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十七章 父母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五十七章 父母

    齐仲良行过拜师礼后,寸步不离他的干娘身边,到了现在,他也终于坦然接受将入阴曹地府的事实。

    黄大仙勉强撑起欣慰的笑容,儿子将要投胎了,也拜入了阴门六派,这对于她来说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,其实我多少也明白这黄大仙的私心,孤魂野鬼们这次击杀邪魔有功,再加上阴门六派弟子的身份,这次齐仲良入地府之后想来也会被优待不少。

    我也乐得帮她们母子,毕竟相比救命之恩来说,这点私心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有的孤魂野鬼都被接引走之后,齐仲良也感受到了来自地府的拉扯之力,他很不舍,黄大仙叹了口气告诉他,不用这样,如果有缘还会再见。

    齐仲良哭着点头:“小妹,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干娘!”

    小黄鼬眼睛中噙着泪,吱吱的点头。

    迷雾弥漫,一条羊肠小道凭空出现,这是黄泉路,齐仲良无法抗拒来自黄泉路的接引,不由自主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齐仲良临走又向我磕头,恭敬说:“师父,弟子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向他点点头,齐仲良踏上黄泉路之后,这小鬼儿和那羊肠小道全都消失了不见。

    如今北邙山,阴气散尽,空中卷来的风也少了些许阴寒。

    我感慨良多,不论是人是鬼,善守内心不为恶为祸,那就终有从头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黄大仙知道我急着回北邙村,也不再留我去鬼村。

    分别时,

    黄大仙叹气告诉我说,她的时间恐怕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地问她,是不是这次因为帮我受伤太严重了,黄大仙摇摇头,她说该来的早晚都会来,躲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我不理解她的话,这黄大仙也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只在我临走时,她这才向我托付,如果哪天她不在了,希望我帮她对这孙女照顾一二,黄翠儿还太小,修为道行更是微末的可怜,别说是凶厉的鬼灵了,就是一个强壮的普通人都能捉到她。

    我看她这像安排后事的样子,不由想起了师父王四,王四临死前那两天也是对我百般嘱咐。

    我郑重点头答应,告诉她我会的。

    离开北邙山,我沿着山路向北邙村走去,山林间虽然阴寒不再,但天气还是稍凉,我裹了裹衣服趁着夜路回家。

    这时小黄鼬从身后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它将口中吊着的包裹放在我面前,吱吱呀呀的比着手势,我看了半天才明白,它是来送我回家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包裹,这里面都是那位阴师的遗物。

    镇魂木和那柄桃木剑都在其中,还有几张紫符以及其他零碎的物件,这些东西黄大仙都没有私留,再说留着对于她来讲也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我笑着背起包裹,一人一鼬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北邙村,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日子的闹鬼,整个村子破败萧瑟不少。

    我敲开祖庙大门,告诉张伯和村里老人,阴师已死,厉鬼已除,村里不会再闹鬼了。

    张伯他们直有点不敢相信!

    不过确实也一连好几天都不见厉鬼影子了,他们起初以为阴师走了,谁想竟然是被我给杀了。

    我通知过这些老人后,回去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打开灯,我看着堂屋中的棺椁,扑通一声跪下去,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,我哭着,但平静地说:“爷爷,我已经给您报了仇,村里也不会有事了,您就安心去吧!”

    棺材前一股股小旋风出没,卷过我的身体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我仿佛感觉到,好像是爷爷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小黄鼬就在一旁看着我,小眼睛中透着伤心。

    我哭了好一阵儿,这才平复下心中的悲伤,小黄鼬跑到我面前,吱吱呀呀不知想说什么,我知道它这是担心我,我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,说了声我没事。

    抹掉眼泪,我起身开始收拾家里,布置灵堂。

    爷爷走了,我要让爷爷体面地走!

    简单布置一番之后,我穿上麻衣,披上孝布,坐在堂屋门前拿着爷爷的旱烟袋点燃,烟雾缭绕有些呛鼻,我没有抽,就静静坐着出神地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小黄鼬始终寸步不离地跟着我,我问它:“你不用回家陪奶奶吗?”

    小黄鼬摇摇头,只是眼神担心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,既然它愿意呆着,就让它呆着吧!

    不知不觉天亮了,

    张伯和一众村民来找到我,他们见我已经简单布置起灵堂,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也不止我爷爷,整个村子死了有十几口子村民。

    年轻人能走的都拖家带口逃难去了,枉死的村民只能简单收殓入棺,就这样暂时存放在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我告诉张伯,这些尸体不能久放,还是尽快安葬比较好。

    一来,天气虽然还不炎热,但尸体放久了肯定也会腐烂,到时候可能会有散发瘟疫,二来,村民枉死,多少都会心存怨厉,就这样存放家中会留下煞气,对人身体有损,还容易招惹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张伯凝重点头,这种事可大可小,处理不好就会留下隐患,那以后北邙村还会再闹鬼!

    召集村里所有老少爷们,安葬事宜一条条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布置灵堂倒是小事,重要的还是通知外逃的村民都回来,这没个儿女在跟前,人也不能说下葬就下葬。

    张伯找到我,提醒我说:“小天啊,你不通知你的父母回来吗?”

    提起父母,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我父母,他们还不知道爷爷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我心情有些复杂,我自己的父母已经好多年没见了,小的时候他们倒还经常来看我,但渐渐大了之后联系就变少了,我听爷爷说爸妈又要了一个孩子,是个女儿,也就是我妹妹,叫楚沐。

    许多年没见,我对他们已经变得陌生,我甚至都模糊不清,记不起了他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婚丧嫁娶,是人生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我想了又想,还是觉得应该通知自己爸妈的,我找到爷爷的电话联系薄,拨通了他们的电话。

    爸妈听说这件事之后,很震惊,很难以相信,他们带着妹妹开车连夜赶回。

    离家的村民陆续赶回,主持自家葬礼。

    回来的都是青壮年,老婆孩子暂时都还在外地,显然主持葬礼的同时也为回家来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夜里,我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父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