烧到这肉身一丝一毫,阴师的身体就好像被包裹在火焰中一般,看着诡异无比!

    阴师逐渐变成了一具干尸,而厉灵也从他的尸体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虚灵火烧灼着厉灵,它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青色火球,在空中飞舞着想逃。

    我手上掐诀,脚下猛然一踏大地。

    北邙山上的地气被我以虚灵土扰动,我化为了地气灵枢,口中喝出咒文真言,地气顿时形成了无形囚笼,困住了想要仓皇逃走的厉灵。

    这厉灵前突后闯,仍然不肯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我脸色发白地勉强维持术数,接连使用五行虚灵术,在加上之前维持了那么久的虚灵沙,如今我浑身的精气已经快要耗尽!

    可如果让这厉灵逃了,那简直就会后患无穷!

    我拼命咬牙坚持,但困住厉灵的地气正在渐渐微弱,照这情况下去,我很快就会因为透支精气而昏厥,而这厉灵也就要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翠儿,快!把那镇魂木给楚天送去!千万不能让厉灵逃了!”

    受重伤的黄大仙提醒自己小孙女,那守在身旁的小黄鼬急忙点头,灵敏飞快的叼着坟头上的镇魂木送到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小黄鼬指着镇魂木,情急地吱吱乱乱叫。

    我明白这小黄鼬的意思,拼了命借地气困住厉灵,将厉灵推到镇魂木旁边,镇魂木仿佛带有着吸力一般,瞬间将厉灵吸了进去!

    我从布袋里摸出几张破煞驱邪符,甭管有用没用下意识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镇魂木起初还剧烈抖动,但就在我贴上符纸之后,镇魂木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我彻底松了一口气,终于是把这厉灵给捉住了。

    结束了,都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我露出开心地苦涩笑容,终于为爷爷报仇了,也终于为村民们报仇了!

    我感觉眼皮好沉,意识在渐渐模糊,天地都在旋转,我再控制不了身体,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天。

    我躺在鬼村中的凉亭里,齐仲良和小黄鼬一直陪在我身边,齐仲良告诉我说,在我晕倒之后,孤魂野鬼们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把我弄到了这里来,而他干娘的伤势已经没什么要紧了,不过这一战让他干娘损了不少道行修为,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养伤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他干娘,很多鬼魂因为和厉灵缠斗都受了伤势,而且是很严重的伤势,这种伤势没法恢复,也恢复不了,这一点就连他自己也一样,大家伙的力量都在渐渐消失!

    但他干娘却告诉大家说,这不是一件坏事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阴师,这为什么这会是好事啊?”齐仲良不理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躺在不知哪来的被褥上,笑着问这小鬼儿,齐仲良立即点头说当然想知道,我告诉他这是因为你们快要被地府接纳了,鬼魂本身的力量自然而然就会散去,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入地府投胎了。

    齐仲良先是愣了一愣,他大叫着:“可我不想入地府投胎啊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告诉他,这种事不是你想和不想的问题,地府如果不接纳你,你就算再怎么想投胎都无济于事,可如果地府接纳了你,你就没有办法拒绝,因为很快你就会被接引入地府之中。

    齐仲良彻底呆住了,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,我告诉他说,这是事情本来就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齐仲良不能接受,大叫着跑去找他干娘了。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世事哪能尽如你我如意,我挣扎着坐起身,小黄鼬却跳到我身上,用爪子压住我的身体,它眼神严厉地看着我,似乎在警告我说暂时还不能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办法,只好又老实躺下。

    又过两天。

    我一直受这只小黄鼬的照顾,它从鬼村外面给我找回来很多好吃的野果,让我充饥,还给我用竹筒打来甘甜泉水,让我解渴。

    其实,也只有这只小黄鼬能够照顾我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孤魂野鬼们没法出去找吃的,而且它们的力量在消失,也没办法找吃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两天的休养,我终于感觉好了一些,勉强可以下地了,但身体还是异常的虚弱,我知道,透支的身体精气可没那么快弥补。

    黄大仙偶尔看过我两次,见我没什么大碍,也就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倒是齐仲良这小鬼儿两天没见人影,小黄鼬吱吱呀呀的告诉我说,他不开心躲了起来,现在说谁也不想见。

    这一天夜晚,北邙山上注定不平静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孤魂野鬼被接引入地府之中,随着鬼魂消失,北邙山的阴煞气息也越来越淡,山林像是康复了的病人,恢复了不少生机。

    我在夜色下静静看着一幕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黄苓牵着齐仲良走来,老人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齐仲良也跟着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急忙问:“您……您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黄苓恳请着说:“老婆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还希望楚天你能够答应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事,尽管说就是了!毕竟再怎么说,是您帮我报了仇,也是您救了我的命,千万别这个样子,我可受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黄苓摇摇头,又说:“你受的起,也应该受我一拜!……老婆子我想求你收我这儿子为徒,结下此世的师徒之缘,来世若还能再相见,就正式收他为阴门六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这位黄大仙的话,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别的事倒还好说,可这件事却很让人为难,不因为别的,因为我现在都还是个半瓶子晃荡的传承弟子,还怎么再收徒弟?

    黄苓叹息一声,伤心地问:“楚天,你不肯答应吗?”

    我急忙解释:“我不是不答应,只是我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就好!”黄苓褶皱的脸上露出欣慰笑容,她催促齐仲良说:“儿子,快,快拜你师父!”

    齐仲良眼睛里还有委屈的眼泪,可这时候还是十分听话地向我行拜师大礼。

    三跪九叩之后,齐仲良恭恭敬敬向我叫了一声师父。

    我有点别扭的应了一声,说实话,还真是很不适应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师父,我突然有点理解自己的师父王四了,他为什么先给了我《行人术数》,但直到临死前才真正收我为传承弟子,恐怕……他也不适应,或者说压根就没准备好当师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